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449章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又想到最近才知道的一些事情,对项皇的感观很是复杂。

    夏仁,也就是夏大夫,是个聪明人,一直以来就觉得许更与杨柳儿不对劲,可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以为杨柳儿不太安分,都嫁给了许更,还各种作。

    都三十多岁了,也不消停。

    别人可能不太清楚,夏大夫却是有些眉目,从许更不喜欢光头,甚至用各种阴损的招对付光头,猜出来光头可能不是其亲生儿子。

    既然不是亲生的,那就是杨柳儿偷人。

    都是男人嘛,就自以为是地了解许更的心理,谁看到妻子出去偷人生下来的孩子,都会各种不顺眼。

    虽说阴损了点,也不是不能理解。

    只是害苦了光头,打小就经历各种磨难,好多次都是九死一生。

    其实很多时候夏大夫不想管的,因为他已经接收了太多次来自于许更那里的警告。

    只是有一次,杨柳儿跪在他的面前,求他以后无论发生了什么,都要保住光头的性命,不答应还不起来。

    想到光头的可怜,才勉强答应下来。

    不过从那以后,明面上他对光头避之不及,暗地里却会教光头一些东西。

    然而可惜了,七岁前那么聪慧的一个小子,后来却越长越傻,成了一个只会干活不知道思考的蠢货。

    知道真相后,也是恍惚了好久。

    简直哔了一脸的狗血。

    老夫老妻靠首相依,感叹良久,虽错过了大半辈子,但最后总算是找到了对方。

    再聚时,可能生活上的很多习惯都有所不同,但二人都是那种能够包容对方的人,再加上心心念着,自然不会觉得有多不好。

    老了有个人伴着,终归也是好的。

    看起来如此温馨的一幕,却被不速之客打断。

    “夏大夫,陛下宣您入宫,马车就停在夏公府外,请夏大夫移步。”一名带刀侍卫上前,朝夏大夫揖手,微弯了弯身表示恭敬。

    这个朝代还没有诞生太监这种人,否则来宣的会是太监,而不是一个侍卫。

    后宫里也没有太监,只有宫女。

    夏大夫愣了一下,没想到项皇会宣他入宫,不过想了想也没觉得意外。

    毕竟他是从鱼尾村来,有了解一些情况。

    只是夏大夫心里头的感觉不是太好,虽说光头是项皇唯一的儿子,却不是唯一的后代,不存在没有人继成皇位的可能。

    毕竟那么多的女儿,总能从中挑到合适的外孙,教养好了一样能继成位置。

    光头的处境,并不如想象中那般好。

    从夏家到皇宫的这一段路,夏大夫想了许多,几乎琢磨好见项皇后要怎么说。

    果然项皇看到他后,就侧面打听起光头的事情来。

    夏大夫已有腹稿,说起来并不费事。

    比起年少还不带记事的光头,夏大夫记得更加清楚一些,甚至是许婆子下跪相求的事情,也毫不隐瞒地说出来,适当地表达一下自己的不满。

    不为别的,就为看病从来不给钱,还每次都是要命的事情,他赚的那俩钱几乎都搭进光头那个窟窿里。

    “那两个,相处得如何?”兜兜转转地,项皇才把最终想要问的事情问出来。

    “谁?”夏大夫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你说的是老许头跟许婆子?”

    项皇皱起眉头:“说名字吧。”

    夏大夫心头古怪了一下,心头斟酌了一下才说道:“村里人都觉得许更是个好丈夫,对杨柳儿百般的好,从来不舍得杨柳儿吃一点点的苦。”

    “就是杨柳儿不太安份,总想着离开许更,离家出走的次数,两个巴掌都数不过来。”

    项皇很是沉默,浑身的戾气已经散去不少,但整个人看起来还是很暴躁,随时都有可能暴走。

    “你是怎么看待这事的?”项皇问道。

    夏大夫不太敢放肆,眼前这人明面上是他的女婿,实际上他闺女却是个石女,根本没有任何实质上的关系,迟疑着要不要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项皇见夏大夫吞吞吐吐,就道:“您随意说,毕竟您是寡人的老丈人,寡人不会拿你怎么样。”

    就算项皇如此说,夏大夫也不敢啊。

    “……您就说吧,有本宫在,陛下不会拿你怎么样。”夏皇后风风火火地闯进来,看到夏大夫原本是想张口喊爹的,但到底还是没喊出口。

    打小就没喊过爹,现在都四十二了才有爹,有点喊不出来。

    侍人跟在皇后身后跑出来的,连忙朝向皇告罪,毕竟没能拦住皇后,连通报都来不及喊。

    项皇挥了挥手,示意侍人下去。

    御书房内就只剩下三个人,夏皇后直接瘫到一旁的躺椅上,半点皇后的端庄样都没有。

    而项皇见她这副模样,早就习以为常。

    唯有夏大夫一脸懵逼,看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项皇也不去解释,虽说夏安好是他的皇后,但也只是明面上的。

    实质上夏安好也算是他一手带大,就跟女儿差不多。哪怕知道夏安好身体有问题,当初也没有想过要娶夏安好为皇后,是想封作公主来着。

    结果就被夏安好给阴了一把,权宜之下,才勉强娶了当摆设。

    至于是怎么阴的,并不想再提。

    在外人面前,夏安好是个端庄秀丽的皇后娘娘,没有外人时就原形毕露。

    喏,就是这样。

    “您赶紧说说,您老对那许更与杨柳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看法,好好说实话,千万别打诓,陛下不想听,你闺女我还想听呢。”夏皇后伸手把点心盘抱了过去,一边吃着一边对夏大夫说。

    夏大夫这心情哟,不知该如何形容。

    见项皇点头,一副没有生气的样子,夏大夫一咬牙,不说了出来:“草民嘛,当初也是跟村民那般认为的。许更那个人好赖且不说,你不嫁都已经嫁了,人家对你也不错,连孩子也生了好几个。”

    “一天到晚尽作事,不是个安分的女人。”

    不怕死地硬着头皮说完了,然后赶紧抬头往项皇的脸上看,就看到项皇那张大脸一下子黑沉下来。

    夏大夫:……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