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205章 脑子里有根针01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呵呵。

    “看来你们很想我一去不回啊。”大烟脸上堆起笑容,娇俏可爱,不认识的人看了,都会以为是一个单纯可爱的小姑娘。

    然而这笑容看在柳氏兄弟俩眼里,感觉就不太美妙。

    “是不是觉得太贵了点,要不三十三两也行。”柳光腆着脸迅速改口,笑得一脸谄媚,十分讨好。

    啪!

    柳影拿了一把七寸长的短剑,木着脸拍放到柜台上:“三十三两狗腿刀,附赠短剑。”

    打造这两把武器,本钱就差不多三十三两,一点不赚不说,还搭出去几天功夫,亏大发了。

    肉疼,可有毛法子?

    主要是得把人弄走,省得挨揍。

    “看你们兄弟俩的表情,我觉得我像个强盗。”大烟笑容收敛了起来,很不赞同地看着柳氏兄弟。

    一旁的娇爷在思考,若拍上去一百两银子,换来揍这兄弟俩一顿值不值得。

    答案是值得的,所以开揍?

    柳光冷汗直冒,一脸讪讪地说道:“话怎么能这么说,四为喜,四四就是双喜的意思,我这不是提前祝贺你凯旋而归么?”

    柳影木头脸点头:“听说妖怪的骨头很硬,便宜卖你武器,是想让你遇到骨头捡几根回来,本铁铺可能会高价收取。”

    大烟突然就明白,为什么经常守着铺头的是这两人,原来他们在配合之下,竟然如此能忽悠。

    这厉害的,她差点就信了他们的邪。

    “借你们吉言。”大烟把一百两银票拍到柜台上,然后把短剑与狗腿刀收了起来,等柳氏兄弟找回银子。

    柳氏兄弟心头暗骂,面上却不敢显,连忙给找回六十七两银子。

    找回来的不是银票,而是六十七块纹银,拿在手里有些沉。

    大烟拿着纹银,一脸似笑非笑。

    就这么幼稚?

    “是不是嫌沉,要不我给你换成银票得了。”柳光冷汗又冒了出来,嘴角不自觉地抽了几下。

    伸手欲要将五十纹银拿回来,换成一张五十两的银票。

    大烟避开了他的手,将纹银拿了起来。

    “这点重量我还是拎得起的,也不怕会有不长眼的小偷。”大烟将一块纹银拿在手里,不知道想到什么,突然就笑了笑。

    一尺半长,三分厚,纯白银的。

    哪个脑缺发明的纹银,辣么大那么厚,都能拿来砸死人了。

    既然金银铜都存在,为什么不整出金银铜币,很小很薄的那种,带在身上比这样的要方便得多。

    想了想,可能是这时代制度不完整的原故吧。

    柳光两条腿都在打摆子,这凶残女人到底在笑什么,拿了钱还不走想留在这里吃中午饭吗?

    讲真,不想伺候,求滚蛋!

    “要不,我把那一百两银票还给你?”柳光试探道。

    “我是那样的人吗?我可是一个善良正直的人,这种贪小便宜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做。”大烟翻了个白眼,拎了钱袋子转身就走,不忘把娇爷也牵上。

    原地留下柳氏兄弟,不断地风中凌乱着。

    狗屁的善良正直!

    等出了柳家,娇爷就忍不住问:“女人,刚才你在笑什么?”自打那纹银拿出来以后,他就看不懂大烟在笑什么。

    大烟就道:“没什么,只是突然觉得,做出纹银这种货币的人是个脑缺,生怕人类不相信他白银,一两就一大饼子。”

    娇爷这脸色就变得古怪起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想说啥,一脸便秘样,真难看。”大烟伸手掐了他的脸一把,那个水嫩哟,没用多大的力气就红了。

    要不是在大街上,她都想咬他一口。

    “你觉得这纹银不好?”娇爷问。

    大烟拿了纹银在手上看了看,纹银一面印了个大大的项字,另一面则是三脚鼎标志。

    “样式是挺不错的,就是沉得令人发指。”大烟说着就问了一句,“大项国的白银是不是特别多?”

    娇爷:“……其实吧,这是大项皇干的事。”

    他都不好意思说,他爹在看到纹银的第一眼就瞧出问题来,为了不把纹银放钱庄去,愣是装了两个月的病。

    事实证明,若当时夏公府接收这纹银,估计得赔掉裤衩。

    就因为这事,夏公府最近这几年,没少遭那人白眼。

    那人还想把货币改革一事放到夏公府头上,只是被他爹类似滚刀肉般避了开来,死活就不接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也就拿他爹没法子,老皇帝才暂时消停。

    娇爷是想把这些事情都跟大烟说一下,可说着说着就发现大烟跑了神儿,压根就没起半点兴趣。

    (‵′)靠,娇爷黑了脸。

    其实他心里很明白,哪怕自己家再有钱,对于大烟来说都是无所谓的事情,什么都比不上修炼重要。

    哪怕金山银山摆在她面前,也不见得会心动。

    他很惆怅。

    “咦,你咋不说了?”大烟是后知后觉才发现娇爷住了口,这未免就有些尴尬了。

    为自己的跑神感到抱歉。

    这些有关于皇朝什么的事情她向来就不太爱听,一说这个就特别容易走神,不过跟娇爷有关的事情,还是听了一点点的。

    娇爷瞪了她一眼,气呼呼地大步往前走,几步就把她给抛下。

    “那啥,别生气啊,我跟你说件事?”大烟很快就追了上去,抱住娇爷的胳膊眨眼睛装可爱。

    “你都不爱听我的事,我凭什么听你的?”娇爷瞪了她一眼,不过还是放慢了脚步,“哼,我这是走累了,不是故意慢下来等你。”

    大烟使劲点头:“对对对,我明白的。”

    娇爷:“你明白个狗屎!”

    大烟摸了摸鼻子,还真是尴尬了。可她能怎么办,毕竟是她自己错了。她不该在人家说话的时候跑神,这很没礼貌,很不尊重人。

    就如同现在,她把娇爷给惹毛了去。

    刚她跑神想啥了?好像想了点许老三事。

    果然许老三这人带衰气,只稍微琢磨了一下,她就倒了霉。

    “别生气呀,我其实有听你讲的,走神是我在琢磨着,什么时候跟你回皇城去。”大烟一本正经,面不红心不跳地撒着谎。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