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249章 巫舜人嫁妆(下)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别告诉我你输了。”周维面无表情地看着云一。

    “属下差点就赢了。”云一没有撒谎,的确差点就赢了,那一棍子使出去,肯定能横在许老三的脖子上,“可一阵风刮过,不知哪飞来一把茅草,直接糊属下脸上去了。”

    许老三挠头,一脸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属下就趁这机会,把杵他喉咙上了。”

    周维:“……”

    众人:“……”

    尽管赢得不太地道,但这也是赢了,许老三虽然不太好意思,但心里头是高兴的,至少不用被大烟嫌弃了。

    那二百两银子,应该也能赚到了吧?

    云一朝天翻了个白眼,这事纯属意外,真不能怪他不努力。

    “给,二百两收好了。”云一顶着周维那要吃人的目光,将二百两银票痛快地塞大烟手上。

    大烟心头颤颤,对赢了二百两也高兴不起来,这几天过于嘚瑟,都忘了那红衣人说要来找她的事情。

    “给你收好,我想起还有衣服没收,先出去一趟。”转手就把银票塞到娇爷手上,然后冒着大雨跑了出去。

    娇爷一脸怔愣,有衣服没收吗?

    记不起来。

    不过干爷爷不是在家吗?不至于连衣服都不收呀。

    开口想要把人喊住,可才张开口人就已经跑出去,他一个字都来不及说。

    “你家这口子是不是有病?”周维看了眼他手中的银票,心疼得他直抽抽,连脸都抽搐了好几下。

    “比你正常。”娇爷怼他。

    “我看你脑子也有病。”周维翻了个白眼,抬头望了一眼天空,嘴里头忍不住嘀咕,“这雨早不下晚不下,偏偏这个时候下,好像在跟本城主做对似的。”

    娇爷听到,冷笑:“二百两银子真多,多到老天爷都看你不顺眼。”

    周维:“……”

    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不能好好说话就出去淋一会儿,省得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夏小玖家里有钱,看不上这二百两银子,本城主穷啊,穷到恨不得一个铜板掰成两块来用,自然是心疼的。

    许老三看着心颤,自家吃软饭的女婿是咋个回事,老吃饱了没事跟人大青城主呛啥声,就不怕人家一不高兴,把你给弄死了?

    你死了倒没事,可别连累我家妮子。

    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太对,这大青城主看着被呛得不行,却没有对他家软饭女婿做过什么。

    给他的感觉,好像他们俩认识。

    突然就有些恍惚,脑子一下子清醒许多。

    怪不得一开始的时候就觉得哪里不对,自家妮子连县城都没去过的人,怎么可能会认识大青城主,还这么好的关系。

    现在看来,可能是因为他家软饭女婿的原故。

    这软饭女婿啥来头?

    许婆子一直盯着许老三看,眼底下时不时闪过复杂,却始终不曾开口说些什么。

    到底是单氏看不过眼,扯了许老三一把。

    “你娘她,一直看着你呢。”单氏见许老三看过来,这才很小声地说道。

    许老三‘啊’了一声,转过头去寻找许婆子,便见许婆子站在一房间门口那里,默默地看着他。

    似乎是察觉到他的视线,转身就进了房间。

    许老三:……

    单氏推了许老三一把,小声说道:“今天要走不成,最晚你明天也得走了,我看你娘怪怪的,你不如去看看,她有什么事。”

    许老三先是‘啊’了一声,然后又‘哦’一声,却愣在那里没动。

    得知自己的身世,他不知该如何面对许婆子。

    其实他脑子里多了一点记忆,只是那记忆不太好,他宁愿那是他臆想出来,而不是真实的事情。

    那些回忆,只会让他愧疚难当,甚至无颜面对许婆子。

    他不知道自己会犯了那么多的错,为什么会那么傻,那么听那个人的说话,令许婆子如此为难。

    甚至因为心虚,他都不敢喊许婆子一声娘。

    “去啊!”单氏只觉得奇怪,又推了许老三一把。

    她哪里知道其中的这些事情,只知道现在的许婆子很好相处,她不是个多记仇的人,要是许婆子能一直这样,她不介意多个婆婆。

    要不能的话,那就算了。

    她又不是真傻,给自己找难受。

    许老三张了张口,想说自己不敢,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犹豫了一下,还是硬着头皮进了房间。

