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177章 差点死掉03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云十一抹了把脸,突然有点庆幸自己脸黑,总比小白脸强点。

    她真是女人么?

    干他们这行不说不打女人,但能不打还是尽量不打的,这么想打一个女人还是头一次。

    这种女人肯定嫁不出去,敢赌一百纹银的。

    只要是个爷们,宁娶头猪也不娶她。

    “我突然就觉得,他们几个其实也是好人。”大烟一边感叹着,一边把石头翻来覆去看。

    还真是石灰岩,还是质地上好的那种。

    娇爷就不想信她,要觉得对方是好人,干嘛一路把人家唱衰,还拿话挤兑人。嘴巴那么贱,换成脾气不好的,早打死她了。

    也就在外头,要在家里,他肯定堵她嘴。

    用嘴堵。

    这聒噪的,连九爷都受不了。

    “回头咱雇点人,挖几车这种石头回去,不止把地板刷了,连围墙也一堆弄了。”可惜当初盖房子的时候没想到要用水泥,否则能整得更结实点的,肯定不会跟老许家那样,一踹就颤抖。

    “你还有银子吗?”娇爷问。

    “……”大烟。

    尼玛谈钱多伤感情,咱得用感情说话。

    不知想到什么,大烟扭头看向云十八。

    云十八神情一顿,果断慢上几步,离笼车远些。

    大烟拧了下眉,又看向云十二:“帅哥,咱聊聊?”

    “我十六弟最帅。”云十二默默地往边上走上几步,将云十六露了出来,他怕跟这个女人聊上一会儿,会不顾那个有可能是九少爷的人在,把这个女人砍成八块。

    云十六感觉很无辜,难不成帅也有罪?

    “长得还行哦。”大烟给了肯定的评价,然后微笑问道,“我老实配合官府调查,会有奖励嘛?”

    云十六奇怪道:“配合官府调查,不是应该的吗?”

    大烟面色沉了下来:“也就是说没奖励了?”

    云十六点头:“是的。”

    大烟面色越发阴沉:“那我受了这等鸟屈,找谁算账?”

    云十一猛地一下扭头,冷冷地说道:“你要是觉得不痛快,心里头不舒服,可以找我兄弟八人算账。”

    几人表示赞同,头一次这么想打女人,不打会手痒。

    敢来找茬,必揍。

    大烟暗抠了抠手掌心:这可是你们说的,千万别后悔啊,到时候我肯定找你们,谁赖账谁不是男人。

    看了木棍一眼,得去柳家弄根铁的,一米多长那种。

    娇爷嘴角一抽,无语抬头望天,这下要酸爽了。

    这群人是傻子吗,还是雨淋久了脑子进水,这么轻易地就应下了。没看到死女人脸上的兴奋吗,明显的一个大坑,还傻了吧唧地往里头跳。

    到时候要不要劝劝,对方可是八个武师,死女人对上他们可能会吃亏。

    认识这么个女人,心好累。

    大烟没有半点被人嫌弃了的自觉,扒拉着石头玩了一会儿,又开始唱歌,还是那首小鸟掉下水。

    听得淋雨八人组好心塞,面容渐变狰狞。

    八成是凶手,弄死她。

    “不对,先停一下。”大烟突然面色一变,抬头朝左前方的大山看去,那是一片看不清楚的灰茫。

    然而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大雨中仿佛传来惊呼声。

    云十一猛地扭头,满目凶光,臭女人又要整夭蛾子,这么急着想死吗?

    “先停下。”大烟却不看他,凝目看着大山那边,“要不然掉头回去,要快。”

    随着笼车的靠近,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云十一拧着眉头看了她一会儿,还是依了她停下来,心头很是火大,若这臭女人不说出个好理由来,非得拖出来毒打一顿不可。

    正欲开口询问,忽然听到什么,面色顿时一变。

    少了笼车与马蹄声,加之又行了一段路,厮杀声清晰地传进每个人的耳中,甚至能听出那是单方面的虐杀。

    大雨滂沱中,三个人哭喊着往这边跑,正是笼车方向。

    云十一等人抽刀挡在笼车前面,然而未等他们看清情况,一把血红色的伞飞来,逃跑三人的脑袋瞬间被伞切掉,余留身体还因为惯性在跑,快到云十一等人跟前,才轰然倒下。

    血红色的伞倒飞了回去,落在一身穿红衣之人手上。

    “什么人!?”云十八眼皮直跳,有种强烈的预感,这就是制造官府惨案的凶手。

    不止他一人这么认为,其余云麾使也是这么认为。

    这人好强,十有八九是大武师,他们八人根本不足以应付。

    大项皇朝记载在册的大武师,他们都有看过画像,此人分明不在册中。

    不去多想,云十一立马发出信号。

    咻!

    一枚信号弹在空中炸开,闪烁着耀眼的火红色。

    烟花。

    红衣人抬头看了一眼,不知是不是喜欢那烟花,在烟花消失后眼内闪过一丝可惜。

    将视线收回来,一步一步走向囚笼车。

    大烟:……

    虽不想承认,但这个人她确定打不过,犹豫了一下,抱着石头出笼。

    “别出去。”娇爷伸手抓她。

    “你老实待着,我没事。”如若对方怀有恶意,待在笼里才是最危险的,她不能坐以待毙。

    不过她希望,对方只是路过。

    大烟扒开娇爷的手爬出来,就看到红衣人停了下来。

    四目相对,大烟蔫了。

    快点路过,穷念。

    那人一身张扬的火红,与伞的血色有着些许区别,不去看伞不会觉得这个人难相处,甚至会生出一股强烈要将对方面具摘下的渴望。

    都怪这八只麾,没事放什么烟花。

    不放这烟花,人家说不准已经走了。

    “你是什么人?”

    “大项皇朝有规定,哪怕你是大武师,亦不能随意杀人,这些人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要杀他们。”

    “请你接受调查,不要有所反抗。”

    ……

    不管八只麾说什么,红衣人就是不说话,蹙眉看着囚笼车。

    娇爷:……

    为什么会觉得是在看爷?日哦,又有人看上了爷的脸,人长得好看就是容易惹麻烦。

    那谁,你别看了。

    爷已经有了要稀罕的人,你别想爷移情别恋。

    没能坚持多久,娇爷也从笼车里爬了出来,默默地躲在大烟身后。

    戳戳。

    死女人,揍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