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383章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天井这会儿已经没了太阳,许婆子坐在小板凳上怔怔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事情。

    老许头的头七未过,头上连朵小白花都没有。

    或者许婆子从未将自己当成老许头的未亡人,只是相处了几十年的人,乍一下子死掉,只剩下自己一个人,感觉有些不太习惯。

    大烟拿了小板凳凑过去,问:“人跟蛇都死了,该埋的也埋了,你是不是该说点什么了。”

    许婆子看了她一眼:“当年,我比你年轻,比你漂亮,也比你白净。”

    大烟等着她的下文,结果她半天就只说了这一句,看上来没有要接下去的样子。

    大烟:……

    “你是不是奴隶主家的傻闺女?”大烟干脆自己问,毕竟许婆子有时候流露出来的气质,很是高贵优雅,不像出身低的人。

    “你才傻。”许婆子举了棍子,作势要往大烟身上打,只是举起来停顿了一下,又放了下来,叹了一口气,“的确啊,是有点傻。”

    这口气叹完,又没了下文。

    大烟拿了根肉条出来,狠狠地磨着牙,本来巨兽肉就很难嚼,做成肉条的巨兽肉干巴巴的,硬得跟块木头似的,特别难下口。

    不过大烟牙口好,费点劲还是吃得挺香。

    许婆子:→_→

    感觉这妮子吃的不是肉,而是她这老太婆的骨头。

    拿棍子敲了敲肉条,感觉比棍子硬。大烟见她棍子伸得慢,没多在意,没想到敲在她手上的肉条上,这可不得了,立马就竖了眉。

    “我去,你敲什么敲,别把我肉条子弄脏了。”

    “我以为那是木柴棍子。”

    “呸,你的才是木柴棍子。”

    “昂,我这的确是木柴棍子。”

    “……”

    什么都别说,她想静静,要不然她怕自己忍不住去掐死这老太婆。

    问秘密不见说,她气得磨牙,还诋毁她的磨牙棒。

    “说说我亲爷的事情吧,我好稳定点情绪。”大烟盯着许婆子说道。

    要是老太婆敢拒绝,她就把肉条塞老太婆嘴里。

    “你爷爷啊。”许婆子陷入回忆当中,面上有着深深的怀念,“他是一个十分强壮的人,可力举千斤。”

    之后又没了,大烟暗自磨牙,要怎么才能让许婆子把故事完整说完,别总是起了个头,然后就没有下文。

    君不知说书人,亦是能杀人于无形当中。

    虽说在那之前,很有可能已经被人打死。

    “那我亲爷是不是那种仗着自己力气大,又仗着自己是奴隶主家的傻儿子,整天横得跟个螃蟹的,走着的时候都是用横着的?”

    大烟眼珠子转了转:“你是不是就是这样,被我亲爷爷给抢回去,然后那啥啥啥了的。”

    才说完许婆子的棍子就打了过来,大烟下意识举肉条去挡。

    铛!

    许婆子盯着大烟那根肉条,淡淡道:“还真是挺硬的。”说完把自己的棍子收了回去。

    大烟盯着手上的肉条,可能是颜色比较深的原因,看着没见哪里脏,哪哪瞅着都没有变化。

    伸手拍了拍跟棍子接触的地方,又吭哧吃了起来。

    总不能因为挡了棍子,就把粮食浪费掉。

    “你爷爷并非奴隶主家的儿子,他是个平民,就住在我家隔壁,与我青梅竹马一块长大。那年他二十,我十六,我俩成了亲。”许婆子的尿性,说一小截,留一下截不说。

    不过就是这些,就足以回答大烟的问题。

    大烟眼珠子转了转,总算明白一件事,许婆子这个人不会把故事清楚地说给你听,但你要去问她点什么事情的话,只要不是很长的,她都会给你说。

    于是大烟就打算换个法子,一点一点地从许婆子嘴巴里撬出点东西来。

    转眼天黑了下来,大烟把许婆子拽进自己房间,不让许婆子回去,要与许婆子秉烛夜谈。

    至于伙食,她全包了。

    这一夜许婆子的精神似乎也格外的好,一直跟大烟说到了后半夜,才困倦地睡去。

    大烟却瞪大着眼睛,贼亮贼亮的,一点儿睡意都没有。

    卧了个去了,她听到了什么?

    从一件又一件事得出来故事的前段,许婆子其实是有丈夫的,但丈夫并不是老许头,而是被老许头抢来的。而许婆子与丈夫很是恩爱,因此几十年来的相处,也未能喜欢上老许头,更没有把老许头当丈夫看。

    哪怕时间过得再久,心里头仍旧只有原先的丈夫。

    不过这也情有可原,谁会喜欢上一个强……

    不,强盗都不足以形容。

    大烟仔细梳理了一下,拼凑出一个故事的前段:

    有一对继承了家族遗产的奴隶主夫妻,生了一个漂亮可爱的女孩。因为只有这么一个女儿,所以夫妻俩尽可能地保护这个女儿,不让女孩过早接触世界的阴暗,有了个快乐的童年。

    女孩渐渐长大,养成了一副天真单纯,不谙世事人性格。

    虽然有些娇蛮,却也很惹人怜爱。

    夫妻俩身体都不太好,担心自己死了以后,女孩会撑不起这个家来,开始给女孩物色对象,有合适的就让对方上门,或者直接买过来。

    女孩告诉夫妻俩,她喜欢隔壁家的大力士。

    那家人虽然是平民,却非一般的平民,祖辈尽出力气大之人,因此挣下一份不小的家产,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卖儿卖女。

    好在那家儿子也钟意他们家女儿,同意做上门女婿。

    那个年代姓甚名甚,并不是很重要,甚至很多人都没有姓,仅仅只有一个名字而已。大力士并不在乎自己是上门的,只要能和心爱的女孩在一起就行。

    因此很快两家就订了亲,等待半年后成亲。

    那个年代最珍贵的聘礼或者嫁妆,并非金银珠宝,而是奴隶,奴隶的数量越多,就表明越是看重。

    为表示对这婚事的看重,夫妻俩让女孩去奴隶市场挑选奴隶。

    从未去过奴隶市场的女孩,怀着好奇心去了。

    看到的却不如她心目中想象的美好,反而在她心灵上蒙上了一阵阴影。

    一个个肮脏的笼子里,关着许许多多的奴隶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