    房间里头没有凳子,只铺了一些茅草,许婆子就坐在茅草上面。

    手里头还拿着棍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地面。

    不过这地面是水泥地,戳不烂。

    许老三小心看了下,猜测昨晚应该有人在这里睡过,不是大雁姐弟,就是周维主从二人。

    都进了门了,他还是有点犹豫,不太敢上前。

    后头单氏又推了他一把,但没推动。

    单氏:……

    其实他下盘很稳,想让她推动的时候她就能推得动,不想让她推动的时候,那是怎么也推不动的是吧?

    “你这是干啥?头发没了,胆也没了?”毕竟做了十几年的夫妻,很多事情不用说,只一个眼神就能看得出来。

    单氏看了好几眼,才真正确定,许老三是在怂。

    连她都不怕,他怕啥?

    这事可是怪了。

    不过单氏没打算去琢磨点什么,反正她能做的已经做了,他们母子俩要能聊就聊,不能聊……她也就听不到八卦罢了。

    莫说她不地道,这事发生在她男人身上,不听一下八卦她可能会好奇到好几天睡不着觉。

    “你这娘们一天到晚就知道哔哔,真烦人。”许老三小声骂了她一句,然后还是迟疑着一小步小步地走了过去。

    “……”单氏。

    瞧你那出息的,有本事你别过去。

    许老三靠近许婆子,想了想,也一屁股坐到了茅草上面,两条腿盘了起来。

    许婆子没有抬头,歪过头去看了看许老三的两条腿,看了有一会儿,又将视线收了回去。

    “娘,我明儿一早就要走了,你自个好好的,要……要是有啥事,你来找来娣,能帮的她肯定会帮你。”许老三有些底气不足地说道。

    许婆子就抬头看了单氏一眼,表情淡淡的。

    单氏:……

    “老三说得对,有啥事你来找我,不是多大的事,能帮的我肯定帮你。”单氏掩下眼内的恐惧,干巴巴地说道。

    听起来一点诚意都没有,连许老三都听出来了。

    不过许老三不好说单氏什么,毕竟以前的事情太深入人心了。

    这印象想要一时改过来,很难很难。

    “走了就别回来了,要是有那个能耐在大青城站稳脚,就把媳妇孩子都带过去吧。”许婆子总算是开口,说出来的却是这样一番话。

    许老三心头一阵翻滚,喉咙咕噜了几声,却说不出话来。

    单氏更是一脸见鬼的样子,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甚至还不自觉地挖了挖耳朵。

    “要……要是娘想走的话,儿……儿子一定会努力,到时候站……站稳脚了,把……把娘一块带……带过去。”许老三结结巴巴地说道。

    许婆子不知道想到什么,眼底下有些茫然,不自觉地有些发亮,但只是一小会儿,很快又黯淡了下去。

    “老了,走不动了,就不去了。”许婆子说道。

    想要逃离这里,仿佛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现在是什么念想都没有。

    哪怕她还走得动,也不想动了。

    在外人看来她的日子过得清闲自在,对她来说却是暗无天日,没有半点指望,一天天把自己过得跟疯子似的。

    曾经不止一次,以为自己已经疯掉。

    但事实上她还很清醒,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只是偶而……会疯狂一下。

    “娘,我好像想……想起以前的事情了。”许老三捂着脑袋,低着脑袋,下巴都磕到了胸脯上。

    “别犯傻了就行。”许婆子只是顿了一下,就淡淡地说道。

    “不会了娘,儿子不会再让你为难了。”许老三赶紧说道。

    可这一切对于许婆子来说,都没有多大意义,年轻时她不肯认命,不断地出逃,每一次都有过失望,但都不曾绝望。

    直到许老三七岁那年,她才真正知道什么叫绝望。

    于是认命了,不逃了。

    现在机会摆在她面前,甚至那个人已经无力再阻止,她却生不起逃走的欲望了。

    这辈子就这样了。

    抛去老许的卑鄙无耻,阴险毒辣以外,其实对她还是挺好的,不是吗?许婆子自嘲地笑笑。

