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248章 巫舜人嫁妆(上)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交代啥?”大烟爪子一撑,贴着娇爷的脸,把娇爷给摁到一边去,“交代你夜夜春梦,每日清晨一柱擎天,嗯?”

    娇爷张口就要咬她的口,咬了几下都没咬上,不得已松了她的脖子,把她的手给抓了下来。

    “你别想糊弄我,我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我自己难道还不清楚?”

    “什么样的人?”

    “骄傲清贵的翩翩美男子。”

    “你确定不是精虫上脑的骚男?”

    “滚滚滚……”

    娇爷根本就不想承认自己现在就是这么个德性,几乎每天晚上都在想着这样的事情,每天都活在水深火热当中。

    开始的时候他以为是认识了这个死女人的原因,所以只要靠近她就会去想。后来他发现,就是没靠近她,身体偶而也会渴望得不行。

    他还是个处,又没试过,怎么可能嘛。

    “你有没有觉得最近天气挺热呼,到了晚上你都没觉得有多凉?”大烟不想直接说出来,怕是说完又得挨咬。

    娇爷想了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大晚上感觉挺火热,特别是这几天。

    以前就算是大夏天,他也感觉不到热。

    偶而出汗,那也是虚汗,不是热的。

    “你早产,先天不足,体质虚寒,哪怕身在大青城这如同火炉一般的地方,你也不会感觉到热,是吧?”大烟又道。

    “我知道我很弱鸡,你想说什么直说。”娇爷磨牙。

    “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看你太虚,给你多补了点。”大烟嘿嘿一笑。

    娇爷就呵呵了,给他补身子的事情他当然知道,为了能那啥,他每次都很听话地喝了吃了,很少问那是什么东西。

    偶而她也会说一下,不过都说的灵芝人参一类。

    现在想来,没说的部份,肯定有邪。

    大烟眼珠了转了转,还是决定坦白,反正也没什么好隐瞒:“其实我也没法子不是?你一个大男人阴重阳衰,又没有那个运气成为纯阴之体,我只好拼命地给你补阳,补多了就……就这样咯。”

    娇爷闻言,那张俊美无比的脸顿时就扭曲了一下。

    去你大爷的阴重阳衰!

    爷只是男生女相,事实上是很纯很纯的一个爷们,哪里可能会阴重阳衰。

    又听到大烟纠结地说道:“其实吧,你身上的阴气比女人的很要重,阳气都快要枯竭了的那种。”

    娇爷:……

    “爷不信,爷要是像你说的那样,小牛儿还能天天造反?”才不信你这个邪,明明爷就是个纯爷们,特别纯的那种。

    “你也就剩下支撑小牛儿那点了。”大烟都不好意思说,真要跟他做点什么,他肯定支持不到三个呼吸,说不准连门都还没进就蔫吧了。

    娇爷闻言面色变了又变,一时间生无可恋,简直哀莫大于心死。

    他全身上下,哪哪都是男的,却阴重阳衰。

    下面是不是该告诉他,其实他应该生为女儿身才对?

    “你别丧气啊,其实你这就是病,勉强还是能治的。”大烟经过多重考虑,斟酌了一下,这才说道,“不过是太早产了点,又不小心伤到阳脉,才会这成这样。”

    “没关系的,我都有经常帮你疏通经脉,用不了一年半载就能见效。”

    娇爷除了信她以外,还能怎么办?

    很多事情只要不说出来,迷迷糊糊地,就算是感觉到了什么,也不会有太多的想法。

    一旦说明白了,就令人难过了。

    他难道不知道自己喜阳怕阴吗?大春天,人家穿着薄褂子还出汗,他穿着毛皮大氅还冷得打哆嗦。

    一般男人阳气不够,顶多就显得娘了些。

    他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不吭声,没人会认为他是个男人。

    他长得好看吗?

