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472章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大烟见人差不多都走光了,就把娇爷扶起来:“没事的话,我俩也走了。”

    夏皇后瞥她一眼,在此之前,压根就没想到这小俩口没成事,今天还真是吃一惊。

    是不行,还是怎么滴?

    倒是想放他俩走,毕竟弟弟俩口子还在外头等着,只是放不放人,那得看项皇的意思。

    项皇冷酷挥手:“记得常来。”

    大烟:……

    呸你个常来,下辈子再说。

    早说过这皇宫她不想来,果然就应该顺着自己的感觉走,拽着娇爷不让来的话,那就啥事都没有。

    小样儿,尽给她惹事。

    “快点回去吧。”娇爷面无表情,一副没事的样子,只是那脸红的,让人不能相信他没事。

    估计用不了多久,这童子鸡三个字,会传遍整个皇城,而且还不知道会因此多点什么谣言出来。

    娇爷心情复杂,此刻不知是该吐槽,还是该庆幸。

    若非童子身,此刻很难洗清。

    可因这童子身,说不准就会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料,光想着就讨厌。

    瞥了大烟一眼,桃花眼闪闪。

    死女人,爷等你来破身。

    大烟半扶半抱着娇爷出去,还没走到门口,后面的玉月公主突然就扑上来。

    “不,你们不能走。”与其说不死心,不如说玉月公主在害怕,一把抱住了娇爷的腿,“夏世子,你也喜欢月儿的是不是?月儿可以不介意她的存在,只要你娶我为平妻……不不不,就是给你当妾也行。”

    可能是因为之前事情,娇爷现在十分恶心玉月公主这个人,腿被抱住后更是一脸被恶心到的样子。

    “放开,你快点放开。”浑身都没有力气的娇爷使劲挣扎下,但都没有挣开。

    扭头怒冲冲地瞪着大烟:“你是死的吗?还不快点帮我。”

    大烟摸摸鼻子:“我以为你会喜欢美人抱大腿。”

    抱个屁的大腿,娇爷想咬人。

    大烟原本是想下脚去踢的,但见项皇他们都看着这边,还是尽量斯文了一点,伸手掐着玉月公主的脖子,把人拎起来,这才扔到项皇跟前去。

    项皇没被吓到,倒是把侍卫们吓到。

    一群侍卫恶狠狠地瞪着大烟,那么多地方不扔,偏偏扔到陛下这里来,要是砸到陛下怎么办?

    又看向他们的陛下,一脸询问。

    陛下,要不要把人叉出去?

    项皇挥了下手,指向玉月公主:“把她给寡人抓起来。”

    侍卫们:……

    陛下,你有没有指错人?

    事实上他们陛下没有指错人,还真就是要把玉月公主抓起来,而不是那个可恶的女子。

    大烟看了他们一眼,撇了撇嘴,扶着娇爷往外走。

    人家要处理家事,跟她没关系。

    一国之君啊,处理起家事来,也不能马虎。

    不知道那玉月公主会落到什么下场,回头看了一眼,倒是对那地上跪着的白瑞丰表示同情。

    都跪了快一个时辰了,好可怜。

    “能走快点吗?爷快要憋死了。”娇爷表情难看,心情很是复杂。

    提起之前的事情,简直哔了狗了。

    本来还好好的,就低头吃个荸荠,结果就让浇了满头满脸的菜,那感觉不要太酸爽。

    看那侍人不是故意的,也就没发多大的火,只是要了个宫殿洗澡换身衣服。

    明明进去时,让人守门口的。

    结果刚洗完出来,正穿着裤子的时候,就看到玉月公主推门进来。

    吓得他连裤带都没系,赶紧把上衣披上。

    披上长衫后就发现不对,浑身都没有力气,而且血气不断地下小牛儿涌。

    娇爷不傻,很快就意识到自己是怎么回事,就想往外跑出去,但门让关了起来。

    紧接着,就看到玉月公主在脱衣服。

    娇爷想跑来着,然而腿一软,倒在了地上。

    不止中了毒,还中毒极深。

    之后精神就变得恍惚,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隐约好像有人拽下他的裤子。

    他好像死死抓着来着,但有没有抓住不知道。

    等他清醒过来时,就靠在大烟怀里,衣服也都穿得好好的。

    其实他也不清楚有没有发生什么,只是打定了主意,就算是发生了什么,也死活不承认。

    结果还好,什么都没发生。

    娇爷没打算瞒着大烟,除了打算就算出了事情也死活不承认这件事以外,别的都仔细与大烟说了下。

    “知道不,就差那么一点点,只要我慢上一拍,你就得失身了。”大烟呲了呲牙,就心脏跳动的那一拍时间,她家娇爷就得让猪拱了。

    娇爷面色变了又变,双手护住下半身:“这,这么说,爷的小牛儿让人看了?”

    大烟瞥眼:“你说呢?”

    娇爷:……

    心情很是微妙,仿若吃了翔。

    大烟心里头也很不痛快,有种自己辛苦种出来的白菜让猪拱了的感觉。

    可这就是事实,掩饰也没有用。

    “安啦,就只是看一眼,又不会少根毛。”明明心里头就很不痛快,还得去安慰人,这种感觉简直了。

    忍不住,下手掐了一把。

    “下次小心点,把阿福给带上。”那个死胖子看起来像座城堡,比其他人要踏实一点。

    至少死胖子忠心,眼里只有他家少爷。

    “好吧。”

    娇爷神情蔫蔫的,一副提不起精神来的样子,刚还雄纠纠的小牛儿,现在也蔫巴了下去,看起来受打击很大。

    “阿福还在受罚,回去我就跟爹娘讲,把这惩罚免了,让他还跟着我。”

    大烟点了点头,这事她听说过。

    就是因为在河边弄丢了娇爷这事,那跟着娇爷的十来个人都得受罚,没一个能够幸免。

    也就是娇爷没事,若真出点什么事情。

    十几个人,可能会没命。

    夏公爷表面上看起来很是和蔼,实际上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独子没有什么事情还好,出点什么事情不让他们陪葬,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也不值得同情,毕竟是他们失职。

    “以后洗澡的时候,把小香炉也拿出来,睡着了的话就把它给拍醒。”就算帮不了什么忙,给示个警也是可以的,遇事不至于那么被动。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