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188章 许老三想死01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打从在决断书上摁了手印起,许老三就跟死了似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瞪着牛大的眼珠子,几乎很少眨动。

    大雁满腹怨气,那是二百两银子不是二十两,更不是二两,蠢爹竟然就这么签了,还摁了手印子。

    多少庄户人家,一辈子也赚不到这个银子?

    她压根就不信蠢爹想不起来自己是个瘫子,写了这张欠条十有八九是打着让他们姐弟几个还。

    可要是还不清的话要怎么办,把他们卖了还钱。

    大雁嘴唇急出泡子,疼得连粥都喝不下。

    好几次都忍不住想要动手,给蠢爹几个巴掌,让他好好清醒一下。

    大姐跟大姐夫让人给带走,到现在还没个消息,都不知道是怎么个情况,她家蠢爹却连问都不问一下,只顾着自己发呆。

    娘就知道哭,有屁用,那么难过当时为什么不拦着点。

    她只是个十岁的小妮子,为什么要把事情压到她的身上,爹娘都在做什么?

    稀疏泛黄的头发被她这么一个劲地扯,已经扯下来不少。

    狗娃感觉家里的气氛不对劲,一整天都老老实实的,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他想问大姐在哪里,可是不敢开口。

    跑了好几趟夏大夫家,都是锁着门,家里头一个人都没有。

    大烟跟娇爷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两个大人一个在发呆一个在哭,大雁跟自己的头发过不去使劲扯,狗娃一副畏畏缩缩地要哭不哭的样子。

    “都中邪了?”

    除了这个原因,她还真想不到别的。不过她似乎像个十分厉害的道士,一声就打破了这邪。

    几个跟智障似的人,立马就反应过来。

    “大烟(大姐)!”除了许老三以外,都喊了。

    不过许老三虽然没喊,却挣扎着坐了起来,直勾勾地看着她。

    大烟想起夏大夫说的二百两,立马说道:“你这么看着我没用,我没二百两银子,二两银子都没有。”

    许老三满腹的话被堵住,喉咙咕噜了几声,一时间哑口无言。

    他其实想问她有没有事,不是向她要银子。

    他是她老子,为什么每次都让他心塞?

    “大烟你怎么样,官府的人有没有为难你?”单氏拉起大烟的袖子,要检查有没有伤口。

    听说官府的人都丧心病狂,不管你有没有罪都要先打一顿。

    不过两胳膊都看了,没伤,就是不知道身上有没有,要不是地方不对,她都想脱她裤子看看有没有挨板子。

    大烟把手抽回来,说道:“我俩都没事,挺好的。”

    娇爷点头:“我俩只是被带去问话,没别的事情,你们不用担心。”

    见俩人面色没有什么不对,单氏这才勉强松了口气,抬袖抹了抹眼角的泪花子。

    昨晚她一晚上没睡,就担心他们俩会出点啥事。

    想找人帮忙,哪怕问问情况也行,却不知要找谁,身上又一点银钱都没有。

    除了哭,她压根不知怎么办。

    不知想起什么,单氏急急问道:“大烟,昨儿个你大伯娘说上柳家马车的你,这是咋回事?”

    大烟哦了声,坦然说道:“没多大事,就是他们合伙给我下迷药,想把我毒倒了代许仙儿嫁柳家去。我聪明绝顶识破了他们的阴谋,把许仙儿给迷晕送了回去。把该嫁过去的人嫁过去,也算是做了件好事。”

    单氏错愕地瞪大眼睛,嘴唇动了动,却说不出声来。

    回忆了昨日的情形,总算明白过来。

    怪不得将‘许仙儿’送出门以后,他们大房会是那副模样,感情送走的不是他们家妮子不觉得心疼。

    “柳家可不是什么好去处,有娶共妻的习惯,而且祖辈都是如此,许仙儿去了那里就是共妻。”大烟的笑容有些古怪。

    单氏跟许老三听着,表情却是一僵,无比错愕。

    这听起来比克妻还要让人难以接受,打死他们都想不到,柳家那样的富贵人家竟然会共妻。

    第一反应便是,妮子在瞎说。

    然而大烟根本不等他们反应,继续说道:“他们之前娶的那几个媳妇,都是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自杀的。不过这事大房清楚,许仙儿更是比谁都清楚。”

    单氏不敢相信:“不,不能吧,柳家那么有钱,不会娶不到媳妇,怎么可能会兄弟几个共妻。”

    大烟将柳家共妻的目的说了一下,却不知触动了许老三哪根神经,一副被雷劈了的样子。

    而听大烟这么一说,夫妇俩也总算相信了。

    为了不分割财产,不让祖业变得分散,兄弟几个娶共妻,这是一件令人难以接受但又很合理的事情。

    人家兄弟几个乐意,外人也管不着。

    只是单氏有点善良过头,忧心忡忡:“那仙儿嫁到那样的人家,会不会不太好。”

    许老三也说:“你这么做,是害了你仙儿堂妹啊。”

    大烟一脸妈卖批,连怼他们的心情都没有。

    这心情哟,简直哔了狗。

    娇爷听着不痛快,忍了忍没忍住,开口怼了回去:“那你们的意思是活该烟儿嫁过去?要知道许仙儿不嫁过去,那嫁过去的人就是烟儿,到时候受罪的也是烟儿。”

    “你们有没有想过许仙儿是什么样的人?她明知道柳家是那样的人,却想方设法让烟儿嫁过去,可有一点的姐妹情义?她那么阴险,活该她嫁去柳家受这罪。”

    “你们还真是好笑,放着自家闺女不心疼,跑去心疼别人家的闺女……”

    是不是有病!

    大不敬的话都说了出来,娇爷干脆破罐子破摔,把之前卖大雁的事情也说了出来。要是大雁被卖到样的人家,当夜被人杀了还是好事,活着让人给糟蹋才那啥。

    反正他就是这样的娇爷,不服回骂。

    许老三跟单氏听着一脸震惊,满脸不敢相信地错愕,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这些事情他们都不知道,听到的从来都是好的,都是他们俩口子不识趣,好心当做驴肝肺云云。

    从来没人告诉他们,柳家是那样的‘克妻’,县长公子有那样的癖好。

    若是他们知道,又怎么会……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