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425章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噗嗤!

    一道水箭射来,不用说也不用猜,肯定是小金的。

    死鱼,还挺记仇。

    巫瑾笑了笑,朝大烟挥挥手。

    “走了,等我回来的,再收拾你家的鱼。”大烟才刚说完,又被小金喷了一嘴。

    大烟:……

    这恶心的家伙,老喷人水。

    不就是当初打了它一下吗?用得着如此记仇,有了美丽的新主人,就忘了当初向她讨吃的谄媚时候了。

    贱鱼,真贱!

    “我刚说说的事情,你还没好好回答我呢。”娇爷盯着大烟。

    “我怎么回答?”大烟拧着眉头看着娇爷,很是无奈地说道,“我说跟巫舜没有什么,顶多是很纯粹的合作关系。只因为这个摘不下来指环才会有联系,你又死活不相信我,我又能有什么办法。”

    娇爷抿唇:“为什么你的王八会在他那里?”

    大烟老实说道:“他说有法子让八爷早点醒,不用我等上几百年,我就把八爷交给他了,有什么不对吗?”

    娇爷不说话,抿唇看着大烟,明显不相信。

    “我就纳了闷了,平日里我跟周维还有云麾军的人都走得挺近的,还经常组队去浪,就没见你怀疑什么。”

    大烟一脸不解地看着娇爷:“偏生跟巫舜就只是偶而见一面,至今为止见过的次数一巴掌能数过来,你就各种怀疑。”

    娇爷也不知道啊,可能是周维人们长得太安全,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威胁力,又或者他们不把大烟当女人,压根看不上大烟这样的,所以他才放心。

    他也知道大烟跟巫舜见得不多,可就是忍不住怀疑点什么,然后就吃干醋。

    哪怕惹大烟不高兴了,他也还是想要追问。

    控制不住自己,他能怎么办?

    “你是不是有病?我说我跟巫舜之间很清白,压根不会发生什么事情,你不信。”

    大烟不太耐烦去解释这些件事,整个人显得有些暴躁:“那我要是说跟巫舜有一腿了,你是不是就信了,然后就满足了。”

    “别的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相信我的人品。”

    大烟看着他,无比认真地说道:“像我这种人品,除了你以外,还会有谁看得上?”

    娇爷:……

    纵有千万言语,此刻也很是无语。

    扯到人品,就有点……

    “行了,你别说了,我信你就是了。”娇爷低下头,默默地摸着小鹿。

    其实他内心是相信她的,只是不太相信那个人。

    毕竟那个人若是想做点什么,他根本就无力去阻止,大烟也无法抵抗。

    夏大夫在一旁听着,就看大烟各种不顺眼,忍不住伸手拍拍娇爷的后背:“老琢磨这事干啥?不就一蔫坏蔫坏的臭丫头,要是她不老实,你就甭要她,回头再找一百个比她好的。”

    夏玖抬头看了他一眼,又委委屈屈地低下头,继续摸着小鹿不说话。

    话虽这么说,可感情的事情,谁又能说得清。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偏生他哪个都看不上,就看上大烟这样的。

    向光头在船尾那里听着,立马就不干,不赞同地对夏大夫说道:“你这是啥意思,嫌我家大烟不好了?我家大烟哪里蔫坏了,不说大鱼镇,就是整个黑山县,大青城,都找不到我家大烟那样好的。”

    “哼,就是大项皇朝下来,都是没有的。”

    夏大夫冷笑:“彪悍,不讲理,满嘴胡话……这种蔫坏蔫坏的臭丫头,的确大项皇朝上下,都很能找得到一个。”

    向光头船也不划了,撸了袖:“说得你家夏玖很好似的,娇滴滴地像个娘们,肩不能扛手不能提,一点男人样都没有……”

    两人你一嘴,我一嘴,在船上吵了起来。

    大烟&娇爷:……

    你们吵归吵,但能不能不要停止划船?

    大烟看了看娇爷,发现娇爷的脸色臭得很,眼皮不自觉跳了跳。

    “脑子有坑吗?吵什么吵,不用划船了是不是?”大烟就冲着向光头吼,“都半斤八两的玩意,有啥好争,有啥好吵的。”

    向光头一脸委屈,他在帮她说话来着,为什么吼他,而不是吼那姓夏的死老头。

    “你咋不骂他?”向光头就不服气,指着夏大夫问大烟。

    “我骂他做什么,一半脚踏进棺材的糟老头子,骂狠了他撂了蹶子,你负责吗?”大烟瞪了他一眼,一脸你怎么这么白痴的表情。

    向光头摸了把脑袋,冲着夏大夫嘿嘿一笑。

    夏大夫:……

    娇爷见自家爷爷不高兴,就伸手掐了大烟的腰一把,使劲拧了一下。

    大烟冲他呲了呲牙,笑得很是猥琐。

    使点劲,一点都不疼的。

    小仙女啥都不厚,就皮厚,打一个圈压根不疼,至少得打两个圈才行。

    ——

    一只信鸽飞往夏公府,落在书房的窗框上。

    夏国舅将手上的账本放下,快步朝窗台走去,先给鸽子喂了些食,然后把鸽子脚下捆着的信筒取下来。

    从里面抽出一张纸条,仔细地看着。

    上面写着几行小字,看到信上面说夏玖等人已经启程时,顿时眉开眼笑。

    看到说夏大夫可能是夏玖亲爷爷时,面色变了变,一脸的震惊。

    而当看清上面一行‘许大烟更名向大烟,其祖父名为项大力士’时,直接面色大变。

    这这这……

    周家那小子,莫不是在唬人?

    夏国舅在书房里来回不安地走着,又仔细地看了好几回字条,一个字一个字地仔细看着,仍旧是那个意思,没有半点差。

    这事有点大条,不能轻易下结论。

    不行,他得入宫一趟!

    夏国舅名为夏安康,与当今夏皇后乃亲兄妹,更是同一胎所生,兄妹之间的感情十分深厚。

    如今遇到了麻烦事,夏安康觉得十分麻爪,不太好处理,就打算入宫去,看看自家姐姐有什么见解。

    其母忍冬当年逃亡时,艰难生下一对龙凤胎,正遭遇狼群时被人所救。只是一路颠簸,又缺吃少喝,奶水不充足,以至于一子一女的身体都不好。

    夏安康至今只得一子,而夏皇后至今仍无所出。

    因此对夏玖,可谓疼爱到骨子里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