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226章 疼疼疼01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娇爷分明看出那是羞恼,还是怒火比羞涩要强百倍的羞恼,跟娇羞几乎都搭不上边儿。

    可他能说什么?

    什么都别说,支持这女人。

    “听说云麾队一水的光棍,会不会因为他们的择偶标准异于常人?”大烟一本正经地问。

    娇爷呆呆地看着她,他该怎么回答才好。

    “握日,许大仙……呸,你个许大烟,本城主警告你,要再乱说话,休怪本城主不客气。”周维快要气死,他带领手下一心向武,是发过誓不到大武师坚决不破处的。

    为了早日告别童子鸡,他们可是很努力地修炼。

    莫看大青城在百城中大小以及人口只是中下游,武师的人数却比其他人要多一些,这都是他这个城主努力得来的。

    “想干架吗?来啊!”大烟把棍子抽了出来。

    周维暗暗咬牙,如若不是屁股漏风,他一定会跟她干一架的。

    这种女人为什么能嫁得出去,夏小玖果然是个眼瞎的。

    “来啊,彻底放开你的手,大老爷们漏个腚怕啥?!”大烟继续挑衅,反正光腚的不是她,她心大看了不怕长针眼。

    “……”周维。

    果然是不能跟这女子计较的,周维满目凶光地狠瞪大烟一眼,扭头捂着屁股飞速离开。

    再留在这里,他怕会忍不住光腚打架。

    大烟得意地把木棍收了回去。

    俗话说,不怕不要命的,就怕不要脸的。而不要脸的,说的估计就是大烟这种。

    娇爷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大烟的不要脸,可这次看到还是不太高兴,面色不自觉沉了下去。

    “你怎么可以激他跟你打架,明知道他光着腚,你是想看他的腚吗?”那种不圆皮肤还差的大丑腚有什么好看的,想看爷脱裤子给你看,莫要去祸害别人。

    “怎么会,我只是纯粹想打架而已。”

    “真的吗?”

    “你看我真诚的小眼神,觉得有可能是假的吗?”

    “不真。”

    “……来,啵一个。”此法术为万能,百试百灵,百试不腻,她发誓她可以用到娇爷死。

    娇爷先是僵了一下,然后就鼻孔朝天。

    你以为亲一下就行了吗?等回去的,至少得亲上一百次。

    以此安慰,爷提心吊胆的一下午。

    果然这种女人就是祸害,简直就坏到了根子里头,就该由他夏玖来收,以免流落在外祸害良家少男。

    “一会回到家,我脱光了让你亲。”娇爷一脸认真地说道。

    当然这要脱光的不是他,而是她。

    脸色太白了,他不得不担心她是不是哪受了伤。

    大烟不知道啊,以为要脱的是娇爷,就……

    一脸荡漾。

    “骚年,你这么豪放会不会有点不太好?”尽管那小身板没几两瘦,摸哪都是骨头,但大烟还是很乐意看的,甚至上手去摸上几把。

    “呵呵。”娇爷一脸蜜汁微笑。

    “……”大烟。

    玛德,这表情好荡漾!

    无比纯洁的小仙女感觉有点受不了,心脏儿怦怦直跳,好想干点什么坏事。

    她就觉得有句话说得挺好,爱是做出来的。

    男人跟女人看对眼后就剩那么点破事,不一定非要做,但要是连拥抱都不渴望的话,那绝逼会有问题。

    她虽然没有做过,但总有点奇异的感觉。

    特别是俩人亲密接触时,那种感觉会更加的强烈。

    随之,会有一种空虚。

    如果哪天娇爷不想牵她手,讨厌她的拥抱,那么她绝逼有理由去怀疑,娇爷是不是跟别人对上眼了。

    要是娇爷真跟别人看上眼,那她……

    “真要三年吗?”娇爷突然问。

    “什么三年?”正神游天外的大烟懵了一下,下意识问道。

    “……”娇爷斜眼看她,“你莫不成是在骗我?”

    大烟一个激灵,回了神,立马道:“也不一定非要三年,但得看情况,看机缘,要是没有这个运气,也只能等了。”

    娇爷拧着眉着,满目的狐疑。

    大烟面无表情道:“你想死在我身上,让我当寡妇?你知道纯阳之气对你有多重要吗?一旦你早早泄去,哪怕仅是一次,我就是给你补三十年,也补不回来。”

    泥煤啊,以为她不想跟他更深入了解一下吗?

    当了几百年的光棍她也很惆怅的,可为了一时贪欢,致使这辈子都无法筑基的话,代价会不会太大了点。

    讲真小仙女很怕死,还想多活些年头。

    特别是身旁多了个人,这种奇妙的感觉,她希望能够长久一点。

    所以不止她要活得久一点,连他也一样。

    “虽然你总喜欢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但我还是信了你这邪。”不信又能怎样,强行把这女人睡了吗?

    哼,有这能耐他早干了,哪能等到现在。

    幸而她才十六岁,他也才十八,他们还有很长的时间,不必急于一时。

    大烟摸了摸鼻子,这种说谎被拆穿的感觉真的好尴尬,幸好她家娇爷善解人衣……意,要不然她还得麻烦圆谎。

    回到新屋那里,才把东西放下,娇爷就拉了大烟回旧屋。

    就是夏大夫的家。

    新屋里头已经基本刷好,但里面一点家具都没有,暂时还是无法入住,俩人现在还住的夏大夫家。

    夏大夫已经从县城回来,在院子给忍冬浇水。

    “老头儿,下午回来的?”大烟刚冲他打了个招呼,就让娇爷给拽进了门,都没看到夏大夫回应。

    卧槽,这么着急?

    娇爷把门窗都关上,就要去扒大烟衣服:“我听云一说你被巨蛇尾巴扫到胸,你脱了衣服让我看看有没有被拍扁。”

    大烟:“……”

    “狗屎,怎么可能会扁,很坚挺的好吧。不信你转过身去,我保证能把你后背顶出两坑来。”大烟转着眼珠子。

    娇爷就不跟她废话,跟耍流氓似的,把人推到床上,两只手去扯她前襟。

    才扯开一点点,就看到里头的青紫。

    “其实不但没扁,还大了不少,你信不?”大烟把衣服往上拉了拉,厚着脸皮说道。

    娇爷就沉着脸不说话,伸手指头不轻不重地戳了她一下。

    那感觉……仿佛是被门夹了下,大烟面色立马就变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