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241章 果然不是亲生的04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大烟回到新屋这边时,没见有人在杀猪,还以为杀猪的还没来。直到有人告诉她,都去旧屋那边杀猪了,才知道换了地方。

    觉得奇怪,就不由得问了下。

    才知道不知是谁说的,新屋才盖成还没有入住,不宜见血,所以才把野猪搬到旧屋那边去杀。

    又看了看,发现连黑狼也带走了。

    战乱过后,人居住得就有些杂乱,什么风俗习惯都有。

    大烟想了想也没觉得有什么,反正在哪里宰都没有关系,反正宰好了就行。

    等回了旧屋那边,发现篱笆院里外多了个人。

    “你在这干嘛?”大烟的语气不算多好,面色也是冷冷的,显然一点都不友好。

    “大烟啊,你可算回来了。”史氏却如没有看到似的,等着大烟推门,趁机跟了进去,一脸慈爱地说道,“听说你今天上山打野猪遇着狼了,有没有受伤?你看你胆子大的,可把四婶给担心死了。”

    大烟:→_→

    差点被寒碜到,撒谎的时候能不能不看猪?

    “你离我远点,身上那股味比野猪屎还要臭。”闻其声时先闻其味,简直臭不可闻,不知又多少天没洗澡,呼地一股风刮过来,大烟赶紧闭了气。

    史氏这就有点尴尬了,不过她脸皮也是够厚,没多会就缓过来。

    “瞧才几天不见,大烟就会开玩笑了。”死妮子装什么装,不就几天没洗澡,还能把你给熏着怎么着?史氏心头暗骂,面上却挂着笑容。

    事实上她从掉茅坑那天到现在,都没有洗过一次澡。

    那天的衣服更是扔在那里,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洗。

    “我没开玩笑,你真的很臭。”大烟一脸嫌弃,警告道,“你离我远点,不然我踹你。”

    这片地方气候闷热且潮湿,一天不洗澡就会有汗酸味,两天不洗就是汗臭味,三天不洗直接成酸臭。

    像史氏这种,走到哪里都招苍蝇。

    “离你远点也行,你不是打了野猪回来吗?给四婶一扇野猪肉,四婶现在就走。”史氏见大烟一副要打人的样子,心里头实在有些悚,连忙退后了好几步,这才小心开口。

    大烟差点以为自己听错,忍不住挖挖耳朵:“你说多少?”

    史氏缩了缩脖子,改口道:“半扇猪肉。”

    大烟直接翻了个白眼,若她只是要两三斤,又或者四五斤,她心情好给她切一块也无妨。

    既然不要脸地向她讨要半扇,那就算了。

    “滚吧,不然我踹你。”大烟冷着脸说道。

    “你,你别以为分家出去,就不用孝敬老人了,大不孝可是会遭雷劈的。”史氏看了那已经杀好的野猪一眼,看着挺肥实的一头猪,要是自家的不知能吃多久。

    回应她的是大烟的一脚底板,直接就把她踹到了篱笆门口。

    刚就不应该让史氏进来,这是她的错。

    所以她改,把人踹出去。

    “哎呦,你咋踹人呢?我的骨头让你给踹断了,你赶紧赔。”史氏贪婪地看着那大野猪,明显想让赔这野猪。

    大烟又想让前踢她一脚,不想让单氏给拉住。

    “老四媳妇,你还是赶紧回去吧,除非你真想让骨头断了。”单氏伸手拍了拍大烟的后背,然后扭头对史氏说道。

    史氏看到单氏,张口就想骂人,对上大烟那一双冷眼,就什么话都骂不出来了。

    不知想到什么,大骂了几句,扭头往老许家跑。

    “十有八九是去找帮手了。”大烟淡淡地说道。

    老许家的帮手没别人,除了大房那几个,就是许婆子。十有八九会去找许婆子,然后许婆子再带上几个。

    单氏自然知道那帮手是谁,心头就是一跳,不自觉地就有些怂。

    然而这一次貌似猜测有误,一直等到傍晚都没有人来。

    工人们这会正收工,都排着队领猪肉,这是大烟之前答应过他们的。

    一人三斤猪肉,二十几个工人,得八九十斤的肉。

    都不是富裕人家,大多要的都是肥肉。

    三百多斤的野猪,宰了以后剩下不到三百斤,分出去后就剩下三百斤左右,瘦的要比肥的多一点。

    连工人都在分猪肉了,老许家人也还是没来。

    大烟抓心挠肺,咋就不来呢?

    见鬼的,难不成都改性子了?

    分了猪肉的工人们陆续离开,都赶着回去吃晚饭。大烟家并不包饭,连中午那顿都不包,近的可以回家去吃,远的就要自己带饭。

    等到人都离开,大烟家也差不多要吃饭。

    这时候大烟有就些坐不住,正好单氏也一直坐立不安,总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看着她。

    “我去给老许家那边送点肉。”大烟当然知道单氏为什么会坐立不安,不过是史氏来这一趟,让她想起来要孝顺。

    正好她现在炼气三层,也想去老许家一趟。

    砍了一条狗腿,又切了四五斤的野猪肉,就拎着去了老许家。

    老许家这会也还没有吃饭,进门感觉挺安静,连个说话声都没有。

    许婆子一如既往地坐在厨房门口那里,视线没有焦距,不知在想些什么,连大烟进来都没有发现。

    倒是坐在堂屋那里编箩筐老许头看到,眼底下闪烁着不明光芒。

    很是古怪的眼神,似乎有阴毒,也有着仇恨。

    而这一次大烟真切感知到,自己与老许头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与之相反的却是,许婆子给她的感觉却十分亲近。

    甚至感觉比见到大雁时,还要更亲切一些。

    许老大并没有在这里,但她能从小杨氏背上的福哥儿那里感应到一丝淡薄的血缘关系,而这一点她没在小杨氏身上感知到,因此不可能是从小杨氏身上遗传过去,定然是许进财的原故。

    由此可以推断,许老大也应该与她血脉相连。

    正好许老四出来,远远地大烟再次感应到,血脉关系很是亲切。

    这就有些懵逼了。

    事实很明显,她的几个叔伯应该都与她有着血亲关系,然而几个叔伯的爹却与她没有半点关系,这说明了什么?

    大烟一脸古怪,不由得看了许婆子一眼。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