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250章 摘不掉的指环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然而她是修仙者,不能不信天道的存在,有关于终身大事这种事情,万万不可轻易应允,否则难说会不会被天道所坑。

    天道你个白痴,以为挖了坑,小仙女就会往里头跳?

    “那个……巫舜啊,虽然你有万般好,可我已经有了男人了,我这人吧……”大烟很美,想得很美,以为能把对方对通,甚至有可能的话,还想跟对方交个朋友。

    可对方压根不给她说完整一段话的机会。

    “我知道,他先入门,他为正,我为侧,都是你夫。”巫舜低垂下眼睫,冰冷的眼神闪过一丝杀气。

    “!”大烟。

    讲真大烟好麻爪,简直要怀疑人生。

    难道这是报应?因为她把许仙儿送柳家去,所以专程送给她一个男人。

    可她已经有娇爷了啊,两个人的人生很悠哉,三个人会很操蛋的。

    再说了,娇爷也不会同意的。

    不要以为弱鸡就会有弱鸡的样,那位傲娇爷绝对会给她上演离家出走。

    “这件事能不能先不急,咱们可以慢慢来,毕竟是终身大事……”大烟的话又没有说完,感觉脖子上的剑又动了一下。

    “你可以继续说。”巫舜冷飕飕地说道。

    大烟耸搭下眼皮子,整个人都蔫吧了,简直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好样的,她一百个服气。

    “……那我要是同意了,你以后会听话么?”大烟还是不死心,眼珠子转了转,打起别的主意来。

    只要这人听话,她就认了这坑,又能如何?

    巫舜迟疑了一下,点头:“你是妻主,你说的算。”

    大烟咧嘴:“行,我同意了。”

    巫舜觉得自己可能上当,冰冷的眼神狐疑地在大烟脸上打量,剑久久没有收回去。

    大烟一脸蜜汁微笑,很是可爱。

    过去良久,巫舜这才迟疑不定是将剑收回去,默默地插回伞柄当中。

    “嫁妆你先收起来,正夫都没正经拜堂,你这做小……的,自然也不能多事,就……”大烟的话还是没有说完,眼珠子瞪得大大的,表现出她有多么的惊诧。

    是了,就见巫舜手这么一挥,一车的金子连马车都不见了。

    唯有那匹黑马还在,地面上的压痕也在。

    巫舜眼睛微闪,拿着伞的手松开,从自己的尾指上取下来一枚指环,抓过大烟的手,将指环套了上去。

    指甲突然变得锋利,轻易就划破无名指上的皮肤,冒出来的血往指环上流。

    大烟正奇怪巫舜是怎么让伞静立空中,这应该是修仙者的手法,忽然就感到手指头一头,就看到血被指环吸去。

    本不太合适的指环,变得大小合适,戴在手指上并无任何不适。

    “这指环是一对,戴上去以后就摘不下,哪怕你将手指砍掉,它也一样会跟着你,你逃不掉的。”巫舜将自己的手伸了出来,中指上还戴着一枚看起来一模一样的。

    “!”大烟。

    不,她一点都不信这个邪。

    “我试试。”大烟摘下指环使出吃奶的劲往远处扔,隐约感到砸到了什么东西上面,然后指环又飞了回来,很是自觉地跑回她的手指上。

    有点跑错,跑到大拇指上。

    不死心,抓起来又扔了一次,转眼又飞了回来,戴在尾指上。

    真见鬼了?再扔,又飞回来套脚趾头上。

    大烟:……

    “挺好玩的,呵呵。”大烟默默地弯下身,将指环取下来,犹豫了一下,戴在食指上面。

    她自己造的孽,她暂且认了。

    巫舜见状,眼睛微闪:“巫神说,左手无名指离心脏最近,你应该戴在无名指上。”

    大烟心里头正憋着气,闻言立马炸毛:“有完没完,你有完不爽,戴个指环也要哔哔个没完,再哔哔信不信我把它戴脚趾头上?”

