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334章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再联想到大烟的两个舅舅是因为出来找他才会被老许头抓到,娇爷连脑袋都抬不起来,整个人变得蔫巴巴的,也不想中大烟顶嘴了。

    他就是想不开,想要偷偷回自己家,哪里想过会出这么多事情,早知道他就大大方方拜别。

    反正他不想留下,这女人有侧夫。

    死也不要跟人共妻,这是他的底线,绝对不能破了,否则他宁愿孤独终老。

    弱鸡又怎么滴,弱鸡也是有脾气的。

    换成这女人是个弱鸡,就那霸道的性子,也肯定不会跟别人共侍一夫。

    “你知道刚才那人是谁不?”大烟问他。

    娇爷点了点头,云二出来的时候就有说,只是猜到归猜到,听到真相还是好惊讶。

    看着挺普通一老头儿,竟然与土匪有勾结。

    听说跳下悬崖了,也不知是死是活。

    “一会让人送你回去,我也跟着下去找找,没把人找到心里头总是有些不安。”不安不是因为人死了,而是怕人没死绝反而逃掉。

    娇爷摸了自己屁股一下,倒是想说些拒绝的话,可想到万吉万利兄弟俩,就有些说不出来。

    “我不回去,我要到县城看看你两舅舅去。”娇爷眼珠子转了转,到时候心里头还不舒坦,就找辆马车离开这里。

    等回到皇城,让人直接护送自己去皇城,完了再让人来接干爷爷一块走。

    不要这女人,就不要。

    没了她日子还过不下去不成?

    这世上没有谁离不开谁,他一直认为自杀殉情的人都是智障,日子过得太无聊才有时间去作死,

    回头他接管家里头的生意,让自己忙活起来,就不信忘记不了。

    时间一长,感情就淡。

    “别做梦,给我老实回家,不然腿给你打断了。”大烟对娇爷这个人还算理解,本就不是多好说话的人,还有点倔。

    一旦认定了某些事情,不撞南墙,不撞到头破血流都死活不肯回头。

    让他去了县城,搞不好会坐马车走人。

    不怕他找着路回家,就怕他半道被人抢走去那啥,莫看从县城到大青城的一路的人不多,真要被人劫走,抹去了痕迹,想要找到一个人,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所以讲这人长得好看……也是一种罪。

    要长成猪样,扔大街都没人管。

    “哼,你留得住我的人,留不住我的心,打死我也不要再跟你一起。”娇爷别过脸去,揉着屁股不看她,好像越揉越疼,都快要疼死了。

    可不揉感觉更难受,好心塞。

    “说得好像我有多稀罕你似的,你这样的只能观不能近干,光看着流口水有屁用。等我看腻歪了的,肯定甩了你。”大烟不是没脾气的人,正是多事之时,见娇爷不听话,就有了不耐烦。

    “说得我那么没用,那你让我走啊,不放我走你留着过年么?”娇爷蹭一下子站直了,红眼瞪着大烟。

    “你欠我的,而且我没看腻,没睡着,你想走门都没有。”大烟说完也不打算去找人了,一把将人扛起,转身就朝山下去。

    死倔玩意,让别人盯着她还不放心了。

    “死女人,你放开我!”

    “你喊吧,喊破喉咙都没人理你,这里谁不知道你是我捡回来的,就归我管。”

    “艹!”

    “艹个屁,没卵用的家伙。”

    “……”

    众人膛目结舌地看着越走越远的二人,心里头有一种奇妙的东西,不知当不当说出来。

    面面相觑,不可描述,甚是猥琐。

    就在这时,周维不知想到什么,面色猛地一变:“快,快到下面看看,本城主的宝贝还在不在。”

    众人:……

    云东嘴角直抽抽,这在黑山县境内的东西,按理来说应该进他的兜里里,然后再从他的兜里抠出来一部给献给城主的。

    可听城主这意思,东西都得献出去。

    捶了捶胸口,感觉好心塞。

    突然就好期盼,东西最好都让许大烟那个凶悍女人收走,不要便宜他家城主。

    “咳咳,主子先到下面溶洞看看,属下派人到悬崖底下找找。”云二面无表情地给云一偷塞了一块金条,伸巴掌晃了晃。

    五根?还这么粗?云一一脸淡定。

    “主子,云二说得对,我们先到下面看看,要东西真让许大烟拿走,得趁许大烟没走远,去要回来。”云一的表情看起来没毛病,与之前一丝不差。

    周维线视在二人身上来回看了下,最后落在云二身上,仔细地打量了起来。

    云二佝偻着腰,手捂在胸口那里。

    那地方还有大片血渍,看起来好像伤得挺严重,脸色都是苍白的。

    周维面无表情地走过去,伸手就往云二身上搜,除了胸口那个地方以外,别的都已经搜过,只摸到几小块银角出来。

    盯着云二捂着的伤口,显然有些迟疑。

    云二:……

    云一:……

    “你没有偷摸拿点?”周维一脸不信,不藏私这种事情根本就不是这群王八犊子会干的。

    “主子,我别提了好吗?”云二一脸苦哈哈的表情,“许大烟的爷爷掉下悬崖,我这又受伤中毒,一下子脑袋都是懵的,就想着赶紧出来通知人,都忘记了藏点宝贝,现在想起来悔到肠子都绿了。”

    周维不死心地盯着云二胸口,怀疑那里有藏金子。

    云二:→_→

    “主子,要不……属下把手松开,你再仔细检查一下?不过属下这伤口有点裂开,你检查的时候要快一点,以免属下失血过多。”云二迟疑着说道,手作势要拿开,一脸视死如归。

    周维:……

    说得好像本城主是那种不顾手下死活的人似的,有本事你别拖拖拉拉,赶紧把手拿开啊。

    别以为本城主没看到,你胸口一点血都没在流。

    “算了,不检查了,你派人去崖底下寻人。”周维面无表情地大甩袖,扭头朝地下室走去。

    走到不到三步,猛地回头看去。

    云二一脸难受地佝偻着腰,云一站在那里,似乎伸手要去扶住云二。

    周维拧着眉头,目光死死地从云一与云二之间来回,看了又看,这才再次甩袖扭头走。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