    当然好看,好看到连女人都嫉妒,然而就是不够爷们。

    “我相信你不想当寡妇。”娇爷又咬了大烟一口,恨她把话说得那么清楚,更恨自己没事多想。

    若不知道这一切,他还可以沾沾自喜一下。

    爷的小牛儿多勇猛,每天都会骄傲抬头。

    “这跟我想不想当寡妇有什么关系?”大烟一脸茫然,仿佛不懂娇爷在说什么。

    “哼!”娇爷重重地哼了一声,翻过身去不理她。

    装,使劲装吧!

    大烟直挺挺地地坐了起来,屈指弹了娇爷一脑崩儿,然后开始打坐修炼。

    娇爷疼得眼泪花子都要流出来,蹭地一下坐起来,想要扑过去咬她,却发现她一本正经地修炼了。

    娇爷:……

    好生气,好想打断她。

    哼!

    娇爷盯着看了良久,还是翻过身睡去了。

    等下次的,下次一定要把她咬出血来,反正她自己说的,他力气不大,但咬合力还行,自然就得咬她,咬死她!

    大烟睁开一只眼睛看了一眼,唇角微弯了弯,又闭上眼去继续修炼。

    天刚微微亮时,大烟睁眼睛,炼气三层的境界已经十分稳固,甚至还略为进步了一些。

    此时空气中的灵气对她来讲,已经显得稀薄。

    不过相对来说,这些灵气其实也还算好,循序渐进的话,花上三四年的时间也能修炼到炼气四层,这是修仙的正常开启方式。

    哪怕是在她前世的那个世界,在炼气七层之前,也只能待在这样的地方。

    等到炼气七层以后,才会被分配到灵气更为浓郁一点的地方。

    只是大烟感觉有些烦躁,若孑然一身也罢,偏生她身后有一溜儿拖油瓶,循序渐进对她来说太慢,她得冒进才行。

    对岸的灵气很充足呀,大烟贪婪地看向对面大山。

    清晨整个鱼尾部分都笼罩了一层白雾,最远只能看到水沟,远处只是一片白芒芒,对面压根看不见。

    大烟:……

    望梅止渴那得有梅,她现在连大青山都看不见。

    好烦躁,好想干点什么。

    看向还在熟睡中的娇爷,大烟眼珠子转了转,伸手往他脸上掐了一把,转身迅速跳下床,拎着鞋子,光着脚丫迅速往飞奔。

    等到娇爷疼醒,茫然四顾时,房间里早已没了大烟的踪影。

    那死女人呢?

    吸,脸好疼,怎么回事?

    摸了摸边上,又摸了摸自己的脸,微微思索了一下,俊脸瞬间就黑了下来。

    不用说,以那死女人的尿性,肯定是她拧的。

    边上都还是热呼的,肯定才刚跑掉。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胯下,刚还在做着一个不可描述的梦,简直欲哭无泪。

    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大烟跑回到新屋,一眼就看到许婆子坐在那里,还是拿棍子戳着地面,一副十分沉默的样子。

    看到这个样子的许婆子,大烟就很胃疼。

    “想清楚了,来告诉我亲爷叫什么名字了吗?”大烟拿了张小板凳,挨着她坐了下来。

    许婆子差点被挤摔地上,棍子都举了起来,只是停顿了一下又放了下去。

    “滚远点。”许婆子的语气很是不耐烦。

    “我亲爷叫啥名字?”大烟只当没看到,挤眉弄眼继续问。

    “……”许婆子。

    一旁拿了块木墩坐着的许老三也竖直了耳朵,打从许婆子进来他就有一肚子的话想说,可话到嘴边却是怎么也说不出来。

    大烟现在说的,正是许老三想问的。

    其实不管身世如何,他还是想知道亲爹是谁。

    “瞎咧咧个啥,怕别人都不知道?”许婆子眉头拧了起来,防备地朝四周看了一眼,见那群工人都离得有些远,这才松下来一口气。

    “怕啥,又不是我干的风流事。”大烟嘿嘿笑一下。

    “……”许婆子。

    许婆子吊起眼皮子看了她一眼,悠悠站了起来,拍拍屁股往外面走出去。

    大烟连忙喊问:“你上哪去?”

