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437章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难不成因为鱼的事情,有损他君主的胃炎……

    呸,是威严。

    大烟突然就很是庆幸,这个时期朝代才刚刚兴起,还没有那么多的规矩,偶而说错话不会有太大问题,只要你不做错什么事情,一般都不会砍你的头,否则真的会很麻爪。

    那种说一句错话,就会被灭九族的事情,谁不怕?

    “要不,就去……”大烟挠着手心,决定还是不要牺牲自我,去用明火的好。

    话还没说完,就见项皇坐到椅子上,以行动来拒绝。

    周崖:……

    大烟:……

    其实大烟很不明白,这个项皇把她喊过来,不是看画就是一言不发,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样一直站着没事干,感觉会很尴尬。

    她使了一个幼稚的法子,以为这样就会免除一些尴尬,可事实上尴尬到她各种麻爪。

    暴脾气的她,好想把棍子拿出来。

    尼玛搞毛,说清楚!

    不过到底还忍住,没把手往后背摸去。

    “在这就行!”大烟的小日子来了,脾性很大。

    能忍得一时,却忍不了很久,眉毛一竖,直接就将大铁锅拿出来,狠狠地杵到地面上。

    众人神色一变,竟然是凭空拿出来的。

    这姑娘是个妖怪吗?

    转眼又见大烟拿出一条清理好的百斤重大鱼,众人:……

    大烟就当没看到他们眼神一般,直接用手红烧到七八分熟,‘啪’地一下扔到锅里,又扔了一堆食材进去,拿拳头大的小葫芦倒了比葫芦体积多的水进去,‘啪’地一声盖上盖子,然后手贴在大铁锅上煮起。

    不过转眼的功夫,一阵浓郁的香味就传了出来。

    这一连串的动作,把一群侍卫给吓的,赶紧抽出了剑。

    妖怪,这女子是个妖怪!

    周崖:……

    项皇:……

    有那么一瞬间,无论是项皇还是周崖,都觉得大烟不是人,可能是只妖孽。

    就说了,这天下间哪有长得那么像的人,原来是妖怪。

    “好了,吃吧!”大烟面无表情,仿佛没有看到他们的表情一般,直接把锅往他们跟前重重一放,掀盖收好,“小仙女出手,好吃到你连舌头都想吞掉。”

    好满的一大锅,冒头的那种。

    众人:……

    闻起来好香,不知吃了会死人不。

    还是周崖最先反应过来,看向大烟挂在腰间的一串葫芦,试探般说道:“之前听周维那小子说,你有个空间,还懂得一种乾坤术,莫不成是真的?”

    大烟瞥眼:“你不是已经看到了?”

    周崖就看向项皇,却见项皇居高临下,浑身冒着煞气,死死地盯着大烟的脸看,面色阴郁,眼神阴晴不定,无比的复杂。

    大烟:→_→

    这眼神,貌似有情况。

    不过是片刻,仿佛就经历了一场极为复杂的爱恨情仇。

    有故事啊,又像她亲爷了。

    于是大烟拿出几个碗来,放到桌面上:“都什么眼神,我要是妖怪……就把你们一群人都吃了,还用得着下毒坑你们?”说话间掰歪了一根粗铁棍,又掰直了,扔地上面去。

    侍人悄悄把铁棍捡起,还撞了大烟一下。

    大烟面无表情地扭头看他一眼,伸手拿起碗,顶着项皇骇人的目光,给自己盛了一大碗鱼。

    才要回身去拿筷子,碗被周崖拿了去。

    大烟默了下,又盛了一碗,刚想要吃,发现被侍人死死盯着,不由得抬头看去。

    侍人满目凶光:陛下都还没有吃,你敢吃一口试试?

    大烟再默,把碗朝侍人递过去:“你要不要试……”

    一只大手伸过来,把碗端走。

    最后一个‘毒’字被大烟默默地咽了回去,扭头看了一眼项皇,又默默地拿起一个碗来。

    她都还没吃,就已经心塞塞。

    这项皇……到底是不是她亲爷爷,为什么会用这样的表情看着她,怪吓人的。

    不过话说回来,若真是她亲爷爷,又该怎么办?

    要知道这项皇不止已经娶妻,还娶了一百多个美人,几乎每个美人都给他生过孩子。

    很有可能向家的存在,对他来说是耻辱。

    说不准正暗琢磨着,把向家人弄死。

    “听说你奶奶是个有故事的人,你将她的故事仔细给寡人道来。”这是项皇头一次开口,却不是看着大烟说的,而是盯着那碗美味的鱼肉。

    大烟刚给自己盛了,正要吃来着。

    可能是看大烟不顺眼,侍人一听项皇说话,立马就伸手把大烟的碗给端走。

    “食不语,你好好说话。”侍人一脸得意地看着大烟。

    大烟:……

    玛个鸡,看小仙女的棍……棍子呢?

    擦,谁摸走了?

    突然就想起,刚才她扔铁棍的时候,侍人跑去捡,好像还撞了她一下。

    现在看来,根本不是不小心,而是故意要偷棍子。

    “好好说话,把碗放回来。”以为拿了那根棍子,她就没了法子了?她空间里大把棍子。

    大烟棍子入手,感觉不太对劲,拿起来看了下。

    可能有点着急,拿错成干肉条。

    大烟:……有点尴尬。

    我是谁,为什么我会如此不淡定,忐忑不安,连棍子都拿错。

    小仙女好焦躁,快吃口肉干冷静一下。

    好像是她听到项皇的声音以后,就开始不淡定的。对了,就是这个声音,跟蠢爹的声音何其相似,若非语气不同,她都会以为是蠢爹在说话。

    大烟拿出来个小板凳坐下,啃了好几口的肉干,才问道:“陛下很闲吗?为什么会想要听我奶的事情,要知道那可是充满了愚蠢与狗血的万年老梗。”

    周崖:“……让你讲你就讲,哪来那么多废话。”

    话峰一转:“对了,你手里的是什么?”

    大烟瞥眼:“肉干,味道很是不错,只是你老掉牙了,啃不动。”

    周崖翻了个白眼,这妮子不讨喜,比杨柳儿差多了。

    不过鱼不错,挺香的。

    转头就又对上项皇那张阴沉的脸,周崖顿了顿,朝大烟喝斥:“不是让你讲你奶的事情吗,怎么还不说?”

    这小虎妞吃啥长大的,连一点眼色都没有,还得他老人家提醒。

    大烟想了想,说就说吧,不外乎费点口水,就说道:“据说我奶还是个少女时,既无知又愚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