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439章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遇到那种事情,一个纯白如同一张白纸的女子,根本不知所措,她所能依靠的人,又不在身边,你让她怎么办?不顾母亲死活,直接逃走或者自杀吗?”

    大烟有想过,那种情况换作是她,手无缚鸡之力,智商又比不过人家,也是会不知所措。

    太难了,根本没有选择。

    那又是一个并没有把贞操看得很重的年代,一般情况下,谁也不会因为失了贞操而自杀。

    因此她并不觉得许婆子有错,被睡了就睡了,没有什么比活着还重要。

    人活着一切皆有可能,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再次相遇,一个有所隐瞒,一个有所防备,造就了那样的一个结局,怪谁?”对于再次相遇时的事情,大烟也不觉得全错在许婆子身上。

    倘若当时项大力士没有隐瞒身份,直接把许婆子带入军营当中,有了极好的保护,那压根就不会出现后来的事情。

    又或者许婆子坦白一点,将黑山首领的事情说出来,那么项大力士就会警醒得多。

    造成那种结果,谁也别怨谁。

    大烟说完以后,都被自己给惊讶到,竟然替许婆子说了这么多好话。

    就因为同情许婆子吗?

    明明三房被折腾得很惨,好几次都要死人。

    就是有点命大,每一次都没死成。

    大烟想了想,觉得或许是同为女子,也曾有过无可奈何的时候,才会生起怜悯之心。

    所以才说,人只有自己强大起来,才能真正保护自己。

    依靠他人,并不能永远靠得住。

    许婆子与项皇,就是很好的例子。

    大烟瞪着项皇,说了那么多,他还是一言不发,就那么沉着一张脸盯着你。

    哪怕同处一种高度,也还是有着一种被俯视,被审视的感觉,这让大烟很是麻爪。

    忍不住又道:“不要以为你是天下君主,我就会巴结上你。我有能力让自己过得更好,根本无需去依靠别人,什么狗屁公主,我压根就不稀罕当。”

    当公主有什么好,如同活在笼里的金丝雀,不知事。

    她前世就是个公主,还是皇朝那一代里唯一的公主,集万宠于一身。可那又如何,她不过是偷跑出去游玩了一下,回头就发现皇朝被灭。

    顷刻间就变成了废墟,连老百姓都没剩下,偌大的皇朝就只她一个活下来。

    当时的她是怎样来着,好像是一脸的懵逼。

    什么身娇肉贵,金枝玉叶,万千宠爱,根本不能成为她活下去的依仗,进了宗门后全部都是狗屁。

    她从铲屎官做起,什么最脏什么最累,又有什么没做过?

    大烟心里头有了火气,根本就不想再跟项皇谈话,从凳子上跳下来,手抓着干肉条,气冲冲地往外走。

    就说今日要去看公婆的,结果留下来看了这么个人,气得她……肚子好饿。

    周崖赶紧去拦,但被大烟一把推开。

    滚你大爷的!

    几个御前侍卫见状,也上前来阻拦,但都被大烟一人一肉条子打飞。

    最后大烟还是走了,没一个人能拦住。

    周崖瞪大着眼睛,膛目结舌地看着大烟离去,不自然地抹了把汗。

    这丫头还真是……用虎妞都不足以形容她。

    讲真,太像项皇了。

    扭头看向项皇,眼底下有担忧,悄声问道:“陛下,您是咋想的?”

    项皇冷着脸,沉声问道:“你认为呢,那小虎妞所说,是真的?”

    周崖斟酌了一下,这才小心翼翼地说道:“陛下可能有所不知,这小虎妞不止遗传了他爹的一副大力气,还运气好得到一些修炼的法子,现在已经十分厉害,普通的大武师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一个普通的大武师,连皇朝都要敬重几分。

    小虎妞如此厉害,的确没必要稀罕一个公主的名头,他这话没毛病。

    项皇目光深冷地盯着周崖,这就是他的好兄弟,无论说什么都很难说到同一个点上,压根就没有半点默契。

    这样的人,他是怎么跟他做一辈子的兄弟的?

    周崖被盯得浑身发毛,冷汗都冒了出来。

    对上周崖这逼样,项皇到底还是败了,一口气泄了下来,颓然地靠在椅子上,身躯仿佛一下子佝偻了许多,一时间尽显沧桑。

    “像,太像了。”项皇幽幽叹道,眼底下尽是回忆,心头更加复杂。

    咽不下这口气,又狠不下心来。

    “看到这小妮子,寡人仿佛看到了四十年前的她,那时候的她……”项皇的声音停顿了一下,转而又幽幽问道,“周混蛋你说,她说的会是真的么?”

    一切皆因他无能,才造就如今这结果么?

    可是他已经尽力了啊。

    为了寻找她,才组建的军队,发展成一个皇朝并非他所愿,而是被大势所推。

    结果却是得到了无上权力,失去了她。

    周崖就没听明白项皇意思,或者永远寻不准那个点,自以为是地琢磨了一下,就说道:“老臣觉得,小虎妞她真的没必要骗你。以她现在的一副古怪能力,真的可以比公主过得更好,活得更加肆意。”

    别的不说,就那葫芦,他都想要一个。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老臣总觉得,提起公主两个字,她似乎特别的反感。”周崖一脸认真。

    这个夯货,为什么会是他的兄弟?项皇气愤捶桌,一张上好的檀木桌子,被直接捶得四分五裂。

    对周崖永远找不到那个点,项皇已经无力吐槽。

    换作年轻时,定要踹他几脚。

    不过话说回来,对周崖所说的,项皇也已经感觉到,也想不通为什么。

    就算是不稀罕成为公主,也不至于反感才对。

    只是项皇关注的不是这个,而是大烟所说的事情的真实性。

    说实话,项皇希望是假的。

    若然真如大烟所说,那么这三十多年来,他一直都在误会一件事,错怪一个人。

    事情到了这程度,并不愿意去承受过错。

    宁愿坚信自己从前所认为的,也不要去相信什么真相,因为真相太过残忍。

    “老了。”怕了,不想再折腾了。

    项皇身心疲倦,人一下子就老了许多,再回首仿佛已是耄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