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457章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看起来,貌似比向大烟厉害。

    等侍卫们一齐到夏府的时候,已经傍晚时分,一群人正围在大锅旁吃大锅菜。远远就闻到一股香味,令人禁不住直咽口水,食指大动。

    侍卫们表情木木的,后知后觉地想起,刚到吃饭的时候,就被陛下喊来出干活。

    “向光,陛下宣你入觐见。”侍卫将热闹打破,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

    一群人回头看,默。

    一个半时辰前,大烟才把皇宫派来的人打回去,现在又派人来找。

    不自觉地,又扭头看大烟。

    大烟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都看着我做什么,又不是来找我的。”

    众人就看向光头,想知道光头怎么办。

    “陛下宣我入宫觐见?”光头一抹嘴,立马站了起来,无论忐忑地问,“那,那我要准备什么吗?”

    大烟翻了个白眼:“准备啥?要不然你把你的霸王刀带上?”

    侍卫:……

    “咳,提醒一下,入宫觐见时,是不能带任何武器的。”侍卫赶紧提醒了一下,完了又补充一下,“你什么都不用准备,直接跟我等进宫就可。”

    光头局促看向大烟,大烟就摊了摊手。

    你想去就去,反正她是不想进宫,规矩太多,回忆太多,会让她感到很烦。

    光头没大烟那个胆,拒绝项皇的邀请。

    况且他心头激动,其实是想要去的,到皇宫见识一下。

    看看传说中辉煌的皇宫,是什么样子的。

    “那,那爹就这样走?”光头都站起来了,还是不太放心,又问了大烟一下。

    大烟瞥眼:“要不然咧?”

    光头放心下来,激动地跟着侍卫的身后,离开夏府朝皇宫去。

    等回去就炫耀一下,他是进过皇宫的。

    一群侍卫抹了把汗,还以为要打上一架,没想到这位比那位的脾气要好许多。

    娇爷伸胳膊压在大烟一边肩膀上,挑眉问:“你爹就这样进去,你一点都不担心?”

    “担心啥?顶多就被打一顿,不至于把人给砍了脑袋。”大烟见过项皇这个人,尽管她看着不是太顺眼,但能肯定的是,并不是那种嗜血之人。

    不管如何,光头都算他儿子,不至于弄死。

    换作是许婆子来,可能会不一样。

    说不准……会第一时间弄死。

    大烟自认为比较了解男人,十个男人有九个男人,都不会喜欢自己女人给自己戴绿帽子。

    当然,柳家那样的,除外。

    娇爷发现自己无言以对,他家媳妇这是个性,还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流氓气质。

    夏安康迟疑了下,说道:“其实不用担心,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至于是什么问题,什么原因,因着周围还有仆人在,并没有直接说出口。

    不过那意思,所有人都懂。

    大烟想说自己压根就不担心,不过说话的是她的公公,到嘴的话还是咽了回去,很是乖巧地点头。

    不能表现得不好,千万不能。

    要让他们知道,其实小仙女是很温柔可爱的,一点都不彪悍。

    “现在是九月初八,后日初十公主们就成亲,再往后推三天,也是个宴请宾客的好日子,到时候给你们俩举办个宴会。”

    夏安康看着这小俩口,心头有些可惜,成亲时都未能在场。

    若不是不合适成第二次亲,他都想让他们再举行一次。

    夏大夫张了张口,想说点什么,被娇爷一块葫芦瓜塞嘴里去。

    “行,就按爹说的。”夏玖瞥了夏大夫一眼。

    这事他与大烟说过,依大烟的意思,举办个宴会就行。

    拜堂成亲这种事情,还是在只有自家人的时候,比较简单轻松一些,不用整得那么复杂那么累。

    如此一来,或许会比较温馨。

    夏大夫把葫芦瓜咽下去,心想既然孙子不让他说,那他就不说,反正亏的是大烟这丫头。

    刚这么想着,就让大烟瞪一眼。

    “手夹不动菜吗?要不要我帮你?”察觉到忍冬的视线,大烟立马换了一副微笑看着夏大夫。

    忍冬:……

    这丫头翻脸还真是……快。

    夏大夫早就见怪不怪,这丫头说大方也大方,说小气的时候也贼小气。

    “老夫手好得很,不用你帮。”就是手不好,那还也有仆人,用不着你假好心。

    真要装好心,就多拿点食材出来。

    大烟呵呵:“您老当益壮,厉害。”

    夏大夫冷笑:“你贼不溜丢,也厉害。”

    大烟:→_→

    死老头,那么多人面前,就不能给小仙女留个面子?信不信小仙女又拿洗仙脚丫的水泼你的忍冬,摘你的忍冬去泡茶?

    不对,你的忍冬找到了。

    玛个鸡!

    夏家人木着一张脸,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一直以来,他们都以为大烟跟夏大夫的关系很是和睦,不然夏大夫不会帮大烟说好话。

    现在看起来,好像并非那样。

    一时间,个个面色古怪。

    “你们一个个的,千万不要被这丫头的表象给骗了,这丫头就是个彪的。”夏大夫直接指出,一点面子都不给大烟留。

    大烟黑了脸,‘咔嚓’把筷子咬断。

    这看头,还真有不怕死的。

    不过话说回来,若这不怕死的人是夏家的,她还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忍气吞声。

    大烟很淡定地换了双筷子,得意洋洋地对夏大夫说道:“我要不彪,你日子能过得这么美?别做梦了。”

    夏大夫回她一个:呵呵~!

    小丫头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彪。

    娇爷怕大烟不开心,连忙搂住大烟的脖子:“彪是彪了点,不过我喜欢就行。你甭管爷爷,他是老糊涂了,回头你要不高兴,别给他采药。”

    大烟点了点头,这话她特别爱听。

    对付夏老头,这一招特好使。

    夏大夫:……

    简直气到吹胡子瞪眼,亲孙子胳膊往外拐,他老人家却是半点法子都没有。

    就这么个彪的,有什么好?

    不过话说回来,也没有什么不好就是了。

    夏安康对望一眼,实在不太了解他们的相处方式,不过是半年时间未见,连儿子都变了许多。

    忍冬在一旁笑眯眯地,什么也不说,看起来是一个十分和蔼的小老太太。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