    来啊,互相伤害啊,大不了一死。

    巫舜:“……”

    突然就有点后悔,应该把她杀了的。

    为什么要选择她,就因为她看得顺眼吗?世上有千千万万的女子,总会有一个,比她更适合。

    可是那指环……

    巫舜再次低垂下眼睫,掩盖眼底下的杀意:“那是空间指环,你确定要戴在脚上?”

    大烟:“!”

    这位红衣兄弟,君子动口不动手,快把你的剑放回去。

    “原来是空间指环啊,那就更应该戴在食指上了,放在这个地方很方便不是?”大烟干巴巴地说道。

    送人东西还送得那么血腥,很吓人的好吗?

    好在巫舜这次没有说什么,虽有些不悦,但还是微微点了下头。

    大烟就无比蛋疼地想着,自己是不是该给点回礼,可她好像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要不然……她把八爷送给他。

    不管是用来拉船,还是用来炖汤,都蛮不错的。

    巫舜将‘伞’收了回来,面上看起来温和了许多,淡淡道:“妻主,我还有些事情要做,可否先离开?”

    大烟一激灵,立马道:“别叫妻主,叫名字!”

    巫舜静静地看着她,一言不发。

    大烟又麻爪了,使劲抠了抠掌心,说道:“我这人很好说话,你可以去忙你的事情,什么时候回来都行,受伤……没关系,别死就成,呵呵……”去吧去吧,最后三五年都不回来,一辈子都见不上一面。

    巫舜深深地看了大烟一眼,仿佛洞穿了大烟心底下的所有想法,转身跳到马背上纵马离去。

    “烟儿,不与我圆房,你永远都摘不下那指环。”风雨中传回来一道轻飘飘的话语,一个字一个字清晰到连大雨都无法阻隔。

    马蹄溅起的泥水撒了大烟一身,都没有比听到这个令大烟更加的凌乱,果然这种很霸气很拽属性的人不适合她。

    君不见刚刚为了嫁给她,要死要活的,她良心发现答应了他,结果他就让马溅了她一身的泥水。

    虽然要死要活的那个是她,但结果也是一样(¬_¬)

    好在人走了,她还有时间去琢磨要怎么办,要不要跟娇爷说一下,又要怎么说才合适。

    感觉脖子上有点刺疼,伸手摸了一下。

    有条两三公分长的伤口,她果然是受伤了。

    刚才若不应下,可能真会被杀。

    可好端端地娶了个男人,这就有点……

    好像天下女人都死光了似的,一大好青年,长得跟天仙似的,非得来找她这个有夫之妇。

    默默地盯着那轮子印看,突然就有点后悔,有钱为什么不拿着花。

    她这聪明无比的脑子都让娇爷给吃了吗?

    或许是的。

    伸手狠狠地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朝新屋那边走回去。

    刚走到门口那里,雨停了。

    瞬间就停的,可以用戛然而止来形容。

    “你收完衣服了?”娇爷觉得就算是有衣服,淋了那会儿雨,也湿得不能再湿,根本不用收的。

    “没。”大烟咬牙切齿地说道,“摔了一跤,就没去收了。”

    娇爷:“……”

    这么个理由,真叫人无语。

    不过看起来的确像是摔了的样子,身上不少地方都还有泥水,看起来有点脏兮兮的样子。

    可是好奇怪呀,她那么厉害,竟然还能摔跤。

    “你脖子怎么了?”娇爷又发现大烟脖子上有伤口,眉头立马就皱了起来,靠近大烟把手伸过去,想要碰触伤口。

    “摔跤的时候树枝划的。”大烟退后了一步。

    娇爷停住脚步,手也放了下来,眉头拧得死紧。

    “真是划的。”大烟又再强调。

    “你当我是眼瞎?”娇爷狠狠地瞪着她:“什么树枝能划出这么平整的伤口来,你给我再划一个看看。”