    许婆子:“回家吃早饭。”

    大烟:“……”

    好失望,还以为要到河边去说悄悄话,她屁股都离开凳子了,准备跟上去来着。

    这风流事过去那么多年,也不知道查不查得出来。

    大烟想了想,不死心跑去问周维,能不能查得到三十一年前的事情。

    结果周维告诉他,大青城建立不过才三十年,要查这三十年以内的事情,勉强还是可以,但三十年前的事情,是没有办法查清的。

    三十年前大青城与附近几城还极乱,出动了三十万大项兵马,才将这几城平定下来。

    这一片命名为大青城,他爹因为建立有功,成了首任大青城主。

    成立大青城后,又花了三四年的时间,才将所有人入户籍。

    那些年兵荒马乱,人口流动也大,犯过的事,死过的人,数不胜数,根本无从查证。

    大烟闻言失望得,但也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毕竟战乱年间犯的事情,真的很难查得清楚,就算让周维去查,也很难……

    不对,三十一年前的事情查不清楚,但二十四年前的事情可以查啊。

    昨晚偷听许婆子那意思,二十四年前也有大事件。

    “三十一年前事情查不到就罢了,你去给我查查二十四年前的事情,听我奶那意思,二十四年前貌似也发生了点什么。”大烟粗算了一把,那年许老三才七岁。

    “你爹那年不是七岁了,应该记事了,问你爹最清楚不过。”显然周维也想起了许老三的年龄。

    然而大烟翻了个白眼,一脸哔了狗:“我爹就是个记性不好的蠢货,七岁以前的事情早忘得一干二净。”

    周维:“……这就麻烦了。”

    如若不是上了案卷的事情,哪怕他人手众多,短时间也很难排查出来,就算排查出来了,也不一定能得到结果。

    况且她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叫他如何查起?

    周维瞥眼:“连个大概都不知道事情都没有,你就叫我去查,不会觉得特别搞笑?”

    大烟白了他一眼:“我要知道个大概,也差不多能猜到全部了,还要你查个屁。”

    周维→_→:“查一次一万两。”

    反正那群兔崽子闲着也是闲着,派出去溜达一圈还能赚一万两银子,何乐不为呢。

    大烟淡淡说道:“你要是查出结果来,我让我爹把霸王刀教给你。”

    周维奇怪道:“武技?很厉害吗?”

    大烟斜了他一眼,冷飕飕地说道:“我昨天上午才教给他的,一会你让云一跟他打一架,等看过了你就知道了。”

    周维仔细琢磨了一下,觉得很是可行,比那看不着摸不到的心法要显得靠谱一些。

    “那就这么说定了。”转念一想,这事就算没好处他就能不帮忙了?貌似不太好,所以就算没好处也还是得帮的。

    吃完早饭一个时辰后,许老三跟云一就被叫到一起,一人拿了根木棍,完成三天前的约架。

    要开打的时候,许婆子又来了。

    大烟:……

    来得这么勤,到底是为了啥?

    “蠢爹你认真点,你娘看着呢。”大烟冲着许老三大喊,想了想又补充一句,“能不能拿到二百两,就看你的了。”

    众人:“……”

    周维后知后觉地想起,还有二百两的事情,连忙冲着云一使眼神,千万不能输了这一战。

    他只是想看霸王刀,不是想要给银子。

    许老三狠狠地撸了把光头,一咬牙打算使劲全力。对方只是拿了木棍,自己要连这样都不敢上,日后遇到拿刀的,可就真跟妮子说的,得被剁成杂碎。

    如今他不但要躲避棍子,还要把手中的棍子当刀使,砍到对方身上,只要能砍到致命处,就算他赢。

    相对而言,对方也是如此,所以不会被打成狗。

    许老三提起一百个心,将木棍想象成刀,摆出防备架势,警惕地看着对方。

    许婆子看着许老三怔怔出神,低声喃喃:“太像了,越来越像了。”

    大烟立马竖起了耳朵,然而许婆子又闭上了嘴,什么也透露了。

    急得她想捶地大哭,到底要不要说了?

