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230章 谁打的03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她家娇爷竟如此善解人意,又如此懂她,只一个眼神就什么都知道了。

    突然就好心疼,怎么破?

    “你身体会有好的时候,我保证。”一会吃饱了她就去研究蛇血,说不准就有对付他这体质的办法。

    “谁要你保证,哼!”娇爷瞥了她一眼,从鼻孔里哼气,一副不屑的样子,“爷这样就挺好,用不着你去冒险。”

    许老三这会觉得大烟是个好的,心疼得不行,就看娇爷不痛快,觉得娇爷不识好歹,恨不得一巴掌抽娇爷后脑勺去。

    不过气归气,在周维面前他不敢逞威风,狠狠地将肉塞进嘴里,跑去继续切肉,快把蛇肉当成娇爷来切。

    这肉吃着很有嚼劲,也着实是香,只是许老三他们都不知道是什么肉,看着那圆圆的一截,觉得有些像蛇,又不能肯定。

    除了娇爷以外,其余人都吃了不少。

    娇爷看着好生气,又好无奈,又一次真切地明白,自己真的是弱鸡。连瘦瘦弱弱,看起来风一吹就倒的单氏,都吃了三片才停下来。

    自己呢?一片就撑着,连半斤都不到。

    吃到最后只剩下大烟一个人在吃,一边运转灵力消化一边吃,顺便看着周维跟云一在院子里打拳。

    许老三跟在后面,依样画葫芦,倒有七分相似。

    拳声霍霍,加上时不时的说话声,在黑夜里显得有些吵杂。

    乡下人习惯天黑下来,就差不多睡觉,这时候隔壁阮家差不多都躺了下去,听到这边吵闹也不多理会。

    阮大郎却睡不着,扒着窗口往这边看。

    “你们家总是那么吵,跟你们做邻居连个消停觉都睡不好。”阮大郎冲大烟喊道。

    大烟扭头看去,朝他招了招手。

    “干嘛?”阮大郎看到有人打拳,早就想过来看,只是不好意思,才故意引起大烟的注意。

    见大烟朝他招手还矫情了一下,只是不等大烟说话就从窗口跳了出来。

    “两家的屋子挨得不算近,这也能吵到你们?”大烟很是疑惑,能听到这边有杂音是正常的,但要说很吵的话,应该不至于。

    不过大烟没多想,给他夹了块肉:“吃吧,好东西。”

    阮大郎咽了咽口水,说道:“我过来可不是为了吃你们家的肉,是想跟你说,你们家真的挺吵的。”

    大烟问:“有多吵?”

    阮大郎呆呆地想了下,咬了一口肉说道:“也不是很吵,只是我耳朵比较好使,房间又挨着你们这边,总看见你们这边一整夜烧着火,时不时有说话声,还整出点动静来,就有点睡不着觉。”

    咦,这是什么肉,好有嚼劲。

    哇咧,好次!

    “等过几天,我家围墙建起来,你会什么都看不着,声也会小很多。”连带着说话声都会因着一墙之隔显得小很多,她觉得既然是邻居,能好好相处最好不过,没必要为了这点事去怼人家。

    阮大郎愣了一下,他以为听到大烟这么一说会高兴的,可事实上却有点郁闷。

    这边越是热闹,就越显得家中沉闷。

    他其实内心还是挺喜欢这种热闹,闲着没事上来凑合一下。

    可要建了围墙,就不好过来了。

    “你们家是不是有毛病,建房子用的是土砖,建围墙倒用起青砖跟石头来。”阮大郎想了好几天也没想明白,就觉得许大烟脑子不正常。

    娇爷听着脸色就变了,土砖是他让用的,当时就没想过要整多好。

    “再吃一点。”大烟给他递了一片蛇肉过去,不等娇爷说话就补充一句,“一会儿助你消化。”

    娇爷脸色立马好了起来,也不跟阮大郎计较。

    大烟就对阮大郎说道:“房子建成这个样子,自然有我们的道理,以你这等智商,自然是不会了解的。”

    阮大郎翻了个白眼:“反正是你们家的事,我才不管。”

    一边说着一边往周维那边瞟,早就听说过功夫,就是没亲眼看到,现在看着感觉特别的厉害。

    忍不住就跟着小小比划两下,满眼艳羡。

    大烟看得出他想学,只当没有看见,转而问道:“这两天你有没有听到什么闲话?”

    阮大郎又白她一眼:“我又不是村里头的八婆,什么事情都去打听,村里头有说什么闲话我哪知道。”

    大烟微笑:“你不是八婆,你是八公。”

    阮大郎顿时噎住,狠狠地咬了一口肉,突然就觉得这许家三房分出来后,日子过得不是一般的好,一天三顿都有肉吃不说,大晚上还吃宵夜,这宵夜还是吃肉,好像肉不用钱买似的。

    “有啊,你听说你二伯娘怀了小子,你大伯娘跟你四婶打了起来。许进宝成亲占了你们三房以前住的一间房,想要把另一间也占去,但另一间你四婶想要,一言不合就打了起来。”

    阮大郎幸灾乐祸地说道:“以后你们就是想回老许家,估计也回不去了,房间都让人占了,连个落脚的地儿都没有。”

    娇爷怼他:“你有病吗?我家烟儿为什么要回去,这里比老许家的要好上百倍,我家烟儿又不眼瞎,就是他们来跪求也不会回去。”

    阮大郎看了他一眼,低头使劲啃着肉片。

    心想你也是个眼瞎的,这种女人也看得上,还傻不拉叽地护上。

    难道你忘了,这女人可是很色的,曾经可是那啥。

    娇爷哪里会忘记大烟把人拖进树林里的事情,就是没有忘记才会看阮大郎各种不顺眼,哪怕那个人是阮子文不是他。

    可不都是一家人嘛?肯定都不是好东西。

    “听说你家小爷爷去竞选驸马爷了?”娇爷说这话的时候瞥了大烟一眼,伤心吗?你惦记了三年的人,跑去舔公主的脚了。

    提起这个阮大郎其实有点发愁,这事可不是他家小爷爷整出来的,是小爷爷的夫子整出来的。

    说是不小心填错了名字,小爷爷没法子才硬着头皮去。

    要能娶个公主回来,自然是好事,包括他们全家人都这么以为,可小爷爷貌似不太高兴。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