    若早些认命,或许会好一点。

    “你走的时候,我就不来送你了,你自己一个人在外……要好好的。”许婆子说完这句话就不再说,低下头再一次陷入沉默当中,手中的棍子始终戳着地面,这是她这么多年来形成的一习惯。

    这习惯大概不会改,得跟着她进棺材。

    许老三其实还有很多说话,却不知要怎么说起,也还有很多话要问,也同样问不出口。

    昨晚晕倒以后,他想起了一些零星点的事情。

    隐约记得七岁那年奶奶死后,娘带着他一直赶路,不知赶了多远的路,只隐约记得娘很高兴,说终于可以离开那里。

    后来娘晕倒了,还流了血,他吓坏了,背着娘沿路回了家。

    回家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一点都想不起来,只知道自己真的很怕爹,那一次还被打得很惨,连娘也不待见他了。

    现在想起来,娘应该是要走的。

    只是当时他傻,看到娘流血了就慌了神,想都不想就把人背了回来。

    倘若不是他,娘现在应该……

    应该会如何许老三不知,但想来会过得比现在开心。

    许老三使劲地抓了抓头皮,他不明白他娘为什么要逃走,明明他爹对他娘就挺好的。但他知道他娘一点都不开心,从来就没有真正笑过,那些出逃的日子,哪怕再苦再累,他娘也笑得很开心。

    ……

    雨越下越大,砸在人身上很不舒服。

    大烟出来以后就有些后悔,说不定是眼拙看错了,根本就没有什么红衣人。

    再且有红衣人又怎么样,能把人吃……

    不知为什么头顶上忽然就没了雨,明明前面豆大的雨滴还往下砸着,大烟默默地抬头看了一眼。

    一把血红色的伞挡在她的头顶上,然而这伞……

    跟血滴子好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

    大烟默默将视线移向远处,一脸的高深莫测,仿若一位德高望重的智者在思考。

    事实上内心很mmp,几乎忍不住要逃。

    “找到你了。”巫舜静静地看着大烟,唇角微微向上弯起,似乎很是开心。

    清冷的声音听起来很是动听,让人听着能耳朵怀孕的那种。

    大烟咽了下口水,默默地收回装逼的视线,朝巫舜看了过去。

    还是戴着面具,但在大烟看过去的时候,巫舜很自觉地将面具摘开。

    很俊美啊,让人难以移目。

    只是这容颜太具有杀伤力,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想看又不敢看,能让人纠结至死。

    大烟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很难相处。

    然而巫舜的下一句话,差点让大烟当场喷口水。

    “巫舜查过,妻主喜欢钱,所以巫舜带着十万嫁妆来寻妻主,请问妻主,巫舜的嫁妆要放哪里?”清清冷冷的声音说完,人便往边上侧了点,露出来一匹纯黑色的马。

    马后面拉着车,车上有好多金条。

    大烟:……

    刚她竟然没有看到马,是因为马太黑还是雨太大,警觉性低成这个样子,会很容易被人杀掉的。

    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刚才这个红衣人叫她什么?

    妻主?!卧去……

    “虽然这雨下得很大,但你不要开玩笑好吗?”大烟不自觉退后几步,抹了把砸到脸上的雨滴,“你肯定是认错人了,我不是你的妻主,你快去找你的……”

    不知巫舜怎么动作的,眨间一把剑横在大烟的脖子上。

    大烟:……

    “有话好好说,小心剑不长眼睛。”大烟僵在那里,连气都不敢多喘一下,怎么感觉才几天不见,这人又厉害了点。

    “你是我巫舜的妻主。”巫舜眼神很是冰冷。

    “我不……”大烟才说两个字就乖乖闭上嘴,她能感觉到皮肤被划开了一点点,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流血,“不如你把剑放下,咱们有话好好说?”