    大烟思索了一下,说道:“那树枝有点锋利。”

    娇爷:“快骗鬼去。”

    大烟:……

    人没点屁用,眼睛倒挺好使,都没再流血了还让他给发现,她都怀疑他是不是知道点什么,然后特地往她脖子上看。

    不禁在心里头琢磨,要说点什么来糊弄一下。

    “说实话,别想糊弄我,我知道那是利器伤的。”娇爷很明确地指了出来,根本不给大烟瞎说的机会。

    “我要说,是我自己不小心弄的,你信不?”大烟小声问。

    “你是傻子吗?”娇爷也问。

    大烟又不说话了,总不能承认自己是个傻子。

    云一围着大烟转了一转,挑着眉说道:“不像打过架的样子。”

    大烟翻了个白眼,打个屁的架,人家直接秒杀她。那速度快的,她连一个呼吸都没喘匀净,就让剑给架脖子上了。

    周维饶有兴致地说道:“看你一脸吃了屎的相,莫不成连棍子都来不及拿,就让人给干翻了?”

    大烟不禁摸了把脸:“有那么明显吗?”

    三人齐声:“有!”

    大烟:……

    她真的是什么都不想说,到了这个世界,见识过周维这样的,她总以为自己只要稍微努力一下,就能够很牛逼,可以在这个世界横着走。

    结果突然冒出来个厉害的,还把她给拴上了。

    “好吧,刚遇到个厉害的,说要送我一车的黄金,我一看肯定有诈,就不乐意要……结果真的诈,我差点死那了。”大烟一脸老实地说道。

    仿佛怕他们不相信,还举三根手指头发誓:“我没撒谎,是真事。”

    只是这话说出来,还真没人信。

    大烟有点后悔有点急,没事说什么黄金,直接说遇到个厉害的,打了一架不就成了。

    嘴贱,还有治没?

    “是那个红衣人,他好像变得更加厉害了,我在他手底下连一招都没过。”事实上何止是一招,她简直就来不及出招。

    只想说当时她头顶着血滴子,脖子杠着利剑。

    简直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如果当时跪求有用的话,她说不定都会跪下来求一下。

    周维可是知道大烟的能耐的,连大烟一招没过的他,换成是他估计也是差不多。

    那个人竟然那么厉害,周维只觉得肝颤。

    同时又好庆幸,他只是随便贴了个告示糊弄老百姓,压根就没有派人去追查。

    娇爷面色变了又变,伸手拉过大烟的手紧紧握着。那个人有多厉害,他曾亲眼见过。若是变得更加厉害,又是厉害到什么程度?真的是难以想象。

    不过幸好她还活着,活着就好。

    “以后见到了,躲远一些。”娇爷张了张口,也只能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很难躲。”大烟斟酌了一下,稍微给了些提示,“那个人实在厉害,倘若找过来的话,根本就不是我想躲就能躲得掉的。”

    “我不知道你们口不的大武师有多厉害,在我看来就是一万千个周维也弄不死他一个。”

    周维眼皮子跳了跳,瞥了大烟一眼。

    为什么要拿他来做比较,会吓到他的好吗?

    凭着他的能力是干不过大武师,可有一百个他的话,还是有很大把拿下的,一千个简直毫无疑问,一万个就更别说了。

    现今大项国境内的大武师,也不过都是初级,未曾有过中级以上。

    如此慢慢上算一笔,就是一百个大武师也拿不下那人。

    “你确定你没有估计错,那人真有那么厉害?”周维一脸不敢相信,感觉大烟是故意在拿他们开玩笑。

    “只会比我说的更回厉害,说实话……我宁愿回去面对那头狮虎兽,也不想去面对他。”大烟只能这么回答他。

    “……”周维&云一。

    那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什么会那么厉害,而大项国上下从未听说过有这么一号人物。

    如此厉害之人,跑去杀县官府一家,又是为了什么?

