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326章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大烟,听人说你那相公是个妖怪,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要真是妖怪的话,你可得小心咯,听说妖怪是会吃人的,你可别让妖怪给吃下肚子。”

    “以前长得怪好看的,现在不会是露出原形了吧?”

    “对啊,脸一边青一边红,看着怪吓人。”

    ……

    几个老人看到大烟,本来就有些忍不住,等有一个人提起这事,立马就你一句我一句地说了起来。

    其实他们没多关心大烟,就是怕妖怪在村里害人。

    等大烟一家人死了,说不准就会沦到他们。

    不过这提醒也算是好心,可惜大烟接受不了,朝他们直翻白眼:“谁跟你们说我家娇爷是妖怪的?”虽然的确有点像只骚狐狸。

    “这可不是我们瞎说的,都是老许家传出来的。”

    “对啊对啊,你们自己人传的。”

    “还有啊,老许家人说你在县城杀了人,还杀了三个,这是咋回事?”

    “平日里你胆子就大,不会真杀了人吧?”

    “听说是三个壮汉。”

    ……

    大烟听着一脸沉默,一直以来村里人都挺怕她这个人,去到哪基本上都是鸦雀无声的。现在她还在这里,一群人就忍不住七嘴八舌地说起来。

    看来村里头最近的八卦不少,还都是与她有关。

    “我倒是真打了三个祸害了不少人的流氓,据说之前在咱们镇上祸祸了挺长一段时间,后来去了县城。”大烟扫了他们一眼,估计那三个流氓他们也有人听说过,毕竟是出了名的。

    紧接着又道:“不过我只是把他们腿打断了,没把他们给打死,不知道他们招了谁的恨,趁着他们腿断,抹了他们的脖子。”

    大伙只听说是三个壮汉,没听说是三个流氓。

    听到大烟这么一说,顿时就愣住。

    前不久镇上的确有三个流氓,专挑落单的下手,不少人挨了抢,还有人家媳妇让糟蹋了的。

    要真是那三个流氓,还真是杀得好。

    不过想到这人可能是大烟杀的,他们就不自觉有些害怕,就算不是大烟杀的,一下打断三个大壮汉的腿,也怪唬人的。

    听老许家那意思,说的是大烟无故杀人。

    也没说清楚,那三个人是流氓。

    这老许家人还真是……

    “那你们老许家说你家娇爷是妖怪,又是怎么一回事,说得有板有眼的。”

    “对啊,要真是妖怪,你得看好了,可不能让他祸祸咱们村子。”

    “反正都是从河里头捞回来的,实在不行你把他扔回河里头去。”

    “对啊,咱可不敢跟妖怪做对。”

    ……

    传说妖怪力大无穷,发怒时能吞掉一村子的人,虽说娇爷那样的人长得不太像,可谁又能说得准呢。

    村民们害怕啊,想把妖怪弄死,却谁都不敢开这口。

    鬼知道先开口的,会不会被直接弄死。

    大烟听着默默抬头看天,这些村民不见得是愚昧,嘴里头所谓的妖怪,很有可能是从巨兽演变而来。

    “娇爷他不是妖怪,只是中了毒而已。”大烟指了指大青山那边,“不过妖怪是有的,还特别特别的多,就在河对岸的大青山里。”

    “你们知道蛇妖有多粗吗?牛妖有多壮吗?”

    “反正我经常到河那边,见着的蛇妖比我的腰还要粗,牛妖比房子还要高不少,差不多有一个房间那么大。”

    “这只是其中的两种妖怪,还有其它的,兔子那么大的耗子,比牛还要大的羊,鸵鸟大的野鸡……”

    这些说出来都怪唬人,村民们被唬得一愣一愣的。

    不过大烟也解释了一下,这些妖怪其实是巨兽,跟普通野兽样子没有太大区别,不过是力量大了些,又巨大了些,并不会七十二变。

    也就是说,如娇爷这般弱鸡,根本没可能是妖怪。

    不少人都信了,毕竟对岸的情况,也是有人见过的,只是见到的时候很少。

    巨兽不会没事就往结界跑,只要不靠近结界那里,就看不见它们。

    这个结界,说实话挺牛掰的。

    天空中,一只黑鹰飞了回来。

    大烟抬头看到,转身朝家走回。

    走了两步又停下来,对几个老人说道:“我前不久听说这梓树叶子能杀死一部分稻苗上的虫子,你们可以试着摘一点捣碎成汁,喷点到稻苗上看看。”

    本来还想说后山山茶树的籽也有用的,不过想到那里有野猪群,他们也不像敢上去的样子,也就没有说出来。

    一听到大烟说这梓树叶能杀虫,一个个七嘴八舌地问了起来,大烟却懒得跟他们磨叨,只说是听来的,让他们自己去试。

    大烟前世的修行路本就不是那么通畅,初入宗门,她在兽棚当过铲屎官,种过灵米,养过灵蜂……

    凡是杂役干的活,她基本都干过,一般的常识还是懂得一些。

    好比如这梓树,灵米田的附近就有种,偶尔弄点叶子捣碎喷一下,灵米田就不会长虫子。

    不过那梓树因为栽种地方的原因,自然比这梓树有用些。

    反正她话撂这,爱信不信。

    倒有人说大烟话说一半,不负责任什么的,但就是没人敢去拦人。

    回到家正好看到云二放飞黑鹰,大烟不由得挑挑眉,这人到底是有多急,她才耽误了那么一小会,他竟然又写了字条让黑鹰飞走。

    要不是这黑鹰吃了点牛兽肉,现在正跟打了鸡血似的,她都要怀疑这黑鹰会不会累死。

    “你回来得正好,主子说等工具准备得差不多,就一起到瀑布那里,到时候依着你的法子,用绳子将两边连起来。”云二的脸色不是很好,衣服还是湿的,而且特别湿的那种,刚不知道去做了什么。

    “哦。”大烟随意应了下,抬步朝屋里走去。

    这回答太随意,云二不禁挑了下眉。

    睡了将近一个时辰,娇爷本来很是明显的阴阳脸渐渐消了下去,露出来的肌肤已经差不多正常,不仔细看的话其实看不出来有太大的区别。

    大烟抬手摸了摸,觉得温度也没有差太多。

    或许等脸色正常,人就该清醒睁眼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