    不知是不是大烟昨晚操练得厉害,把许老三给操练了出来,与云一对决了一会儿都没有落于下风。

    手劲很大,底盘很稳。

    第一棍打上的时候云一就知道,不用尽全力是干不过的。

    明明就是个新手,却跟个老油条似得,每一刀劈下去都被挡住,那力度大到震得他手发麻。

    而许老三只是防备,并没有进攻,一旦进攻的话,结果很难想象。

    云一觉得这么坚持下去,自己肯定会赢,虽说有点对不起大烟,但给主子输钱,可能会更倒霉一些。

    “蠢爹,你只会防守吗?能不能速度点,砍他丫的!”大烟看久了就忍不住,冲许老三喊了起来。

    许老三一哆嗦,差点被砍中。

    联想到这如果是真刀,那么刚才自己差点就被砍掉脖子,这是一件特别危险又会没命的事情。

    怎么办?砍丫的!

    许老三又次格挡了几次,寻着机会反攻回去,不自觉地就将霸王刀发挥得淋漓尽致,很快就将云一逼退。

    周围传来吆喝声,一群看戏不嫌热闹的,还激动地吹起口哨来,显然他们比较喜欢看到许老三赢。

    许大烟有注意到,许婆子也在紧张,看到许老三反攻,一双眼睛都亮了起来。

    “野男人姓啥?”大烟眼珠子一转,突然就在许婆子耳边开口。

    “姓xiang!”许婆子下意识回道,待反应过来脸都臭了。

    “向项相,哪个xiang?”大烟问。

    “滚滚滚……”许婆子狠狠地剐了她一眼,继续往许老三那里看。

    大烟呲牙嘿嘿笑了下,往许婆子那里靠近了点,使胳膊顶了顶她:“反正都说了这么多了,再说点也没事,是吧?”

    许婆子不理她,再挤干脆扬棍子,反正就是不说。

    大烟:“……”

    不说就不说,扬什么棍子,很吓人的好吗?

    “我跟大青城主挺熟的,本想让他查查的,你不说我这没法查啊,好失望怎么破?”不过大烟还是不死心,继续试探。

    许婆子顿了下,扭头看了一眼周维,低头戳了戳地面,不知在想些什么。

    没多会又抬头继续看许老三打架,看那样还是没有说的意思。

    大烟瞬间如斗败的鸡,好蔫。

    打斗已经到了激烈处,许老三简直超常发挥,竟然与云一斗了个不相上下,再加上力量方面的优势,看起来成功的几率已经占差不多四层。

    此时要比的是运气与耐力,而许老三这个人运气如何且不说,耐力绝对不错的。那是个只要让他吃饱饭,他能干一天活都不累的,云一很难比不过他。

    大烟就是看透了这点,才乐意跟周维赌这个。

    轰隆轰隆……

    然而天公不作美,突然就雷声响起。

    转眼间狂风刮起,地面飞沙走石,眼见着就要下起大雨,除了两个还在打斗着的,其余人都赶紧冲进了屋子。

    “卧去,这雨说下就下,连点征兆都没有,这场架还能不能打完了?那可是二百……”大烟话还没说完,就见那二人冲了进来。

    云一整张脸都是臭的,许老三则一脸侥幸。

    众人:……

    这是打完了,还是风太大不打了?

    大烟惦记着二百两,就想问一下是怎么回事,忽然天空一声炸响,大雨就这么着急地就落了下来。

    这雷声大得,大烟听着心头不自觉突突,扭头往外看一眼。

    不知是不是眼瞎,她好像看到了一抹红。

    ------题外话------

    以后改为五千字左右一章,收费还是一样的按千字收费,字数多了收费自然多,与之前其实是一样的。

    每天只更新两章,但其实还是万更每天。

    与一天十章那种,却一章只有一千字的,其实没区别。

    (亲们记得多投票,多留言,么么哒~)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