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333章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不过这个入口长满了藤蔓,若非有晚风呼呼从外面往里面吹,很难发现那是一个洞口。

    洞口外面一片漆黑,不知道位置是哪。

    云二朝许老头走去,老许头紧张地往后退着,没几步就踩在了洞口边上,后背挨着藤蔓。

    “不,你不要过来。”直到这时候,老许头才真正害怕。

    云二很奇怪老许头为什么停下,而不是穿过洞口继续跑,不自觉又朝老许头走过了几步。

    “大烟你要相信爷,爷真的只是想给你奶建个好房子,才来到这里的。”老许头说话的时候,一只小香炉从胸口掉了下来。

    老许头低头看了一眼,没敢伸手去捡,只握紧了手上的金条。

    大烟仔细地看了老许头的表情,就觉得老许头这番话是真的。只是这老头儿那么有钱,这么多年都没有给许婆子起个好房子,现在才想起来这茬,会不会有点晚。

    真不知老许头在想什么。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人那么阴险,又藏得那么深,弄不清他的心思也正常。

    就是不知道许婆子知不知道他是山贼的事情,如果知道的话……

    大烟皱起眉头,紧紧地盯着老许头。

    “你们要是把我抓走了,会对我怎么样。”老许头估计是仔细掂量过,才开始真正有点服软。

    “你说呢?”云二碰了碰自己的伤口,似笑非笑。

    没有人能在伤了云麾使之后,还能须尾俱全的,特别是这个人还双管齐下想要他的命。

    若没有许大烟给的药,当时他就算没有被刺中心脏,也会被剧毒毒死,根本撑不到自人来救援。

    老许头脸色变了又变,微弱的光芒照在他的脸上,可以看出他在迟疑与纠结,绝望与挣扎。

    或许再服点软,能捡回来一条命,但老许头还是一咬牙转身,迅速扒开藤蔓往洞口外面跳。

    最后的那个表情看起来很奇怪,很是怨毒,仇恨,又很是坚决,有点视死如归,多是若能大难不死,等回过头来就要了你命的决绝。

    常人口中的枭雄,可能就是这样。

    大烟忽然想到什么,赶紧开口:“不好,快拦住他,别让他跳下去。”

    但显然喊得晚了些,才开口老许头就跳了。

    云二下意识上前时,都看不到老许头的身影了,不但伸手啥也没捞着,冲到洞口的他刹不住脚,差点也掉了中去。

    “喔日!”云二的叫声有些尖锐,有些抖。

    等到大烟上前看的时候,发现云二就挂在洞口外边,底下是一片悬崖。

    下面黑漆漆的,很难看得到底。

    但明显地一声‘砰’,那是重物落到地上的声音,同时还传回来的一声惨叫。

    大烟刚要伸手把云二拉回来,闻声脸色变了变,伸出去的手也顿了顿,竖着耳朵又仔细听了下。

    之后就没了声息,不知底下情况如何。

    “我说,你站在那里干嘛,快拉我一把呀!”云二也听到了声音,可能是悬崖较高,传回来的声音有点晚,还有惨叫的回声,但声音不算大。

    可见这悬崖是很深的,至少能把人给摔死摔残。

    大烟伸手把人拉了起来,然后探头房底下看,边上长了很多藤曼跟草,甚至还有一些小树杈,根本看不到悬崖底下的情况。

    “他还真是坚决,为了不让抓到,不高的地方都敢跳下去。”云二看着悬崖边心有余悸,伤口上的伤口又扯开的些,鲜血又流了出来。

    看起来是红色的,显然毒已经差不多解了。

    “派人去找找,说不定还活着。”大烟皱着眉头,脸上不是很好。

    因为洞口外面是出口,没想到是死路一条。

    她本来还想抓着老许头,考问一些东西,可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去,老许头生还的可能性很低,这令她很是不爽。

    早知道先把人抓着,找到你有什么情况?等把人抓到了,再自己看就知道,根本没必要跟着老许头后面看情况。

    感觉自己脑子被娇爷吃了,所以蠢成这样。

    “你这心真黑,本使都受伤了,你还指使本使干活。”云二捂着胸口,血跟不要钱似得哗啦往外流。

    大烟看了下,怕他失血过多而死,忘拿了个药瓶扔过去。

    “给你药,上好了赶紧找人去。”大烟一边说,一边弯身把那个小香炉捡起来,拿在手里仔细看着。

    伸手想把盖子打开,就跟之前的老许头一样,使了很大的劲也没有打开。

    “那个小香炉有什么特别吗?”云二上完药,看到大烟在研究小香炉,不由得开口说了句。

    “关你屁事,快去找人。”大烟面无表情地把小香炉收到空间里面。

    云二朝她白翻白眼,转身朝来时的洞口走去。

    大烟并没有立马离开,而是站在那堆东西那里研究。

    除了她刚收起来那个精致的小香炉,别的东西都是些普通的青铜器,又或者是金银珠宝。

    不死心地翻了翻,找出来一堆武器。

    虽然不算多好,但比起柳家的来说,却要好上不少,随即挑了几把好点的,扔进空间里,这才转身朝洞口走出去。

    一行人就在寨子里头,连娇爷也爬了上来,正靠在墙头那里揉着屁股,动作看起来很是不雅。

    大烟朝他走过去:“你怎么上来了?屁股不疼吗?”

    娇爷瞪了他一眼:“你打的,你说疼吗?”眼睛瞎了吗,没见到他在揉屁股吗,不疼他能做这样的事情?死女人。

    大烟面无表情地伸手给他揉揉,视线朝人群扫了一圈,并没有看到她的两个舅舅,倒是周维跟云一赶了过来。

    娇爷脸色发囧,往边上躲了躲,中午睽睽之下才不要她帮忙揉,感觉这样很丢人。况且这还是她打的,生气都还来不及呢,才不要她碰。

    “我那两个舅舅呢?”大烟淡定收回手。

    “官府来了不少人,看他们一直昏迷不醒,就送县城去了,找大夫给看看。”心里头不禁嘀咕,死女人搞什么鬼,他就离家出走而已,竟然连官府的人都惊动了。

    有搞得这么夸张么?感觉好丢人。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