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459章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这让感觉自己是孤家寡人的项皇很是不爽,有种想要摧毁这一切美好的冲动。

    “你儿子叫什么名字?”项皇干脆不跟光头谈论这种事情,感觉比跟小虎妞说话还要噎人。

    说到狗娃,重男轻女的光头眼睛都是亮的,喜滋滋地说道:“起,起名字了。”

    “起先草民的娘想让草民叫向阳,草民觉得这个名字特别好,就让狗娃大名叫这个。”说起来这来,光头是洋洋得意,一点都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或者是丢人的。

    项皇听着,嘴角狠狠地抽搐了几下。

    虽说向阳这个名字,听起来不太合适光头,可本来是属于爹的名字,却给儿子用,这就很那啥了。

    项皇迟疑了下,到底又询问了起来。

    这一次询问的是光头那几个兄弟的情况,对光头的那几个兄弟,项皇心头有种蜜汁般的复杂。

    一来那是他仇人的后代,应当赶尽杀绝。

    偏偏又是光头同母异父的兄弟,还是杨柳儿所生的,实在如鲠在喉。

    他压根就不想承认,纠结了几天以后,心底下不自觉地就偏向了杨柳儿。

    虽觉得杨柳儿有错,可错的更多的是自己。

    难道他不明白那时的杨柳儿生性天真单纯吗?作为丈夫,他就应该如誓言中的一样,好好保护她,认真地教导她,让她认识到这个世道的险恶。

    然而他不曾那样做,甚至为了保留那种美好,将所有的一切都挡下来,让杨柳儿继续保持那一分天真可爱,单纯善良。

    追根到底,他也是有错的。

    或许从一开始,他就不想过要伤害向家人,只是不知该如何去面对。

    光头对几个兄弟的感情还是有的,尽管几个兄弟对他并不是那么的友好。

    就是被大烟叮嘱过几次,一定要说实话。

    不知大烟为什么这么叮嘱,但光头觉得大烟不会害他这个亲爹,犹豫再三还是说了实话。

    与许老大的感情很是不好,曾经在大冬天的时候,还被许老大推下水过,只是那时候他因为落水一次,已经天分很好地一次就学会游泳,才没有被淹。

    打小没少被打,还有抢东西。

    甚至他还悄摸听到,刚出身那会被许老大抱了扔后山,捡回来的时候差点让蚊虫咬死。

    对许老大,他是有点悚,不想接近的。

    而许老二的话,很难说。

    光头虽然后来脑袋不灵活,但七岁前的感觉还在,许老二看他的目光是复杂的,始终夹杂着一丝仇恨,但由始至终都没有伤害过他。

    有些时候,还会藏了自己的吃食,偷给他一些。

    至于许老四,比他小不少。

    还是他一手带大的,小时候与他还算亲近,长大以后不知为何,渐渐地就疏远了他。

    除了常常偷懒以外,总的来说也没什么。

    至于许老五,压根就不亲了。

    毕竟是最小的弟弟,许老三也想对许老五好,但许老五压根就瞧不起他,一句话都不会跟他这个哥哥说,连面都不乐意见。

    但没做过什么事情,也挺好的。

    春燕嘛,惯坏的妹妹,也没什么。

    反正在许老三看来,除了许老大以外,别的都还好,没有什么不能来往的。

    听在项皇的耳中,又是蜜汁般复杂。

    心头无比希望许更留下来的那几个子女,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那他就有理由去对付。

    可从光头嘴里说出来,很多时候只是不作为,并不是什么恶人,让人无从下手。

    项皇烦躁地在书桌后面走来走去,最后受不了一脚把桌子给踹翻。

    光头吓了一跳,连忙躲开。

    可因为靠得太近,还是被砸中。

    项皇皱起眉头,想问光头有没有事,就见光头小心搬开压在身上的桌子,讪笑着自己爬了出来。

    瞧那个样子,一点事情都没有。

    这桌子可是有三四百斤,一般人能让压出屎来。

    果然是他的种,骨头够硬。

    “来,跟寡人打打看。”项皇想要试试光头的深浅,比了个招试,朝光头招招手。

    光头连连摇头:“不,不,不能打。”

    项皇以为光头不敢打,因为他是一国之君,怕被砍头什么的,就想安慰说没关系。

    就听光头说道:“大烟说在结界这边,能不使用内劲,就不要使用内劲,不然会降低资质,影响日后的修行,大大的不好。”

    项皇:……

    什么都大烟说,大烟说,你一个当爹的,没有当爹的威严不说,还被个妮子压住。

    出息了你,怪不得蠢成这样。

    “不用内劲,来打一架。”项皇想了下,自己已经是大武师,看光头那个样子就知道不是,不用内劲也好,可是试试光蛮力有多大。

    光头还是摇头,挠着脑袋说道:“草民就只会使霸王刀,现在刀没带进来,草民肯定打不过陛下,还是不要打了的好。”

    项皇:……

    蠢货,他娘的智障。

    “御书房外头有鼎,你去用纯力气搬一下,让寡人看看你有多大蛮力。”连招式都不会的人,打起来估计也没什么意思,项皇干脆又换了个。

    如果这一次光头还拒绝,非得抽死他不可。

    光头挠了挠头,说道:“这,这不太好意思吧?”

    项皇黑沉着一张脸,抽出来一根棍子,朝光头的后背抽了过去:“让你搬你就搬,哪来那么多废话。”

    嗷!

    自打开始修炼以后,光头不知多久没挨过这么疼的棍子,乍被打了一下,疼得他直蹦高,吓得赶紧跑了开来,防备地看着项皇。

    项皇棍指青铜鼎,不搬还抽你。

    光头伸手摸了摸后背,感觉腰脊骨都差点让打断,这一棍狠得哟,让他想起被他娘打的岁月……

    一点都不怀念,还很畏惧。

    不就是般个鼎子吗?又不是什么难事。

    瞧了瞧一排十个鼎,他往最小那一个走去,三百斤的鼎,很容易就搬了起来。

    只是不等他得意,又挨了一棍子。

    “你就只能搬三百斤的鼎?”项皇的面色黑沉得不像话,整个人看起来十分暴戾。

    光头老脸一抽,赶紧往五百斤那个跑。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