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207章 脑子里有根针03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与一般的痣没有什么区别,看不出任何异样来。

    手摸上去,要很仔细地去感觉,才能感觉到上面的微微不平。

    又用灵力试探了一下,确定那真的是异物,传送回来的感觉是金属异物,已然与头骨完全长合到一起。

    “娇爷来帮忙,给我把他的头发分开,把那颗痣一样的东西露出来。”大烟把匕首拿出来,打算划开头皮看看。

    娇爷走了过去,很是疑惑:“你想干什么?”

    大烟说道:“我怀疑他后卤门有针,我得划开他头皮确认一下。”

    单氏听着都惊呆了,感觉忒吓人了点,后脑勺上竟然有针。

    “大,大烟,你会不会看错了?”人脑袋上怎么可能有针,难不成有人趁着许老三昏迷给扎的?

    “得划开头皮看看才知道,都已经跟骨头长一块了。”大烟拿出油灯点头,烫了烫匕首。

    单氏听着有些蒙,意思是那针早就在了?

    人脑袋袋了根针能活?单氏不太相信,又不知该不该拦着,毕竟大烟说是划破头皮看看,没说把骨头掀开。

    只是划一下头皮,不会有事的吧?

    “你,你小心点啊。”单氏嘱咐了一下,心颤颤地,想看又不敢看。

    “破点头皮而已,死不了,你不用担心。”大烟说完,把烧得差不多的匕首放到眼前看了看,对娇爷说道,“把头发分好,我这就要下刀了。”

    娇爷点了点头,余光往许老三的脸上瞥了一眼。

    这一眼看去,顿时石化。

    只见许老三瞪大了一双牛眼睛,眼内全是惊恐,显然没有听清前面的,倒是把最后一句给听了进去。

    闺女要谋杀亲爹,还是扎脑子那种。

    大烟没注意到许老三醒来,见娇爷缩回手,就皱起了眉头:“你干嘛,动手啊,我这一刀下去肯定快准狠,不会吓人。”

    娇爷抽搐着嘴角说道:“你爹他醒了。”

    大烟:……

    往许老三脸上看了一眼,顿时嘴角直抽抽,那一脸惊恐扭曲是什么鬼?好像她要谋杀亲爹似的。

    大烟抬手一拳打了下去,人瞬间就晕了过去。

    往怀里掏了掏,拿出一瓶粉末,往许老三嘴里头倒了点。

    “行了,给迷昏过去了,咱继续。”解释起来太费事,说不准还以为你真要杀他,讲一百遍都不如一拳来得强。

    “……”娇爷。

    “……”单氏。

    这么简单暴力,估计除了她以外,就没谁了。

    娇爷张口想说些什么,又觉得没什么好说的,认命地上前去扒许老三头发。

    大烟这一刀下去,果然是快准狠,瞬间就划了一个两公分的口子。

    口子划得好,流的血不是很多。

    “还真是有针来着,还挺粗的。”伤口出现的一瞬间,大烟有看到一个银黑色的点,直径该有一毫米。

    于针来说,是挺粗的。

    “真有针?”单氏不敢相信,凑上前去,“让我瞧瞧在哪。”

    大烟拿了块干净布,对她说道:“一会我吸干净血,你快点看,不然血再流出来,很难再看到。”

    把干净布摁上去的时候想了想,用灵力止了一下血。

    “那个银黑色的点就是针?”单氏明眼瞅着了,可还是不敢相信,一直以为那只是颗痣,谁想到痣下面会有针。

    “没错的话,应该是针。”大烟点头,还下手去摸了一下。

    “能,能拔出来不?”单氏又仔细看一会儿,但不敢伸手去摸,心底下是相信了大半。

    大烟试着用灵力去把针抽出来,可针被骨头卡得很紧,抽了好一会儿都没能拔出,想要把它拔出来,估计得撬一下骨头。

    “不行,已经跟骨头长一块了,除非敲松它。”得万分小心,毕竟很难保证在敲针的时候,深扎进脑袋里的针会不会伤到脑组织。

    后果可能会很严重,搞不好脑袋上顶根针没事,反倒针取出来人死了。

    得不尝失,还不如继续顶针。

    大烟仔细琢磨了一下,觉得最好就是用灵力包裹住,然后再以外力去敲打,使得针有所松动,再利用灵力慢慢拔出来。

    只是这样消耗灵力很大,才炼气二层的她会很吃力。

    “行了,先这样吧,一会人就该醒了。”大烟拿了根针,把划开的头皮缝了起来,再往上面撒了点药。

    继续顶着吧,反正死不了。

    单氏几度欲言又止,忧心忡忡,希望大烟能把针取出。

    其实要不是亲眼看到,说破嘴皮她也不会相信许老三头上扎了根针,还是不知在上面扎了多少年的。

    顶着这么一根针还活着,简直就是奇迹。

    以前不知道不会觉得有什么,现在知道了总觉得不安,就怕什么时候发作把命要去。所以这针吧,她觉得还是取了的比较合适。

    可这要咋开口,好像妮子也没办法。

    “你不用担心,有人脑袋上顶把刀片都能活好几十年没事,不过是一根不会走动的针,还要不了他的命。”大烟觉得许老三这人命硬,当时挨扎不但没死,还十分坚韧地活了下来。

    若不是她好奇看上一眼,说不准这针顶到死都没人知道。

    咦,不对。

    这针哪来的?总不能是许老三自己扎的。

    呵呵,有点猫腻。

    单氏知道是这么个理,可心里头就是不放心,那可是脑袋里头有针,还是那么粗的一根,真能没事么?

    过了约么半个时辰,许老三醒来,整个人有点懵。

    估计是觉得自己还活着,有那么点意外。

    “孩他爹,你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单氏时刻记着许老三脑袋有针,连说话都是小心翼翼的。

    好像说大声点,会把针震坏了似的。

    “后脑勺有点疼,好像被什么玩意划了似的。”许老三说着还一脸糊涂地伸手去摸,只是没等摸到就让单氏给把手拿了下来。

    “别瞎碰。”

    单氏怕他手劲大,把针碰歪了去,哪怕那针不是那么容易就碰歪。

    许老三回了神,立马就被吓到,惊恐地问道:“大烟那妮子真对我下手了?把我打晕了往脑袋上扎刀了?”

    大烟:呵呵~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