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158章 分家风波04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老许头阴沉着一张脸,看似不为所动,视线却没有移开过大烟的脚。

    力气这般大,着实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奴隶,可惜这奴隶并不为他所用。他不禁有些憎恨这个世道,什么时候变不好,偏偏在他逃出来以后就变了。

    若非如此,三房便是他的财产,任他处置。

    那股恨意太过浓烈,站在一旁的大烟能清晰地感觉到,意外地挑了挑眉。

    “爷,你想好了吗?”大烟踢了一条椅子腿过去。

    椅子腿打到老许头的膝盖,疼得他脸色一变,倒吸了一口凉气,一下子就回过神来,眼神怨恨地瞪着大烟。

    “你这是大不孝,就不怕遭雷劈?”将三房牢牢抓在手中,仿佛成了老许头的执念,哪怕受到威胁也不愿意放弃。

    大烟盯着老许头,若有所思。

    若对方咬死不撒手,这个家还真是没法子分。

    “不分也罢,我三房直接搬走就是。”不过是现在没地儿住,离了这家就提搭窝棚子住。

    不下雨还好,一旦下雨,就不太妙了。

    老许头大怒:“不许搬!”

    “卧槽!”大烟挖了挖耳朵,回了他一声吼,“比声大啊,谁怕谁,就搬怎么着,不服你来啊,看谁打得过谁。”

    孝道算个屁,这朝代的制度根本不完整,真要强行分家出去,老许头也无可奈何,官府不管这事。

    从一开始老许头所依仗的,不过是许老三的孝顺罢了。

    果然大烟这话一说出来,老许头的脸色就变得铁青,不自觉地又将视线转向许老三。

    过往无论发生什么,只要他一声令下,许老三就会执行。

    可现在许老三缩着脖子坐在地上,连吭都不敢吭一声,眼里哪里还有他这个爹的存在。

    事实上老许头可是冤枉许老三了,到现在许老三还是挺尊敬他这个爹的,奈何下半身是瘫痪的,开口就得挨揍,自身都难保,哪里还顾得上别的。

    “你自己选吧,分家的话,该孝敬你俩老的还是会孝敬,不分的话我就带着他们净身出户,以后饿死不找你们,大富大贵你们也别想沾上一点光。”大烟在给他们机会。

    事实上她不喜欢这种沉默,宁愿把他们拎起来毒打一顿。

    “爹,你就答应她吧。”许老五感觉自己都要吓尿了,实在想不明白自家爹为什么就是不肯分。

    老许头还是不吭声,以沉默的方式来拒绝。

    “玛德,给脸不要脸。”大烟烦躁了,照着墙就是一脚。

    轰!

    仿佛地震了一般,整座房子都抖了抖。

    许家人一哆嗦,哪敢还敢沉默,赶紧开口劝说,让老许头同意把这家给分了。

    反正三房又瘫又残的,分出去等于少些负担,何乐不为呢?

    “滚,都给我滚,现在就滚,这家里的东西都是我的,你们什么也别想拿,都干干净净地给我滚出去。”沉寂了许久的许婆子突然开口,面容阴沉而扭曲,状若疯子。

    “你给我住口!”老许头冲着着许婆子大喝。

    许婆子浑身一僵,整个人蔫了下去,低头看着自己的脚,不再吭声。

    许家人也吓了一跳,下意识住了口,面面相觑,皆不明老许头这是什么意思,都到了这种程度还在坚持什么。

    大烟抠了抠手掌心,好捉急。

    受不了了,怎么破?

    原地转了几个磨磨,猛地一下子抬头看向老许头,眼中喷发着浓烈的杀意。

    要么,干脆把这老东西弄死?

    比起许婆子来说,这老东西要难对付多了,明明就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偏偏就要死活不撒手。

    什么毛病,见鬼。

    要让人死的法子有很多,没必要明着来,暗地里来阴的就行。

    对,就这样,弄死丫的!

    大烟心里头有了决定,表情一下子松懈下来,看向老许头的眼神诡异得令人毛骨悚然。

    老许头是第一个感觉到,惊出了一身冷汗,猛地一下子醒悟过来。

    “要分也可以,但……这个家什么都不会给你们,养了你们这么多年却不能白养了,每年该有孝敬不能少了。”感受到那眼神犹如实质般的杀意,这一次真切感受到,三房的翅膀已经长硬了,再也掌握不住了。

    这贱妮子自那次被砸破头以后,就如脱了缰绳的巨兽一般,再也不受控制,那诡异的眼神告诉他,倘若再这么坚持下去,一定会被弄死。

    他的这种直觉不止救了他一次,这一次也不敢忽视了。

    尽管心有不甘,可也比没命的强。

    只要有命在,总会有机会。

    “老许头,这样会不会不太好?”正在这个当口里长踏进了门口,一脸不认同地看着老许头。

    老许头看到里长,面色更加难看。

    没想到贱妮子不仅是说说,还把里长也请了过来。

    “有什么不好的,我这一家子和和睦睦的,几房的兄弟都不嫌弃三房是个累赘,怕他们分出去饿死,偏生他们长了反骨,死活要分出去。”

    许婆子一脸讥讽:“既然有这本事,那就啥也甭要,每年的该有的孝敬也不能少,要不答应那干脆就别分。”

    这一家子挺出名的,里长对他们还算了解,闻言看向许老三。

    许老三头都不抬,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许老三,你怎么看?”里长只得自己开口。

    许老三抬头看了里长一眼,动了动嘴片子想说些什么,余光瞥见一根棍子在晃,嘴角狠狠地抽,赶紧闷声说了一句:“我,我闺女说得算。”

    嚯!

    里长睁大了眼睛,一脸抽搐。这许老三咋了,眼眶子青了一个,一边脸肿的,嘴角还挂着血。

    老大一个人,委屈得跟小媳妇似的。

    让谁欺负了?

    直到这时里长才注意到,这堂屋看起来似乎……有点乱,跟遭了强盗似的,桌子椅子没一完好的,都稀烂稀烂的。

    刚……估计是打架了。

    “没什么好说的,要分也行,还是那句话,家里什么也不会给你们,顶多你们房里头的东西你们带走。”许婆子吊着眼皮子,想找张凳子坐,扫了一圈没一张凳子有好腿,老脸抽搐了几下只得作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