    “你是第一个看见我的脸的人,要么成为我的妻主,要么死。”巫舜眼神一瞬不舜地看着大烟,并没有将剑收回来。

    仿佛大烟只要说一个不,他立马割下她的脑袋。

    大烟能怎么办?

    脖子上杠了把剑,她都要吓尿了好吗?好绝望,有没有人来救她。

    来个比周维厉害十倍的,感觉像周维这样的人来,连一个回合都顶不住,转眼就得让吓尿去。

    明明之前都还没有这么厉害的,是吃了什么大补之药吗?

    “我能问一个问题么?”大烟连咽口水都很小心,生怕不小心把自己嫩嫩的脖子给割下来。

    她是没有机会再夺舍的,死了就真的是死了。

    巫舜不说话,只是冰冷地看着她。

    大烟不自觉又咽了咽口水,这才问道:“能告诉我为什么看了你的脸,就要成为你的妻主,要么就被你杀死么?”

    巫舜答曰:“这是巫神的规定,见了巫舜的脸,就必须将巫舜娶回去,否则死。”

    大烟脱口问:“巫神是谁?”

    巫舜:“死了。”

    大烟:“……”娘,我蛋好疼!

    空气仿佛被凝结了一般,大雨令人感觉到无比的压抑,不知什么时候起大烟的头上又顶了把‘伞’,很是‘喜庆’的颜色。

    当时为什么那么贱,要把他的面具打下。

    可转念一想,要是当时没打下他的面具,是不是早就祭了血滴子。

    “那个巫神肯定有病,你的脸又不是不能见人,为什么见了你的脸就要娶你,要是男人见了你的脸,又或者一个丑八怪见了你的脸,是不是你也得嫁,你是男人,你不能……”大烟试图去说服巫舜,不要玩这种可笑的套路。

    然并卵。

    巫舜神色冷淡地说道:“你嘴里的那个巫神是我爹,我的脸很好,因此我看不惯的人,我自然会杀掉。而你……我给你选择,要死还是要活。”

    大烟:“!”

    极大的惊吓,她竟还是特别荣幸的那个。

    可是怎么办,她一点都不想要这荣幸,尽管他很俊美。

    或许这天下都找不到比他更俊美的,可她还是不想要,真心觉得娇爷这种娇弱可欺的就挺好的。

    上辈子她被压迫得喘不过气,这辈子她只想过得悠哉一些。

    这种男人,她要不起,也不敢要。

    “我自然是想活的,你能不能先把剑放下?”大烟还想思考一会儿,就发现那剑又往她脖子靠近了一点,能感觉汗毛都割掉不少。

    什么破剑,辣么锋利!

    “你娶我?”巫舜问道。

    “嫁娶一事实乃人生大事,你我连着这一次,总共也不过才见两次面,这样会不会太……”大烟试图用人生道理,情爱理论去说服巫舜,不求他能立马就想开,但求先把剑放下。

    然而巫舜这个人……不太好说话。

    他甚至都不让她把话说完,直接就把剑逼向她的脖子,那一瞬间她真切感到皮肤被划开了。

    真的很抓狂,这种连替自己辩解一下的无力感,让她感到无比的挫败。

    似乎只有答应,才能活下去。

    ------题外话------

    推荐好友潇湘美娜的文:《王牌军痞:傲娇老公限时宠》

    (宠文双洁,强强联手,热血军旅,欢迎跳坑。)

    她是有着鬼医圣手之称的王牌特工,一根鱼刺,一命呜呼。

    再度重生,成为嚣张跋扈的新刺头,从此在军营混的风生水起。

    新兵比赛,一不小心拿了个第一!

    特种选拔,打破记录,创造传奇!

    兵王挑战赛,用拳头告诉大家,女人不比男人差!

    她用青春,热血,努力,汗水······谱写了一段段传奇。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