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471章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大胆,竟敢如此与陛下讲话!”几名侍卫说完,立马看向项皇。

    陛下,要不要把人叉出去?

    项皇:……

    叉个屁,要把人给叉出去了,寡人上哪坑人去?一群不明所以的蠢货,一边儿去。

    项皇挥了挥手,示意不用管,眼神诡异地看着大烟。

    整个大项皇朝都是他的,只要他一声令下,哪怕是大武师来也不敢说实话。

    你可以用武力来解决,但你家小阿九一辈子都别想撇清。

    大烟觉得自己跟项皇这个老混蛋不是一路人,却奇迹般看懂了项皇那表情的意思,巴掌大的小脸立马就黑了下来,跟锅底有得一拼。

    老混蛋,你想屎吗?

    小虎妞,要当族长吗?

    在众人无比诡异的注视下,大烟已经跟项皇用眼神撕杀了好几个来回。

    项皇是胜券在握,大烟简直气急败坏。

    的确有时候武力是可以解决很多事情,可有些时候人言可畏,她不能让娇爷担下睡了公主的名声。

    世人虽会说公主一句活该,白送上去让人睡。可也会因此说娇爷各种不好,诸如睡了不负责一类的话,听起来不太好听,甚至有可能会影响到下一代。

    大烟狠狠地瞪玉月公主一眼,刚那一棍子打得轻了,应该让她屁股开花才是。

    玉月公主被吓到似的,惊呼了一声,浑身都在发抖,仿佛被大烟欺负到。

    大烟:……

    装,你使劲装。

    果断瞪向项皇,果然是你的种,跟你一样会装。

    项皇:……

    这就尴尬了,这些公主虽然都是他的种,却没有一个遗传到他的本事。

    说起来也好奇怪,没一个对先祖产生反应。

    或许是血脉太过淡薄,以至于不能产生共鸣。

    对于这点,项皇很是无奈,老天爷太会开玩笑,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不过……这小虎妞不错。

    项皇一脸诡异,眼神闪烁着阴险,就等着小虎妞自投罗网。

    项族人在地下太久,该出来晾晾。

    而带领之人,这小虎妞最合适不过。

    不知又想到什么,项皇忽然又有了主意,对着大烟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

    大烟看到,顿时毛骨悚然,一脸防备地盯着他。

    这老混蛋,又在算计什么?

    项皇回他一个蜜汁微笑,诡异到令人心头发毛。

    大烟抠了抠手心,眼神沉了下来,心头在纠结一件事情,如果她现在拿出棍子来,能不能把人给打服。

    不能以德服人,就以棍服人。

    看向玉月公主,干掉她会如何?

    玉月公主:……

    好可怕,赶紧她要杀人。

    大烟默默地收回视线,众目睽睽之下,貌似不太好,可能会给人一种屈打成招的错觉。

    项皇表示不急,一点都不急,耐心等着小虎妞上钩。

    小虎妞怎么办?

    众目睽睽之下,掐了娇爷的脸一把。

    娇爷药效还在,被掐得‘嘤咛’一声,似乎很是爽快。

    众人眼神又再诡异,十分古怪。

    大烟僵了僵,想怪娇爷太不小心来着,却突然想起娇爷还中着药。

    因为药下得太重,到现在还没消去。

    虽掐的是脸,但貌似娇爷很敏感。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男吗?

    “那事,我可以考虑一下。”大烟咬牙切齿,心想小仙女又不是没干过那种出尔反尔的事情,到时候死活不认就是。

    “不行,你得对着你的先祖发誓。”项皇冷冷地瞥她一眼,压根不上她的当。

    大烟阴沉下脸,这老混蛋。

    不就是接收一百多个人吗,反正她鱼尾村那里建了一大排小楼,欠几个看门的,让他们去好了。

    人多点就多点,反正她不提供吃喝。

    大烟咬牙切齿,都要应下来了,到嘴的却是:“发个鸟誓,这事你爱管不管,反正我家娇爷不娶她,就是不娶她。”

    誓言这种玩意,小仙女有点怕。

    玩不起,也不想玩。

    “不过,有些地方你应该知道,可以让他们去找,找到地方我就接收。”找不到就拉倒,死在外面也跟她没关系。

    话说回来,那群人那么厉害,肯定不会死。

    项皇一直盯着大烟看,确定大烟能说出这些来,已经纯属不易,就没再逼迫大烟做出什么誓言来。

    看向玉月公主,直接了当地说道:“你认错人了,说得不好听一些,夏小九至今还是个童子鸡,与你发生关系之人,不可能是他。”

    玉月公主面色一变,脱口而出:“不可能,明明就是他,明明就……”

    在项皇的注视下,玉月声音哽住,面色煞白。

    项皇冷酷无情地说道:“这一点对于大武师来说,很容易辨认。如若不相信,可以将武殿主请来,他为人最为耿直,连寡人的面子……也不会给。”

    这事倒是真的,没人会怀疑。

    玉月公主不相信,也不死心,哪里会想得到早传言成了亲,又同睡一张床的人,竟然还不曾发生关系。

    可能吗?

    不可能的,说出去都没人信。

    偏偏就是这么个事,由不得你不信。

    项皇见玉月不死心,直接挥手,让人去请武殿主。

    没过多久,武殿主来。

    只看了一眼,就直言是个童子鸡,就是不太纯,用过五指姑娘。

    众人神色古怪,连用过五指姑娘都看得出来。

    玉月公主面容失色,苍白如纸般瘫坐在地,心头无比绝望,知道一切都完了。

    怎么会呢?

    他们明明如此恩爱,天天睡一张床上,怎么就没有发生点什么。

    “你不举?”玉月公主突然诡异地盯着娇爷,只是说完又想起来不对,之前她明明感觉到的。

    是有的,举起来了的。

    一时间更加愤恨,无比怨恨地盯着娇爷。

    娇爷:……

    看什么看,你才不举,你全家都不举。

    “好了,既然事情已经明了,就全退下去吧。”夏皇后挥手,将闲杂人等退下去。

    众人弄清楚了真相,也知道项皇这是要处理家事,不便于他们知道,就安安分分地退了下去。

    不过他们的内心是八卦着的,传说成了亲的夏世子竟然还是个童子鸡,很有可能是不举。

    优雅美丽的玉月公主,心机竟如此深沉。

    ……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