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478章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精彩小说免费!

    大烟也不管它了,关门拴好,不太放心地,又拿出一巨大葫芦瓜顶住。

    这拍了下手,转身上床。

    都这种程度了,若是拍个门还能把门给拍开,她向大烟也算是服了。

    只是这样终归不是什么好法子,有机会她还是得去寻寻,没有灵石也无所谓,能寻到灵物就行。

    有了灵物,她才能布个阵法。

    不止能防护,还能隔音。

    娇爷顿时一阵紧张,不是因为接下来的事情,而是怕中途又会被打断。

    心理阴影太大,求解决。

    “放心吧,你爹牺牲那么大,肯定能把光头给拉住,要不然就白受伤了。”

    “你这话的……”

    “别废话,你想干吗?”

    “想的。”

    ……

    夜色迷人,却带给人几分紧张。

    本是水到渠成,极为美好的事情,愣是让光头给祸祸得,如同做贼一般,紧张兮兮,又心惊肉跳,也多了几分刺激感。

    最紧张的,莫过于娇爷。

    本来是想在上面的,然而未满十九岁青少年,又是头一次做这种事情,未免紧张了些,半天找不到那个点,急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

    大烟:……

    如今看来,王嫣还是挺靠谱的。

    太了解她儿子了,这种事情还得小仙女来,小仙女虽没做过,但看过的次数不少。

    以前不懂人为什么喜欢干这事,现在她可以深入研究一下。

    突然好激动,怎么破?

    骚年,赶紧躺好。

    娇爷想要振夫纲,可事实上他发现自己好像不太行,在吃肉与不吃肉之间,他犹疑了一下,还是乖乖地躺了下去。

    别瞎撩,快点上。

    于是乎,大烟直接上了,满足娇爷的要求。

    新手上路,好像有点……

    啊!

    深夜里,娇爷一声惨叫。

    只是一声,然后就变成呜咽声。

    大烟惊疑不定地看着娇爷,犹豫着要不要起身,压根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了长痛不如短痛,她是一坐到底来着,可也控制了力度,不至于把人坐坏的。

    现在是怎么回事,破瓜的不是她吗?

    为什么叫的人却是娇爷?让刚想叫出来的她情何以堪。

    正常的套路,应该是她惨叫一声,而娇爷则满足地低吟才对。

    现在却反过来,好诡异。

    这反应不对,是不是该重新来过。

    可瓜都破了,咋来?

    不知过了多久,娇爷才缓过劲来,憋了一口气:“我没事,你继续。”

    大烟:……

    这反应更加诡异了。

    大烟想了想,还是继续了,据她所了解,这种事情不能半途而废,否则会给人留下心理阴影。

    又据说男人第一次很激动,会想要个不停。

    自以为很是了解的大烟贯彻到底,反正她有灵力不怕受伤。

    夜还很长,很长……

    直到四更天,娇爷累得熟睡过去,大烟才收拾了一下,留了张字条,匆匆离开。

    带上小鹿跟八爷,朝天堑河去。

    夏公府一直被人监视着,大烟四更天出去的消息,很快就传到皇宫项皇那里。

    此时的项皇还没睡,正与武殿主秉烛夜谈。

    讨论着的,正是大烟之前说过的那番言论,二人皆是犹疑不定。

    不太相信这番言论,又觉得很有道理。

    听说大烟四更出门,武殿主对这个小虎妞起了兴趣,起身朝外面走去:“走,去看看你口中的那个小虎妞,照你的人传回来的意思,应该是要过天堑河。”

    项皇点头:“正好,看看情况。”

    大项皇朝成立后,开设文阁武殿,项皇给予了这文阁老与武殿主十分的尊敬。

    只是文阁老四前年去世,新阁主还太过年轻,各方面也不及前阁主,不足以入项皇眼。

    武殿主乃大武师,自然得到项皇的尊敬。

    况且武殿为大项皇朝的贡献很大,身体武殿主也该得到这份荣誉。

    作为大武师,武殿主无论去到哪里,都会被人所尊敬,其实没必要替项皇办事。

    只是不知为何,武殿主对项皇不算尊敬,却始终没有离开武殿。

    大烟是知道夏公府有人监视的,也知道自己的离开会引来一些人的注意,可没想到会多两个尾巴,还是不一般的尾巴。

    此刻她正带着两兽,坐上夏公府准备的马车,任由车夫赶着朝天堑河驶去。

    待在马车里,拿了枕头往怀里一抱,闭眼睡去。

    折腾了大半夜,她也累得不行。

    果然是体力活,没那个体力整不来。

    后半夜静悄悄的,哪怕是皇城这里,大晚上也没人出来溜达,一般人这时候都已经睡了。

    马车行走在大路上,畅通无阻。

    就是声音稍微大了一些,路过一些人家的时候,耳尖的大烟都能听到那些人家的嘀咕声,显然是被吵醒了很是不满。

    只是谁也不敢破口大骂,怕不小心得罪人。

    大烟听着,翻了个身,不予理会。

    在城皇这个地方,随随便便都能遇到个权贵,说话做事都要谨慎。

    世道没有奴隶社会时期凶险,却也只是刚衍变而来,一切只是步入初期,人类的观念还没有完全改变,对权贵人家十分畏惧,不敢有半点得罪。

    这也是正常之事,新律法看似约束了权贵人家,对平民十分有利。

    事实上也只是稍微约束了一下,真正出了事情,吃亏的永远是平民。

    很多时候,权贵人家只需花点钱,就没什么事。

    又或者干脆利用手中职权,将事情抹掉。

    这才是真世道。

    不是没人想努力改变,项皇这一辈子都在钻研,用尽法子想要改变。

    变化是有,就是太慢。

    奴隶社会形成三千年,已经根深蒂固,想要将之扭转过来,还得死好几代人才行。

    文阁老去世之后,项皇就曾感叹。

    若上天能再给文阁老十年的生命,那么大项皇朝将会有一番不同的样貌,比如今的制度要更加的完善。

    可惜文阁老生性好色,掏干了身子,六十大寿那天死在女人肚皮上。

    留下子嗣无数,却无一能继承他的智慧。

    如今的文阁主就是文阁老后代,好色这一条倒是继承了,就是没多大智慧。

    正因为如此,项皇才不待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