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508章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精彩小说免费!

    有时候有些人,真的是羡慕不来。

    换成大烟站葫芦上,连葫芦都稳不住,更别说英姿飒爽装牛掰了。

    哪怕有人稳住,她也会被刮成二逼。

    一大清早,五更末时,夏公爷就急急乘坐马车去了皇宫,到皇宫时才不过刚过五更。

    此时项皇才刚刚起来,感到十分的疲惫。

    项皇不免觉得奇怪,明明体内的暗伤被治好,按理来说应该浑身舒爽。

    前几天就是那样,起床时精神极好。

    这两日却一日比一日疲惫,感觉没有一点精神,甚至都不想起身,想要再躺着休息一会儿。

    宫殿外来传,越妃来送参汤。

    项皇皱了皱眉,这几日越妃每天都会来一次,都是来给他送参汤。

    也不黏人,几乎是送了就走。

    正因为如此,项皇才没有太在意。

    只是一两次还好,次数多了就会令人厌烦。参汤是个好东西,可喝多了也不好。

    “让她进来吧。”项皇收起面上的不耐烦,挥手让越妃进来。

    越妃双手捧着参汤,微笑着走进来。

    四十岁的人,保养得很好,看起来还不到三十岁,很是温婉动人,让人不自觉放下防备。

    “陛下,臣妾给您煮了参汤,您趁热喝了,再去御书房罢。”越妃的本就长了一副温婉的样子,性格也很是温柔,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柔顺,令人生不起半点厌恶。

    项皇却蹙了蹙眉,有些不耐烦。

    “以后不用再给寡人煮汤了。”项皇说着顿了一下,“你不用给月儿求情,既然有胆子犯错,就该有勇气去承受后果。”

    显然项皇以为越妃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给项玉月求情。

    不说现在还没找到人,就算找到人,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断然没有收回来的可能。

    “回去吧,以别来了。”项皇挥了挥手,可能是年纪大了,有些不耐烦后宫这群女人。

    越妃僵了下,神情哀怨地看了项皇一眼,却不说什么惹项皇不高兴的话。

    “那,臣妾等陛下喝了这参汤,再告退。”越妃低下了头,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项皇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并不多厌烦这个女人,毕竟这个女人比起其他女人来讲,更懂得进退,不会很容易让人腻烦的感觉。

    白驸马与项玉月失踪的事情,并没有传开,项皇也以为越妃不知道这事。

    心头是有些愧疚的,叹了一口气,就欲端起参汤喝掉。

    正在这时,侍人急急传来:“陛下,夏公爷到了御书房,说有天大的急事要找您。”

    项皇心中一动,早晨刚睁眼时,就听到属下传来消息,说小虎妞已在半夜时分回到夏公府。

    如今急忙前来,说不定真有什么急事。

    于是项皇顾不得喝参汤,将碗放下来:“摆驾,去书房。”

    越妃见项皇将碗放下,里面的汤一点都没动,面色变了变,急忙上前一步:“陛下,再大的事情,也不比身体重要,您先把参汤喝了再去。”

    项皇既然把碗放下,就不会再端起来喝,这参汤里散发着一股土腥味,他一点都不爱喝这玩意。

    前几十年终日听前文阁主在一旁唠叨,作为皇帝就吃饭时要有九十九道菜,每一道只吃一口,早晨吃燕窝,晚上喝参汤。

    说什么是为了形象,如此才彰显尊贵。

    事实上他就是个粗人,就不爱吃这种大补的玩意,喜欢喝酒吃大肉。

    吃到什么好吃的,爱吃的,就要吃个够,才够痛快,一个菜只吃一口,他憋了多少年都没憋习惯。

    如今少了那个唠叨的,他突然就想要放飞自我。

    “放着吧,晚点再喝。”不过是客气话,项皇压根就不想再喝,不耐烦地朝越妃挥手。

    越妃端着碗上前,一不小心让项皇把碗打飞。

    咣当!

    碗倒是挺结实,没摔坏了。

    汤洒了地上,这下不用喝了。

    越妃面色变了又变,低下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还真是可惜了,寡人还打算忙完再喝了。”项皇其实一点都不在意,觉得打翻了也好,省得喝了满嘴土腥味。

    看了越妃一眼,也不说什么安慰的话,快步走了出去。

    这种味道,喝了几十年都没习惯。

    以前项皇挺尊重前文阁主时,觉得前文阁主说的事情,十有八九都有道理,也几乎全听了。

    最近不知什么时候起的,好多事情都开始否定。

    况且很多事情,也经不起琢磨。

    御书房内,夏皇后正与夏公爷在说话,随便聊了下家常,听说大烟已经回来,打算一会跟夏公爷一起回去。

    乍看到项皇,夏皇后就愣了一下,问:“陛下这是怎么了?夜里睡不好?担心小虎妞?脸色青成这个样子。”

    项皇摸了下脸,迟疑道:“很难看?”

    夏皇后点了点头,夏公爷也跟着点头,真的是很难看,本来就是有些脸黑的人,青了就显得更加难看。

    “陛下应该多注意休息。”夏公爷禁不住提醒了一下,毕竟项皇还没有继承人,要是一不小心嗝屁,这个天下会大乱。

    项皇所有所思,说道:“寡人昨晚刚过一更天就休息了,并没有不注意休息一说。”

    倒也没有怀疑是被小虎妞给治坏,只是在思考,是从什么时候起,精神头就开始不好的。

    能坐上这个位置,自然不是愚蠢之人,有些事情能忽略,是因为不去在意,一旦认真思考起来,就会发现其中不对。

    “说吧,一大清早就赶来,总不能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心头已有了怀疑的项皇却将这事先放到一边,问起夏公爷的来意。

    说到这事,夏公爷表情变得严肃,低声说道:“想必臣儿媳妇回来一事,是逃不过陛下的耳目。不过有一事陛下可能不知,臣儿媳妇还带回来一人。”

    项皇蹙眉:“是何人?”

    夏公爷神秘兮兮地说道:“正是陛下命人一直去追查的,失踪了的白驸马,白瑞丰。”

    项皇神色一顿,猛地看向夏公爷,却见夏公爷神情怪异,不由得拧起眉头:“能一次说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