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299章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因着许婆子不吭声,金氏跟史氏就算看不过去,也不好发话。

    老许头突然开口:“亲家,来,到这桌来。”

    正跟着单氏走的单家老俩口动作一顿,朝老许头那边看了过去,那桌显得十分宽敞,只有几个男人坐在那里,而老许家的男人不算太多,两三个人还是能挤得下。

    单氏正犹豫着,要不要把人领过去,就听大烟大声说道:“太挤了点,换一桌,要喝酒等晚上再坐一块喝一顿。”

    老许头闻言顿了下,眼神移向大烟,明晃晃地闪过不喜。

    只是分家那次的经历告诉老许头,这贱妮子就是个混不吝,混起来压根不跟你讲道理。

    众目睽睽之下,老许头还要脸,自是不敢去惹。

    深深地扫了一眼,然后转过后去,给许婆子夹了一块肉。

    许婆子顿了下,把肉丢了回去。

    大烟就看到老许头的脸黑了下来,感觉这老俩口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这种事情她懒得去理,让单氏把领人到右侧堂屋去。

    右侧对着长廊,娇爷挑的房间就在这边。

    “这,这样不太好吧?”单父皱起了眉头,虽然跟老许家人闹掰,可这么明显地落对方面子,似乎不太好。

    “爹你甭担心,听大烟的就行。”单氏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只是听大烟的,大烟怎么说,她就怎么做。

    单父不太赞同,长辈的事情,一个小妮子也不好插手。

    犹豫了一下,还是想往正堂屋那边走,闹掰归闹掰,做做样子还是要的。

    狗娃从房间里冲出来,一把将单父的手拉住。

    “姥爷,你往这边坐。”狗娃力气也不小,单父一不觉意,就被狗娃拉着跑了好几步。

    回过神来身子都是斜的,才看清楚拉自己的小家伙,又被走着走了好几步,人就差不多到了右侧堂屋。

    席面都已经摆好,单父迟疑了下,就往上坐了。

    “你是狗娃?”单父一脸慈爱地看着狗娃。

    狗娃如小鸡啄米般,亮着眼睛点头。

    单父看着狗娃憨态可掬的小样儿,心里头稀罕得不行,他家俩小子都还没有成亲,二女儿又嫁得远,家中一个小辈都没有。

    “好好好,真好……”不知该说什么的单父,只一个劲地说好。

    就连边上的单母也是如此,看着狗娃稀罕得不行,忍不住就把狗娃抱了起来,手摸了摸狗娃的脸,越发的喜欢。

    狗娃的脸上的笑了僵了僵,姥姥的手好粗。

    不过狗娃是个小人精,惯会看人的脸色,被粗皮剌了脸也不说,还是一个劲地憨笑。

    大雁撇了撇嘴,狗娃就知道装,切~

    “都坐吧,有什么事情,等吃完饭再说。”大烟提了一壶水上来,给大雁递过去,“你拿着,给姥他们倒点水。”

    大雁白了大烟一眼,就知道躲懒。

    大烟:→_→

    小妮子好像怨气挺大,最近是不是有点欠收拾。

    转念一想,可能是大野鸡肉吃得有点多,上火了,下次少给她吃点。

    大烟见没自己什么事,就进房去找娇爷。

    “该吃饭了,你不会想着一直躲在屋里吧?”大烟伸手掀了掀娇爷的面纱,才看一眼又被摁了下去。

    “没脸见人。”娇爷怕自己出去把人吓着。

    “就是有点怪,其实没那么难看,我姥他们来了,你这一家之主应该出去见人。”大烟→_→

    “一家之主不是你吗?妻主!”娇爷后面两个字咬得很紧。

    大烟(⊙o⊙)

    “出去吧,没事的,到时候我就跟人讲你被阴阳蛇给咬了,虽然去了毒,但得三天才能好。”大烟一脸认真地说道。

    “有那种蛇?”娇爷看过那么多的书,就没听说过有阴阳蛇的,怀疑大烟是在胡谄。

    果然……

    大烟一本正经地说道:“我胡谄的,没见过这种蛇,反正后山上蛇的种类有那么多,大把没人见过的,不会有人去求证,怕什么。”

    娇爷:“……”

    这女人向来满嘴胡话,他早就不抱希望了。

    “爷觉得,你就是这条阴阳蛇。”娇爷说完哼了一声,手伸到面纱上,犹豫再犹豫,还是不太敢把面纱拿下。

    不想去见人,可不见……貌似不太好。

    大烟果断伸手,一把将他的面纱扯下,露出一张青红分明的脸。

    看到这张脸,她好想笑。

    “你看,还是挺好看的嘛,不用遮起来的。”本来十分美的脸,现在变成了六分美,要不是五官足够精致,估计会丑得吓人。

    反正换成她的脸,绝对好看不了。

    “信你才有鬼!”娇爷抢了面纱,把盖着的头发抓起来,往束发上绕了几圈,再拿面纱当绳子捆了下捆。

    大烟看了看有点飘扬的紫面纱,又看了看娇爷的脸,再看看娇爷身上的衣服,又看了看鞋子。

    紫青红蓝黑,颜色还挺多的。

    很精彩!

    “你先出去。”娇爷晃了晃脑袋,确定没有头发掉下来,这才推了大烟一把。

    大烟眨了眨眼睛,果然转身,朝门口走出去。

    娇爷迟疑着,跟着在后,慢吞吞地挪着步。

    “娇爷他让阴阳蛇给咬着,中了毒得两三天才好,见着他的样子,你们别太惊讶。”大烟见娇爷慢吞吞,半天没见房门,就事先跟单家人说了下。

    娇爷听着声,犹犹豫豫地,还是一脚踏了出来。

    嚯!

    众人刚好看过去,顿时被娇爷那脸惊住,端起来的水杯掉回桌上。

    幸好拿得不高,不然得摔坏几个。

    与亲眼目睹娇爷的脸由正常色,慢慢转变成阴阳脸不同,这第一眼给人的感官,真心有那么点吓人。

    什么阴阳蛇那么厉害,把人咬成这德性。

    娇爷:……

    不知道众人有没有吓到,反正他被众人那副惊呆了的样子吓到,露出来的脸就想要缩回去。

    “出来吧你。”大烟一把将人揪了出来。

    娇爷有点心塞,都说没脸见人咯,非得让出来。

    结果好了,刚一出门就把人给吓到。

    “会,会不会有什么问题不?”单氏看惯了娇爷那张好看的脸,咋看到这张阴不阴,阳不阳的脸,实在有些接受不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