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470章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正在这时,玉风公主急急赶来。

    玉风公主性格比较冲动,也可以说是十分大胆,与其余几位公主一样,也不想离开皇城。

    一直以来玉风公主与玉月交好,偶而会说一些心理话。

    拜祭过后,玉风公主找玉月公主谈心。

    那个时候玉风很是不开心,但也算是认了命,等婚宴一结束就跟着驸马离开。

    “真不明白那个叫向大烟的,有什么好,身份没我们高贵,人也不比我们长得好看,九爷为什么就喜欢她。”说这番话的时候,玉风公主很是气愤,但从未想过要做什么。

    却听玉月公主一个劲地叹气,似在喃喃自语:“或许你失身于九爷,不知九爷会不会娶,父皇会不会原谅。”

    声音很小,却能让人听清。

    说完后仿佛受到惊吓一般,连连摇头,急急地抓住玉风公主的肩膀:“月姐姐刚才什么都没说,你刚才什么都没有听见是不是,是不是?”

    玉风公主听见了,心头怦怦直跳,见玉月公主吓成这样子,就顺着玉月公主的意,说没有听见。

    还装作好奇的样子,问玉月公主刚才说了什么。

    玉月公主又一副受到惊讶的样子,连忙与玉风公主告别离去。

    原地剩下玉风公主一个,心头忐忑着,害怕着,想着这件事的可能性,很犹豫要不要去做。

    碰巧侍人不小心,泼了娇爷一身菜。

    玉风公主一咬牙,悄悄去策划这件事,将药放进娇爷洗澡水里面。

    只待娇爷发作,就进去……

    只是明明一切就很是顺利,等她要进房间去时,侍人突然匆匆赶来,说她母妃不知何原因昏倒,看起来情况很不好,让她赶紧去看看去。

    玉风公主很是为难,一边是心心念着的男人,眼看着就要成功,一边是得急症的母妃。

    正犹豫着,又一人跑来,说她母妃不行了,想见她最后一面。

    不得已,玉风公主只好离开。

    然而等她看到母妃时,却发现她母妃好好的,一点事情都没有。

    看到她来,还一脸好奇,问她有什么事。

    直到这个时候,玉风公主还不知道自己被人耍了,那就是个智障,连忙匆匆赶回。

    就见到一弯月颠被包围,许多人探头往里面看。

    好不容易挤进去,就发现玉月公主跪在地上,哭得梨花带雨,好委屈好可怜的样子。

    玉风公主一脸懵逼,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发,发生什么事情了?”玉风公主心里头其实是知道的,洗澡水里的药是她亲自下的,放了分量很足的软骨散。

    只是想给人造成一个错觉,一个她与娇爷有了苟且的错觉,又能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然而她被人引走,玉月却在这里。

    再加上耳边传来的话语,她要是还不知道点什么,就绝地是个白痴了。

    好一个玉月,竟然利用她。

    很快去查这件事的人回来,在夏皇后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

    夏皇后微讶了一下,看向玉风公主。

    玉风公主猜测到是自己做的事情败露,怨恨地瞪了玉月公主一眼,很是痛地跪了下去。

    本来还想狡辩一下的,但看到被抓住的宫女,玉风公主心头暗恨,很是老实地交待出来。

    只是拒不承认下过春药,她不过是下了软骨散,春药那种东西她压根没有。

    “本公主是个正经的公主,不可能会有春药那种东西。”玉风公主说这话的时候也不脸红,死死地瞪着玉月公主,无比怀疑春药是玉月下的。

    玉月一脸无辜的样子,表示自己只是个受害者,还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受害者。

    说明是听说玉风在这里,才来这里找人的。

    一切都扣在玉风头上,企图把自己给摘出去,如此一来不但能证明自己的清白,还能趁机嫁入夏公府。

    或许是时间不够,否则能够把阴谋做好。

    可惜事情这阴谋听起来很是完美,做起来却是破绽百出。

    大烟试想了一下,若非娇爷还是个雏,这件事估计也很难说得清楚。

    很庆幸自己跑得快,在事情要发生的一瞬间把玉月公主打飞,否则阴谋很可能就会成功。

    到时候很有可能,非武力不能解决。

    到了现在,事情似乎就变得有些复杂,两个公主都涉及到里面来。

    玉月公主咬死,与娇爷发生关系。

    玉风公主见事情败露,破罐子破摔,将事情说成是自己本来要跟驸马走,却被玉月公主各种怂恿,才一时间鬼迷心窍,犯下来这种事情。

    到了这个时候,玉风公主的所求已经不同,只希望能快点与驸马离开这里。

    父皇的怒火,她一点都不敢尝试。

    这种事情本不应该公开处理,可玉月公主把事情做绝,不但设计换掉玉风公主,还命宫女将人引来,如今这里已经聚集不少人。

    玉月公主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哪怕事情败露,也能将一切都算在玉风公主头上。

    只可惜项皇不是一般人,夏皇后查不到的事情,他命人去查,就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查得一清二楚。

    查出来的真相,直接丢玉月公主面前。

    项皇一言不发,看着玉月如何狡辩。

    玉月公主看到证据,无从反驳,但她还有重要砝码。

    “可是父皇,不管如何,女儿都已经失身给夏世子了,女儿恳请父皇,答应女儿嫁给夏世子。”玉月公主始终不去看仍旧跪在那里的白瑞丰,一心想要嫁入夏公府。

    事情到了这种地方,她也没有了退路。

    项皇沉着脸,朝娇爷看去。

    娇爷一脸被恶心到,很是厌恶地说道:“鬼知道她跟谁鬼混过,反正那人绝对不是本世子。别想着赖到本世子身上,本世子打死不背这种恶心的黑锅。”

    项皇不说别的,只问:“你有什么办法证明?”

    怎么证明?娇爷呆了下。

    他又不是女人,没有那层膜,哪来的证明。他下面倒是干干净净的,可别人可以说他洗干净了的,这他大爷的就麻烦了。

    大烟面无表情地看向项皇,冷脸说道:“别人看不出来,你还看不出来吗?你想做什么,划出个道道来,别想在背后捅刀子。”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