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474章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可小个子怎么了,小个子也可以很美。

    看,小仙女就很美。

    大烟不想吐槽,尽管满大街像她这种个子的人有很多,看起来也挺正常。可她身边的人都很高,跟他们站在一块显得特别的矮小。

    她也很想长高,可半年过去了,她给自己量了一下,一点点个子都没长。

    永远的一米六……差一公分。

    娇爷都长了两公分,但她就是没有,很顽固很持久。

    王嫣的个子不算太高,一米六五那样,夏皇后有一米七几,那群公主可能遗传了项皇,个个都有一米七几,可能都差不多有一米八。

    个子高,看着气场大。

    站在这群人的跟前,大烟感觉自己矮一个头。

    有时候会很心塞。

    好在她力气大,可以震得住。

    再且看着好看没用,得有人喜欢才行,好比如跟那几个公主一块长大的娇爷。

    就不喜欢她们那样的,喜欢娇小可爱的她。

    如此想着,大烟自我安慰不少。

    “长那么高干嘛?我不想太高,你知道的,个子越高的人,到老了就越容易垮了背,喇叭腿,到时候会特别难看。个子小的就不一样了,到老了还是腰直直的,短腿还是跑得特别快。”就如许婆子。

    王嫣愣愣地看着大烟,还有这么个说法?为什么她没听说过。

    大烟又道:“你不觉得像我这样的,特别亲切,特别容易接触。个子高的,就盛气凌人,一点都不好相处吗?”

    王嫣回想了一下,那些公主的确一个个都不好对付,一个比一个麻烦。

    本就个子高,还拿鼻孔看人。

    这么说来,还是小个子好?

    “算了,不谈这个,你不想长个子就不长,就问你什么时候生孩子。”王嫣表示想当奶奶,想抱孙子,并不关心你个子大小。

    说了半天,又饶回来这个。

    大烟干脆手一摊,耸耸肩:“那就看娇爷咯,出息点的话,就早点生。”

    王嫣呆了呆,迟疑了一下。

    “那啥,在床上的时候,你累着点,别让他太累了,估计会有点出息。”没有办法,虽说娇爷身体似乎好转,但王嫣始终觉得,儿子很脆弱的。

    大烟木着脸,不知该怎么回答。

    迟疑了下,点头。

    行吧,受苦受累的事情,她来做好了,娇爷躺在床上享受就行。

    那边夏公爷将娇爷带进书房,关上门来,无比严肃地问了一些事情。

    只是这些事情,娇爷听着脸色。

    不是羞的,是臊的。

    似乎意思没有太多不同,但夏公爷问的是娇爷是不是真不举,为什么那么长时间都没能把人拿下,还是那活物太软不顶用。

    娇爷没觉得羞,只觉得臊得慌。

    解释起来与大烟说的差不多,都是因为身体不好的原因,所以才一直没有开始。

    让夏公爷不要理,那是他小俩口的事情。

    夏公爷也不想理啊,可这关系到夏公府的未来,必须要重视起来。

    好在没事,松一口气。

    不管之前如何,对大烟这个儿媳妇,夫妇二人是更加的满意。

    虽说性格不太讨喜,但他们儿子喜欢。

    最重要的是,对他们儿子好,如此就已足够。

    夏大夫一向都不怎么喜欢大烟这个人,但作为孙媳妇的话,还是比较满意的,也说了大烟的一些好话。

    人就是那么奇怪,明明就不是多喜欢这个人,却很是满意这个人。

    傍晚时,皇宫传来消息。

    几位公主都已经坐上马车离开皇城,皆赶在开黑前出的城,连同玉月公主也一并离开。

    令人意外的是,玉月公主还是嫁的白瑞丰。

    据说项皇要罚玉月公主扫祭台,并且一辈子不得离开,终身不能嫁人。

    白瑞丰对玉月公主到底还有怜惜,不忍玉月公主如此凄凉,收回要解除关系的话,希望项皇能让他把玉月公主带走。

    项皇应了下来,只是玉月公主若要离开的话,终身不能再进皇城,并且除去公主之名。

    比起留在禁地打扫祭台,玉月更愿意嫁人。

    已经不是公主,自然不会有什么嫁妆,白瑞丰能带走的只有玉月这个人。

    往皇城走了一遭,却带了个丢了脸,被除了名,甚至还失了身的公主回去,不知白瑞丰什么感想,会不会后悔一时冲动。

    很多人都替白瑞丰可惜,毕竟白瑞丰文武双全,是众男子中最为出色的一个,又是个不可多得的美男子,只因从一开始就钟情于玉月,其余七位公主才没选他。

    在他人看来,娶了失身份的公主,自然亏了些。

    不过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玉风公主被打了板子,但好在保住了公主之名,除此之处与其他公主无异,都是带着嫁妆,由宫中直派出来的士兵护送着,大大方方地出城。

    比起虽没有打板子,却失了许多的玉月,玉风公主觉得自己还算好。

    不但没有心生怨气,还想通了许多。

    这板子打得好,将她打醒了。

    往后她会收敛一些性子,与驸马好好过日子,一些不该她肖想的事情,她不会再去肖想。

    大烟听到这个消息后,并没有多少意外。

    尽管玉月犯了错,也丢了脸面,可到底是项皇的女儿,再是不亲近也会偏心一些,不会真要了玉月的命。

    不过项皇也狠,那惩罚表面上看来不严重,实质挺严重的。

    一辈子如一日,孤孤单单地在禁地打扫祭台,很有人能够坚持下去。

    至少玉月公主认为自己不能,所以选择与驸马离去。

    尽管那可能不是一条合适的出路,驸马可能会因为她失了身份,失了身,又没有任何嫁妆而不心疼她,甚至会当她是一个玩腻了就可以扔掉的玩具。

    可她没得选择,不跟着走就要留在禁地里,偌大的禁地里只有她一个人,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她一定会疯掉。

    “没想到白瑞丰还会要项玉月。”娇爷觉得自己不太理解,一个对自己没有心,成婚当天就与他人厮混,又设计改嫁他人的女子,有什么值得好留恋的。

    遇到这样的女人,再是不舍,也得忍痛割舍掉。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