    是别人请的杀手,还是什么?

    这件事情想得有点多,感觉头都大了一圈。

    娇爷握了握自己的拳头,仔仔细细地看着自己的手指头,仿佛握了一根具大的草,最后确定这种事情根本不是他能关心的。

    弱鸡如他,貌似只能负责貌美如花。

    “最讨厌你们打打杀杀的,好好活着不好吗,为什么要跑去找死?”可能不是他们那个圈子里的人,所以很难理解他们要强的心理吧。

    反正对现今的娇爷来说,武道比不上财道。

    因为他有那个能力去把家里头的生意经营好,甚至可以让生意更上一层楼,却没有那个能力去提起一百斤的东西。

    “很难懂吗?”大烟问他。

    娇爷闻言怔了一下,不自觉低下了头。

    其实也不是那么难懂,可他并不想懂,只想都好好的。

    “我知道你想什么,只是不知道你信不信命,对于命运安排的事情,不是那么容易就逃得掉的。”大烟仔细地想过,才又慢慢透露了些,“我觉得那红衣人就是我的劫,十有八九还会再遇上,但我觉得我会活得很好。”

    娇爷感觉出不对味来,问大烟:“那人长成什么样?”

    大烟:“!”

    五大四粗,虎背熊腰,恶臭如狐……不不不,这种谎言她压根就撒不出来,就算她勉强撒出来,估计娇爷也不会信。

    大烟眼神飘忽,左顾右盼,谓若无人。

    “问你话呢。”娇爷掐了她一把,“那人长成什么样子。”

    大烟一脸认真:“没你好看。”

    娇爷先是松一口气,但猛地一下子又感觉不动,伸手继续掐她:“老实说,你是不是看上他了。”倘若真的比他差点,死女人不会是这个反应,定然会一脸嫌弃地说出那四个字,而不是一脸认真。

    仔细看这认真,处处流露着心虚。

    可见那人是真的好看的,甚至可能不比他差。

    “看上你个头哦,那人简直可以用鬼畜来形容好吗?”大烟一副被吓到的样子,连搓了好几下胳膊,“我是嫌命长了,才会看上那鬼畜。”

    “你不是说我脖子有伤吗?就是他给剌的。”

    “他为什么伤你?”

    “因为……因为他看我不顺眼啊,那种人很鬼畜的,看你不顺眼能直接要你命,根本不用你去得罪他。”

    “我能信你的邪?”

    “能啊,不信我你信谁,信周维吗?”

    “……”

    周维听到自己的名字,都想要一口水喷死她,没事提他的名字做什么,好像他周维是多么不可靠的人似的。

    活该你遇到那鬼畜,希望你还能遇到。

    “我去帮你看看八爷回来没有。”周维转身就走,才不乐意待在这里听他们两口子瞎哔哔。

    要是八爷回来,他要立马回城去。

    云一记挂着云麾一队,那红衣人出现,他担心云麾一队会出事,便也转身走了出去。

    避雨的工人在雨停了的时候就已经出去,雨停了他们自然要干活,反正也没人敢留在这里偷听大青城主讲话。

    房间里还有大烟一家人在,不过那房间离得有点远,估计也没太清楚这边讲的话。

    “有时候我宁愿你是一个普通的村姑。”娇爷眼神复杂地看着大烟,不知想到什么,又咬牙切齿,“都怪周维那个瘪犊子,非要那个时候把你带回县城去,若不然你不会遇到那个人。”

    大烟也是这么想的,可是又没有法子改变。

    “所以说,命运如此。”大烟眸光幽深,抬头注视着远方,很是深沉的样子。

    注定的相遇,逃不掉的。

    啪!

    “装什么大头鬼。”娇爷一巴掌抽她肩膀上。

    “……”大烟。

    虽说她的性格有点那啥,可偶而深沉一下,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好吗?这不是在装,这是在……一本正经地忽悠。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