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436章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棍子,你把棍子……”娇爷伸出去的手停在了那里,可能是太稀罕那根棍子,话还没有说话,就看大烟加快脚步,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角落。

    这女人,分明是要去搞事情的。

    满心的不安,怎么破?

    不是他不想追上去,只是这里离大厅堂根本不远,还未等他追上,人就已经进去。

    项皇就在那里,不传召就直接去,并不合适。

    况且他还在装失踪装死,就这样出现的话会不会不太好。

    其实算起来,晚几天再到这里比较好,等几个公主都成了亲,他再出现人前,最合适不过。

    虽然那样看起来,太过明显了些。

    娇爷总觉得大烟是察觉到了什么,才会把棍子拿上。

    毕竟项皇姓项,又是天生神力之人,这世上能天生神力的人不多,这个世上没有那么多的巧合,很容易就能猜得到。

    下意识朝偏厅走去,想去找向光头。

    可走了几步又停下来,这种事情找向光头,会不会更加没用。

    他迟疑了一下,到底没去。

    大烟跟着侍人到大厅堂,一眼就看到站在那里,背着门口微抬头欣赏画像之人。

    光是一个背影,就够让人震撼。

    这才是真正的王霸之气,看起来还是收敛了的,若是气势全开,估计能吓死个人。

    大烟摸了摸后背的棍子,心头淡定了许多。

    侍人:……

    面见君主是不能带武器的,不知棍子算不算是武器,刚他试图把棍子拿走,但没有成功。

    这姑娘手劲很大,被拍了肩膀一下,现在有半边都是麻着的,走路都差点走不稳。

    “陛下,人已经带到。”侍人微垂着头,身体微往下弯,双手放在身侧。

    大烟挑了下眉,原来不用跪的。

    项皇闻声顿了一下,并没有立马回头看。

    大烟仔细看了一眼那幅画,上画就画了一把长柄月牙形双刃,顶上带尖刺的战斧。

    倒是画得不错,纹络十分清晰,看起来十分霸气。

    可看来看去,也就这么把斧头,能有什么好看的,值得他看这么老半天么?

    大烟到底还是懂点规矩,没有狂到立马就跟对方叫板。她还有自知之明,对方是大项皇朝的君主,她只是一个小小的村姑。

    装孙子不算什么,能不杠上就行。

    周崖木着一张脸,朝大烟看过去,突然就挤眉弄眼,做了个怪异的表情。

    大烟:……

    你老脸在抽搐,是不是得了病?

    小仙女这里有各种良药,你要不要各种都来一份,试一下药效如何。

    “小虎妞,你吃早饭没有?”周崖见大烟不上道,干脆就咳咳了两声,自己挑起了话题。

    “没有,你家伙食太差,不好吃。”大烟表示,自从吃了从对岸采集的粮食,对结界内的食物,几乎都不感兴趣。

    特别是他们,一成不变的蒸与煮,吃着嘴巴能淡出个鸟来。

    虽然这样的食物比较养人,但她已经吃腻歪,一点都不喜欢。

    周崖:……

    这虎妞儿,会不会说话?

    一时间周崖无话可说,吹胡子瞪眼,从来就不觉得自家的东西难吃,反而比一般人家的伙食要好得多,厨子也是好厨子,这是他身为老将军的待遇。

    对他的吹胡子瞪眼,大烟就撇了下鼻子。

    说到吃,大烟还真有点饿。

    看了一眼那看画的人,还是没有回过头来看她的意思,她总不能跑到人前面去。

    抠了抠手心,感觉好麻爪。

    好讨厌这种感觉,把她给叫过来,他却在这里装深沉。

    抠手心的时候,抠到空间指环。

    大烟眼珠子转了转,扭头看向周崖,眼神变得有些诡异。

    周崖:……

    你那是什么眼神,怪唬人的。

    “周老头,你爱吃鱼不?”大烟贼兮兮的,很是小声地问道。

    对岸溶洞前的那个湖,里头的鱼虽然个头大了些,也凶残了些,但肉质十分鲜美,吃起来很是不错,她空间里还装了几条。

    周崖松了一口气,听他家小子说,这姑娘心黑手黑,挺能折腾人的,刚那神情真把他吓一跳。

    “刺不多那种,还行。”周崖也很是小声,说话的时候还看了项皇一眼。

    “找个地儿,咱们红烧鱼吃去?”大烟指了指项皇,既然看画看个没完,就先看着,反正她是不想傻站在这里,不如去弄点吃的。

    刚说完话,就见项皇转过身来。

    大烟(⊙o⊙)…

    手指头都还来不及收回去,顿时就有些尴尬,不过还是装作很淡定的样子,把手指头屈了回来,抬起另一只手,挠了挠手指头。

    不知为何,有那么点失望。

    她是以为这个人会是她亲爷爷,向光头会跟他有几分相似,但看了一眼后,发现从了脸型与眉毛有点像以外,就没有再多的相似之处。

    十个男人有三个男人眉型相似,脸型也是一样,光这两点根本不能代表什么。

    不愧是君主,正面看着,气势更甚。

    周崖摸了摸鼻子,嘿笑着问:“不知陛下有没有吃早膳,小虎妞说给咱红烧鱼,陛下赏个脸一起?”

    项皇看了大烟一眼,眼神怔了怔,有些艰难地移目朝周崖看去,紧绷着一张脸,一言不发。

    看到项皇这个样子,周崖就觉得项皇是不想去的。

    想想又觉得不对,自己对项皇的心思,通常很难猜得准,十有八九都猜反,这一次会不会也是反的?

    周崖神色不断变幻,最后一咬牙,对大烟说道:“鱼怎么红烧,要不要去厨房?”

    对大烟来说,用明火来红烧,最省事不过。

    但火是一种危险的东西,侍人估计不太赞同使用,现在她都感觉后背被盯住了。

    若她利用灵力来烤,他们来说则是最省事的。

    特别是那个虽然转了身,却一言不发,阴沉着一张脸的项皇,只是对她来说,就是一种耗损,哪怕没有多少,也会很肉疼。

    也不知是怎么回事,项皇这神情不太对,阴沉得能滴下水来,给她的感觉就好像……跟她有深仇大恨似的。

    哪怕没有看着她,也有种被凌迟的感觉。

    搞毛,她分明没做什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