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460章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刚要搬起来,就见项皇拿棍子上前,吓得他赶紧往下一个跑。

    这个是七百五十斤的,想都没想赶紧搬起。

    可项皇还是阴沉着脸继续跟上,光头想了想,赶紧往地上一搬,直接往一千斤那个去。

    直到这时,项皇才停了下来。

    光头松了一口气,赶紧把千斤鼎搬起来。

    项皇见他搬得很是轻松,甩着棍子:“下一个。”

    下一个是一千五百斤,光头抱了抱,感觉怪沉的一个,不过抱起来不是很难。

    项皇面无表情:“再下一个。”

    光头一步三回头地往两千斤的去,有些吃力,但还是抱了起来。

    项皇不说话,盯着光头看。

    光头着头皮,又往下一个去。

    这个是三千斤,光头连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也只是抱起来一点点,就扔了下去,差点砸到自己的脚。

    “不行了,下一个抱不动了。”光头靠着鼎大喘气,怕项皇让他抱下一个,光头连忙大叫。

    项皇把棍放了下来,当拄棍使着。

    不错不错,虽然脑子笨了一些,却不比他年轻的时候差,他到光头这个岁数时,三千斤的鼎只能推得动,却是一点都抱不动。

    或许资质比他要好一些,毕竟他打小就不缺少吃喝,而光头的前三十一年里,几乎就没见过几顿饱饭,能长到这么强壮纯属不易。

    最好的继承人,莫过于如此。

    可惜,脑子不太灵活。

    项皇盯着光头,心头一阵阵抽痛,感觉万分复杂。不知什么时候起,心中的怨怒消去大半,对光头已经没有最初见到时的那股厌烦。

    相反的,还有一些心疼。

    到底是他儿子,还是唯一的儿子。

    心中的感情再是复杂,听光头说过如此悲惨的童年后,也会忍不住心软。

    也无法去想象,当时的杨柳儿是以何种心情,去对光头又打又骂,还一坚持就是三十年。

    换成是他,可能会被逼疯。

    那日去马厩,周崖是如此猜测与他说:

    “杨柳儿可能是没有办法,才对向光头一家各种毒打,因为她不去动手的话,很有可能许更就会动手。”

    “自己下手去打,能一些分寸,就算把人打成重伤,也好过许更一动手就要命。”

    “不心疼吗?肯定是心疼的,可是再心疼也没有用,长期如此下去。就算没疯,可能也会被自己逼疯。”

    “有时候也会下重,想着把人打死了就解脱了。正因为有些疯了,所以不少人背地说她是个疯婆子,脑子有病。”

    鱼尾村的人都不喜欢许家人,更加不喜欢许婆子,因为许婆子个子小小,疯起来却很要命,连亲儿子都能打死,被不少人指点过。

    只是许婆子仍旧我行我素,不但没有去改,还一年比一年厉害。

    因为周崖说需要,周维就去调查。

    这些都是周维从鱼尾村查来的,让飞鹰将消息传到皇城这边来。

    周崖又将这些告诉项皇,让项皇就算是想恨,也很难再恨得起来。

    可他明明已经怨恨了三十多年,让他这么快就消去心头之恨,他心头很是不甘。

    到底在不甘点什么,又说不清楚。

    项皇一直盯着光头看着,试图在光头身上寻找许更的影子,或许并不是他的儿子,而是许更那个恶人的。

    光头长得很正,脸型跟身板像他,五官像杨柳儿。

    不过这样的光头,看起来并没有已经年老的项皇帅气,这样的五官放在小姑娘的脸上,是极为好看的,放大在一个糙汉的身上,就显得不太好看。

    “如果寡人说,寡人就是你的父亲,你会如何?”周围并没有人,项皇突然靠近光头,低声说了一句。

    光头被吓到,直接就跪了下去。

    “呵呵,陛下莫要开玩笑,这玩笑忒吓人,草民都快要被吓尿了。”光头腿软啊,这种事情,他压根就不去想会如何,也绝逼不会认为自己的死鬼爹不但没死,还当了大项皇朝的君主。

    谁不知大项皇朝君主牛掰,如此牛掰之人若是他的死鬼爹,咋可能这老些年没找到他母子俩。

    别的不说,按名册去找,肯定能找到。

    许更是后起的名字,可他娘的名字一直没改,只是少了个‘儿’字,很好认出来的。

    项皇面无表情地看着光头没出息的样子,与小虎妞对比起来,简直差了天与地。

    父女的性子,是对调了吗?

    当爹的立不起来,当闺女的却要上天。

    “行了,你回去吧。”项皇按耐下心中的烦躁,挥了挥手,让光头离开。

    光头‘哧溜’一下从地上窜起,被鬼追了似的,赶紧往外跑,眨眼间就跑没了影。

    项皇:……

    这里是皇宫重地,禁止奔跑。

    光头回到夏家的时候,已经是半夜时分,除了巡逻的人以外,都已经睡了觉。

    心慌慌的光头没心思睡觉,跑去敲大烟的门。

    大烟也睡不着觉,觉得自己的这种情况,已经不是修仙者,也没必要保持处子之身,在娇爷的纠缠之下,已经半推半就,准备干那个啥来着。

    结果衣服都脱干净了,门却被人给砸响。

    大烟:……

    娇爷:……

    早半个时辰,或者晚半个时辰都行,为什么要是现在?裤子都脱掉了好吗?好抓狂。

    敲得这么急,是哪着火了吗?

    “开门,大烟你快点开门,出大事了。”光头大嗓门直嗷嗷,不说是整个院子,连夏家所有人都听见。

    大烟瞬间黑了脸,吼成这个样子,肯定会把所有人都喊来,还干个屁事。

    “赶紧穿衣服。”大烟把裤子扔回去给娇爷,瞥了一眼他吓到蔫下去的玩意,心头一阵阵火大,“他最好是有什么急要的事情,不然我弄死他。”

    无比美好的第一次啊,竟然无疾而终。

    简直就……握了根巨大的草。

    娇爷抽搐着嘴角,他也是这么想的,虽然他打不过岳父大人。

    刚急急忙忙穿好衣服出去,院子里涌进来一群人,一个个举着火把,把整个院子照得通亮。

    “咋了咋了,出啥事了?”

    “对啊,发生啥大事了?”

    “小九你俩咋了,有没有事?”

    ……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