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455章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或许在从前的相处中,哪怕大烟没有给娇爷什么压力,对娇爷来说还是有些寄人篱下的意味,因此有些束手束脚,并不敢开放真性情。

    如今回到夏家,又见大烟能够包容他的脾性,娇爷开始放飞自我。

    不可一世,拽得要上天。

    看谁不顺眼就怼谁,后来几位公主又偷偷摸摸地单独来过,都让娇爷怼哭,然后对娇爷各种放狠话。

    娇爷就一句话:“想要爷死的人多了去了,你又不是第一个,尽管放马过来。”

    是了,皇城里年轻男子,十有八九都看娇爷不顺眼。

    一个长得比女人还要娇弱的男人,没有一点点女人样,却俘虏了皇城大半女子的心,心中喜欢的女子,时不时在他们耳边提一下娇爷,都是怎么怎么好,怎能让他们不气。

    都气到想砍死他,剁碎了那种。

    不过现在好了,那个妖孽总算让人给收了去,尽管身旁女人总时不时提一下,心头还是有那么点安慰。

    八位公主因为娇爷突然回归的原因,都向项皇请求,希望把婚礼延后,并不想那么早成亲。

    一个个扮乖,都说舍不得父皇。

    项皇人老成精,自己的事情看不开,并不表示看不破他人之事。

    比谁都清楚,这几个女儿,对他压根没有父女之情。

    不说是这几个女儿,就连先前出嫁的一百个女儿,也没有一个惦记着他的。

    出嫁到现在,连一封家书都没有。

    呵呵。

    难不成他项天生性太过凉薄,所以生的女儿,也是凉薄如此?

    “休得胡说,赶紧回去好好休息,安心等着嫁人。”榜都贴了下去,现在才来说不要那么早嫁,当他一国之君能走心随性,说出来的话想收就收?

    不要以为他不知道,一个个都惦记着夏玖那小子。

    若夏玖这小子稀罕她们还好说,偏生那小子已经有了……小虎妞,哪能让你们胡来。

    项皇不由得想起之前大公主的事情,脸一下子冷了下来,警告道:“谁也莫要想着逃婚,否则休怪父皇不客气,把你们嫁到比你们大姐还要偏远的地方去。”

    既然好好驸马爷不要,那就随便挑一个小地方的军人嫁掉,城守将那种就别想了。

    县守卫,又或者镇守吧!

    莫怪项皇太过无情,实在是这些女儿都没养好,给嫁到权利大的人家,简直能翻天。

    只要日子过得去,不至于吃苦就行。

    公主们面色变了变,起初是有想过要逃婚的,想着自己再怎么样也是皇帝的女儿,事情过去以后,还是会得到原谅,到时候就有机会接近九爷。

    哪想到会被父皇威胁,想到大公主,她们就一点要逃婚的心思都没有了。

    才不要嫁到那么远的地方去,一辈子回不来不说,说不准还会被欺负。

    她们母妃就说过,大姐生活得不好。

    “也莫想着装病,哪怕是病得起不来,也要把这婚礼给完成了。”夏皇后凉凉地补充了一句。

    玉月公主垂下眼皮,眼底下闪过一丝愤恨。

    若不是夏皇后如此说,她是打算装病的,如今这个法子已经不成。

    难不成真这样算了,嫁给一个从远城来的人?

    玉月公主不愿意,眼底下闪过一丝杀意。

    夏皇后一直盯着玉月公主看,心头最不放心的就是这个公主,心种把种种可能都想过。

    忽然想到什么,又说道:“陛下可是让人照顾好驸马爷,眼见着这要成亲,可不能让驸马爷出了事。”

    项皇瞥了夏皇后一眼,点头:“寡人会注意一些,八公主一起成婚,不能出现什么意外。若真有那样的事情,也无妨,青年才俊还有不少可代替之人。”

    这话表面上与夏皇后说,却是说给几位公主听。

    玉月公主黑了脸,差点咬碎一口银牙,忍不住用狠毒的眼神,狠狠地瞪了夏皇后一眼。

    原本项皇还以为夏皇后大题小作,不经意间注意到玉月公主这个眼神,心头就颤了一下,感觉如同在大热天被泼了一盆冰水一般。

    过去他总以为这些女儿只是任性一些,并不会做出多出格的事情。

    现在看来,似乎有些理所当然。

    “都回去吧,好生准备一下。”项皇此刻一点心情都没有,挥手让几位公主退下去。

    公主们面面相觑,都没有了办法。

    不得已,退了下去。

    无计可施,明日大婚必然要举行,一个个咬牙切齿,把夏皇后恨上,把夏公府所有人都恨上。

    然而,有用么?

    御书房安静下来,项皇沉下脸,死死地盯着夏皇后。

    夏皇后一脸端庄,高贵艳丽,沉声问道:“这样看着本宫作甚?”

    项皇面色难看:“别给寡人摆你那皇后的架子,说说看,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事的?”

    夏皇后眼珠子一转,立马就毫无形象地瘫下去,朝项皇翻了好几个白眼,才说道:“早就知道了啊,你整天只管朝政之事,压根不管后宫的事情,哪里知道你的这些女人,还有这些女儿是什么样的。”

    “帮你管理着这么大一群女人,整天防这个防那个的,你都不知道我有多累。”

    这些女人一个比一个阴损,这些年流产的孩子比生下来的还要多,还是以各种方式流产的,各种刷新她的认知。

    还有胆肥的,给她下绝子药的。

    若不是她懂点医术,都不知死了多少次。

    真以为他的皇后好当,换成别人来,不知得死多少次。

    连杀鸡儆猴都没用,顶多安份一段时间,然后又开始使小动作。

    不自觉瞥了项皇一眼,眼神古怪得很。

    实在是皇后在怀疑,这些年来不是项皇没法子生儿子,而是儿子数量本来就不多,运气不好还是没生下来就让弄成一滩血水。

    不止是如此,连嫁出去的公主,也是这个原因,才一直没有生下男婴。

    项皇阴鸷脸:“你那是什么眼神?”

    夏皇后搓了搓胳膊,死猪不怕开水烫地,把他后宫的那些阴损的事情说出来,还把心头的猜测也说了一遍。

    话都还没说完,就见项皇变锅底脸。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