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166章 孩他爹你真臭02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石灰是什么东西?”大雁对三条腿念念不忘,又补充了一句,“进宝堂哥的第三条腿长什么样?”

    大烟心想,那条腿的样子你不会想知道的。

    “再烧半个时辰就能看到结果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大烟不想回答她三条腿的事情,试着转移话题,“狗娃呢,咋不见狗娃回来。”

    大雁立马道:“他还躺大房屋顶那偷听,说过一会才回。”

    不知为什么,大雁挺执著三条腿这个问题,说完狗娃的事情以后停顿了一下,又张口继续问。

    只是大烟余光瞥见她张口,不等她把话说出来,立马打断:“你去看看娘,刚我瞅她有要醒来的意思,说不准你叫她几声她就醒了。”

    大雁张大的嘴合了起来,完了又张开:“大姐你先告诉我……”

    大烟提高了调子:“快去。”

    大雁:……

    她暗戳了戳手指头,纠结地看了大烟一眼,又看了烧着的石头一眼,到底还是起身往窝棚跑了去。

    好像啥也没问着,问了半天都白问了。

    算了,待会再问,先看看娘。

    然而跑到窝棚,看到许老三,她眼睛立马一亮,问:“爹,进宝堂哥有三条腿吗?”

    声不怎么大,但离这不太远的大烟也听到了。

    大烟:→_→

    许老三:……

    这个问题要怎么回答?要跟前的是他家小子,他肯定会大笑着回答,可这是个妮子,他家的妮子。

    妮子还一脸期待,他感觉好蛋疼。

    “你,你上哪听着的?”许老三暗骂那些不正经的老爷们,说荤话不知道避着点小姑娘。

    结果……

    “我在老许家偷听到的。”大雁眨着大眼睛,“柳家兄弟几个说,要是老许家不给换亲,也不给一千两银子的话,就打断进宝堂哥的三条腿,我才知道进宝堂哥竟然有三条腿。”

    许老三:“……你听错了,说的是两条腿。”

    大雁蹙眉,无比认真地说道:“你说得不对,我没有听错,我听了好几遍都是三条腿,没错。”

    许老三:“……他们说错了。”

    “说错一次也就罢了,能说错好几次,还没一次是对的?”

    “……可能他们想多说一条腿,那样比较吓人。”

    “噢,我懂了。”

    “!”

    许老三见大雁一脸恍然大悟,又立马变得古怪的样子,不知为何竟有些不安。

    “姑娘家不适合议论这种事情,你赶紧把三……条腿的事情忘了,以后不许提起。”养妮子就是有这点不好,还是小子比较省事。

    “呵呵。”

    大雁眼珠子转了转,一脸古怪地笑笑,也不知有没有听进去,绕开坐在外头编篓子的许老三,一头钻进窝棚里头。

    许老三:……

    嘛意思这是,咋笑得那么渗人咧?

    单氏昏睡了几天,的确有醒来的意思,只是人太虚了点,整个人昏昏沉沉的,处在半梦半醒的状态,没人叫不会真正醒来。

    “娘,娘,娘你醒醒……”大雁忐忑地叫了几声。

    见单氏没有醒来的意思,未免有些失望,以为人还是醒不来。起身准备出去,就见单氏的手指头动了动,然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娘,你真的醒了!?”大雁瞪大了眼睛,一脸惊喜地叫道。

    单氏有些茫然,脑袋是懵的,里头一片空白。

    跟睡傻了似的,啥也想不起来。

    “醒了?”

    许老三听着也瞪大了牛眼,立马将手里头的篓子扔掉,往地上扔了块竹板子,垫在身底下爬着进了窝棚,半支着身子往床上看。

    果然醒了,好想哭。

    媳妇昏迷的这几天,他简直生不如死,干点啥都得自己爬着,熊孩子不帮他不说,还嫌他把衣服磨烂。

    用了竹板子,才免遭白眼,好心塞的。

    “哪来的屎臭味?”单氏刚缓了过来就闻到一股臭味,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

    “……”许老三。

    千言万语卡在嗓子眼里,什么都说不出来,估计得先吐口老血。

    “我爹,肯定是我爹。”大雁明明白白地指了出来,无比嫌弃地说道,“娘你睡了几天不知道,爹他都快臭死了,我怀疑他把屎拉裤裆了,还不擦屁股不换裤子。”

    许老三一脸生无可恋,他已经很努力地把自己清理干净了,偶而残留一点也是纯属无奈。

    哪曾想媳妇的鼻子那么好,这么淡的味都能闻出来。

    可能是……这几天吃得太好。

    想了想把事情赖在大烟头上,要不是大烟让他吃得太饱太好,他三天都不用蹲一次坑,哪里用得着天天跑一趟。

    单氏一脸莫名地看着许老三,等瞧清楚许老三的样子,眼角就是一抽:“孩他爹,你咋成这样了?”

    许老三可怜兮兮地叫了一声:“媳妇。”

    一想到这几天日子过得……那可是掬了一把委屈泪啊,他是没饿着也没渴着,还吃得比过年还要好,油水足不说还管饱。

    可没人把他收拾,他现在都没个人样了。

    一身破破烂烂,脏到看不出原色来,还几天没洗澡,味儿比街上乞丐身上的味还要重,至少乞丐不会把那啥弄身上。

    看到许老三这样,单氏又嫌弃又心疼,都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头晕,先冷静一下。

    忽然感觉不太对,朝四周看了看,一脸茫然:“这是哪?”

    大雁立马说道:“这是在大姐新屋这边,我跟大姐盖的棚的,咱们一家子被老许家给赶了出来。”

    单氏:……

    咋听到被赶出来,心里头其实挺悲凉的,这辈子给老许家当牛做马,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到头来人没用了就被赶了出来。

    过后却松了一口气,至少现在解脱了。

    再看向还趴在地上支着身子的许老三,突然就觉得……他挺活该的。

    不用谁跟她说,她自己就知道自己去了鬼门关一趟,差一点就活不过来。

    “这次我要真醒不来了,你是不是就这样了。”单氏叹了一口气,经过了这么一遭,仿佛明白了什么,又好像没有。

    许老三怔怔地看着她,忽然有些不知所措。

    他从不敢去想,若是单氏醒不过来,他自己又会如何。

    那种可能性,太可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