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191章 昏迷不醒01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又不是让你做什么大不孝的事情,只是让你回忆一下,顺便琢磨一下,为什么就不愿意。

    难不成对你来说,你那偏心眼的爹娘更加重要,连妻儿都可以不要。

    单氏一脸难过,绝望……

    (‵′)靠

    大烟看着满头黑线,女人似乎都很容易把自己陷入‘你娘重要还是我重要’的怪圈之中,现在的单氏就是如此。

    别是许老三没什么事,反倒单氏想不开去。

    娇爷戳了戳大烟后背:“告诉你哦,这种事情你以后肯定不会遇到,我爹娘是亲的,还就我一个儿子,他们的家业以后都是我的,有得是钱。”

    大烟→_→:“作为一个废物啃老族,你难道不觉得很羞耻?”

    娇爷反问:“我为什么要觉得羞耻,嫉妒我的人都说是我运气好,才投了个好胎,生来就富贵。可胎投得好不是本事吗?说不准是我上辈子积德,这辈子才会有个好出身,这些都是我该得的。”

    大烟抽搐:“你还挺有理。”

    娇爷:“昂,有理!这是我的福气。”

    大烟白了他一眼:“昂,是挺有福气的,钱多不多我压根没见,倒是见你生了一副弱鸡身板,算命先生有没有说你活不过十八岁?”

    娇爷一脸吃惊:“有啊,你怎么知道的?”

    大烟:……

    她能说是猜的么,毕竟人是她从河里捞起来的,当时若换了一个人去捞,估计也会没命。

    “所以说我是你的贵人啊,要不是我,你早死了。”给自己脸上贴金谁不会,她能不要脸地往自己脸上贴十斤的。

    说起这事娇爷觉得挺邪门的,那天本来是不打算出门的,后来不知怎么着就特别想出去,自己都控制不住内心的那种热情。

    还哪都不想去,专往天堑河边跑。

    “我谢谢你咯!”娇爷瞥了她一眼,第一次见面就抓他小牛儿,还好意思说出来,不要脸的色女人。

    大烟估计也想到了,有些尴尬地摸摸鼻子。

    不过她脸皮厚,一点没红。

    这两人说话就没有背着人,别的许老三没怎么注意,唯独注意到娇爷说有大家业,还很有钱。

    有钱是么?他欠二百两。

    盯着娇爷的那眼神哟,简直无法形容。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被人盯久了,娇爷后知后觉,对上许老三那眼神,差点吓得咬了自己舌头。

    “听说你有钱。”大雁替许老三说道。

    娇爷这回真咬着自己舌头,还让口水给呛了一下,貌似牛掰有点吹大发。他家有钱是没错,可不知什么原因,家里头让人捎来信却没捎来银子,哪怕是一两银子都没有。

    o(╯□╰)o很惆怅,也很无奈,他现在是穷逼。

    娇爷哪里知夏公府里头现在正供着个老掉牙的道士,不给他捎银子过来还是老道士暗戳来的结果。

    说他大难过后魂魄不稳,暂时不能过富人的日子,得过一段口袋没钱的穷日子,魂魄才会渐渐凝实,不再是早死的命。

    并且老道士还说,日后等娇爷自己回来,说不准还会有惊喜。

    夏公府是确定娇爷不会有事,才甩手不管的,要不然就这么一根独苗苗,哪能舍得让其受委屈。

    娇爷不知道,对自己成为一个穷逼很不开心。

    特别是在许老三用饿狼一般的眼神看着他的时候,就感觉特别的窘迫,牛掰都吹起来了,却拿不出来一个铜板。

    “你错了,是我家有钱!”不过娇爷还要脸,自然不会承认自己是个穷逼,给自己找了个借口,“不过我家住皇城,这边没有产业,暂时拿不到钱。”

    大雁哦了,也是穷逼就直说,装什么大头蒜。

    反正大家都是穷逼,没人会笑话你。

    许老三还是满怀希望,尽管从这里去皇城路途遥远,可能一个来回就得花上差不多一年的时间。

    可只需一年的时间就能拿到二百两银子,也是很值得的。

    大烟拧起了眉头:“你别做梦了,除非你不是老许头的亲儿子,否则这二百两银子只能你自己还,没人会帮你。”

    许老三僵了下,问:“为什么?”

    对于有钱人来说,二百两银子根本不算什么,为什么不帮他。

    大烟说道:“因为我太了解你这个人的奴性了,这次二百两轻易替你还了,下次你还能签五百两,一千两,一万两。你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老许家又是什么样的人,你真的一点逼数都没有么?”

    许老三:“……”

    不想承认自己很清楚,就是因为太清楚了才没有办法去反驳,可不还这二百两银子他就得妻离子散,他能怎么办。

    他的腿是瘫的,要不然他可以上山打猎,日积月累也能赚到。

    怎么办,真的好绝望。

    “你不是老许头的亲儿子,真的不是,你一定要好好想想。”大烟说得口干舌燥,从篮子里拿了根黄瓜啃。

    许老三听着那吧唧吧唧声,感觉脑袋特别的疼。

    要不然……他还是死吧。

    死了一了百了,什么都不用去想。

    几乎是下意识地,许老三拒绝去思考这件事,宁死也不去琢磨。

    大烟以为自己这么强调过,许老三的驴脾气再倔也会去思考一下,又拿了根黄瓜就去了后山。

    想趁着时间还早,弄点肉菜打牙祭。

    等到大烟拎着一只兔子两只野鸡从山上下来的时候,就听说许老三趁着人都忙着的时候自己爬着去天堑河自杀。

    等发现他人不见,找到天堑河的时候,人躺在八爷背上,整个昏迷不醒。

    不知内情的人以为八爷作妖,想要害死人。

    自己作死连累八爷,要不是有单氏他们几个解释,估计村民们都想扛锄头去打死八爷。

    八爷差点吓尿,都没敢上岸来。

    夏大夫还在县城没回,没人给看病。

    眼见着许老三虽然有气,脸色也不是特别苍白那种,但怎么也不见醒,娘儿几个都不知道要怎么办。

    看到大烟回来,就如抓到救命草般,立马就扑了过来。

    大烟不自觉拧起眉头,这种一出事就找她的感觉,实在让她喜欢不起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