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273章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八爷立马提速,以它最快的速度划了起来。

    一时间竹排的速度就跟飞似的,感觉不过眨眼的功夫,就已经回到了鱼尾村。

    上岸的时候整个人都有点晕呼,第一次知道八爷的速度原来是这么快的。

    “给你,自己拔毛。”大烟挑了只公鸡扔给它,这才抖着腿往村子走,脑子里琢磨着一会要怎么跟娇爷说。

    娇爷正指挥人建长廊,但有点心不在焉,时不时往外瞅一眼。

    本来走天堑河他就不放心,到现在人还没有回来。

    也不知是不是生了什么。

    “骚年,有什么要帮忙的吗?”再一次要回头的时候,娇爷忽然就听到了声音。

    眼睛顿时一亮,扭头看了过去。

    看到大烟后立马鼻子一撇,哼了两声,扭过头去看人干活,一副不屑得见到她的样子。

    大烟凑近了些:“骚年,吃鸡吗?”

    娇爷伸手去推她:“滚,看到你就烦,别在这里碍眼。”

    大烟两条腿没动,腰弯了弯又直起来,跟个不倒翁似的,继续凑上去:“超大,又特别好吃的鸡,吃嘛?”

    娇爷一脸不开心:“吃你大爷,滚滚滚……”

    大烟嘿嘿一笑:“把大爷去掉。”

    娇爷冷冷地瞥着她,他倒是真想吃,可是她给吗?没事总占嘴皮上的便宜,不过是因为他不能拿她怎么办罢了。

    “滚吧,本大爷拒绝勾搭。”

    大烟(⊙o⊙)…

    算了,不让勾搭不就勾搭吧,她先去把鸡做了。

    这玩意估计还是没法子炖熟,得去弄点好点的泥巴,再多摘点荷叶回来,好弄只窑鸡出来吃吃。

    “那我走了,再贱!”大烟凑上去亲了一口,在娇爷发脾气之前,一溜烟儿跑了。

    娇爷:(‵′)靠

    个不着家的混蛋女人,又要上哪儿去?

    大烟跑出去的时候遇到刚洗衣服回来的大雁,眼珠子转了转,把一只野鸡往大雁跟前一丢:“拔毛的活就交给你了,小心点,别把皮给拔坏了。”

    砰!

    一只一百斤出头的野鸡砸大雁跟前,把抱着木盆的大雁吓一跳。

    大雁:……

    这是野鸡吗?看起来好大只。

    有好吃的时候,大雁通常还是很乐意干活的。

    只是等她试着拔鸡毛的时候,面色就变了,这鸡毛好难拔,而且开水根本烫不开,只能一根根地拔。

    大烟看到有人帮忙拔毛,一溜烟儿跑后山上去。

    只有后山那片野塘才有荷叶。

    路上遇到有野鸡,她现在一点都不稀罕,哪怕冲她跟前来,她也连下手的意思都没有。

    等采到荷叶回来,就看到大雁跟狗娃在认真拔鸡毛,都小半个时辰过去了,两人连一只鸡翅膀的毛都没有拔完。

    大烟(⊙o⊙)…

    有那么难拔吗?

    大烟凑上去试着拔了一下,脸色顿时就变了变。

    还真不好拔,连她这力气大的,都有点吃力。

    “大姐,这鸡你上哪捡的,毛也太难拔了。”狗娃把自己的手伸过去给大烟看,小手指头红红的。

    “是啊,好难拔,狗娃连吃奶的劲都使了出来,连一根毛都没有拔下。”大雁看了看自己拔的毛,也很是无语。

    大烟还以为狗娃有拔到的,没想到一根没拔下。

    看了看狗娃的小手,顿时好笑:“拔不了你不会别拔,疼了活该。”

    狗娃撇撇嘴,继续去拔毛,就不信拔不下来一根。

    单氏一直探头往这边看,还是没忍住走了过来,指着大鸡问:“大烟,这……这是野鸡?”

    大烟点头:“是的,品种特好的一种,要是做得好,味道会很是不错。”

    单氏立马弯下身去抓了一把鸡毛,使劲……再使劲……拿脚抵着再使劲……

    姐弟仨:……

    大烟好心提醒:“你试着一根根地拔着看看?”

    单氏过来就是想试试这鸡毛到底有多难拔,没想到自己抓了一把,连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也没拔动。

    听到大烟这么一说,就默默地松了开,只抓了一小撮继续拔。

    一脚抵野鸡上,狠狠使劲。

    姐弟仨就不说话,默默地看着。

    单氏:……

    不得不信了这邪,这野鸡毛还真心不好拔,她只能抓了一根毛来拔。

    这一次总算是拔了下来,但也是使脚抵了的。

    怪不得狗娃拔不下毛来,原来是这么个回事,她一个大人拔一根都费劲。

    又默默地拔了几根,看姐妹俩拔得轻松,单氏就默默地收回手,让她们姐妹俩玩去吧,她就不玩了。

    大烟倒是觉得单氏这一招不错,也一脚抵在野鸡身上,双手齐用,抓着野鸡毛就使劲拔。

    一时间鸡毛乱飞。

    不过这速度还真快,眨眼的功夫鸡背就拔了个干净。

    单氏看得眼皮子直跳,觉得她家妮子挺凶悍的。

    再看大雁,也跟着学呢。

    “蠢爹跟着大青城主的人走了?”大烟回来了有一会儿,没见到许老三的影子,就问了大雁一句。

    “嗯,走了,昨天早晨走的。”大雁朝四周看了看,小声对大烟说道,“走那会咱爷来了,跟爹说奶舍不得爹说,让爹别去什么大青城,留在村子里好好待着。”

    “结果爷才说完,奶就来了。”

    “奶她啥也不说,就那样盯着爷看,结果你猜怎么着?咱爷那威风的,没多会就让奶给盯蔫吧了,然后咱爹就走了。”

    大烟闻言若有所思,估计老许头是不想放人。

    只是许婆子……

    唉,这个蛇精病!

    “听娘说,咱奶的人变好了。”大雁沉默了一下,有些不高兴地说道,“可我还是喜欢不起来,不太待见她。”

    大烟瞥了她一眼,不待见也挺正常的。

    这小妮子记仇,肯定忘不了挨打挨骂的事情。

    就狗娃还小,单纯一点,久了估计就忘了。

    “很正常,不喜欢就不喜欢,没事别去惹她就行。”那老婆子虽然没那么讨厌了,但人还是挺凶悍的,惹着了还得打人。

    大雁‘哦’了一声,继续认真拔毛。

    姐妹俩齐心合力,花了半个多时辰,这才把一只鸡上的毛全拔光,只是野鸡的卖相看起来似乎不太好,鸡身上全是脚印。

    看着鸡皮这个样子,感觉就有点不太好。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