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509章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精彩小说免费!

    夏公爷这么早就进宫,也不是说这事有多急,而是他得知一些事情后,就睡得不太踏实。

    昨晚回房后,也没睡多会就醒来,还没有了睡意,就干脆早早地就进了宫。

    本来还想揶揄一下的,但想到这事可能不小,而项皇的面色实在不太好,就认真了起来。

    “臣儿媳妇看到白驸马人时,白驸马就挂在悬崖上,从崖底下马尸体腐烂的程度可以判断,至少挂了七八天的时间。”

    “而白驸马是十一那天失踪的,今日是二十一,从失踪那天算起的话,应该是在那里挂了九天……”夏公爷仔细地把自己听到的,给项皇说了出来。

    不过昨夜实在太晚,说得不是太仔细。

    一大早他又进宫来,并没有再次确定。

    就如夏公爷猜测的那样,等他把白驸马的事情说出来,项皇就问起项玉月的事情来。

    夏公爷表示,崖底下没有人的尸体。

    只是有些话他不知该不该说,就是娇爷似乎见到人这事。

    项皇自是看出来,沉下脸:“还有什么,直接说出来。”

    夏公爷讪讪地笑了下:“这事陛下大可不必放到心上,只是听一下就行。就是小九他昨日从天堑河那边回来,路过文阁主庄园的时候,似乎看到了……看到了玉月公主。”

    “她已经不是公主了。”项皇淡淡道。

    夏公爷立马改口:“是玉月小姐。只是臣觉得,小九可能认错人了。”

    项皇瞥了他一眼,夏小九那双狐狸眼最是厉害,就几乎没有看错的时候。

    除非那人,跟玉月很像。

    项皇挥了挥手,一个侍卫从角落里走了出来,恭敬地站到项皇面前。

    “你去,派几个人过去,小心一些,在不惊动庄园里的人的前提下,查清楚这件事。”

    “是,陛下。”

    侍卫领命出去,没过多会又回来,面无表情地继续回到原来的角落里去。

    夏公爷仔细地看了一眼,又把视线收回来,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

    御书房这里看似除了他们三个,其余一个人都没有,事实上藏了好几个人。

    至于是几个人,鬼才知道。

    “小虎妞回来后,有没有说别的事情?”项皇就如没有看到那侍卫一般,眼神一直盯着夏公爷。

    夏公爷说道:“还有说了点,不过事情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而且也只是说了个表面。实在是太晚了些,很多事情还没来得及说清楚。”

    “不如等臣回去,再问一下?”

    项皇:……

    寡人要你帮忙问?一个传召,小虎妞就麻溜地给寡人滚进宫来了。

    “反正寡人现在无事,就随你回府一趟。”项皇拂袖起身,突然就虚弱了一下,扶着桌子才站稳下来,不自觉就蹙起了眉头。

    夏皇后也皱了眉头:“你这身体……是怎么回事?”

    夏公爷小心亦亦地看着,建议道:“要不陛下先歇息一下,叫太医来给看看?”

    项皇摆了摆手:“无碍,让太医看过,说没什么大事,让寡人多休息一下就行。”

    夏公爷就道:“那陛下休息一下?”

    虚成这个样子,就别跟着臣回去了呗。

    “走吧,少废话。”想当年他两条腿都摔断,浑身上下没一块好肉,也照样爬了二里地,现在不过是体虚了一点,出一趟宫要不了命。

    说着就大步走了出去,看起来似乎又没什么事情。

    但夏皇后明显看到,项皇下盘不稳。

    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明明武殿主告诉他,项皇走了狗屎的运,让小虎妞治好了暗伤。

    如此一来,身体大好才对。

    当时她也来看过,项皇的情况看起来,的确有好不少。

    才几天不见,就虚成这个样子。

    “听说这些天越妃天天来找你,你不会是那啥多了,肾虚了吧?”夏皇后一脸狐疑。

    “……”项皇。

    滚滚滚……

    寡人最近这些年修身养性,早就不怎么稀罕那事了,怎么可能会那什么到肾虚。

    “看起来也不像啊,要不本宫给你把把脉?”夏皇后倒是懂一点皮毛,是小时候跟忍冬学的,看点小病还是可以的。

    项皇终于忍不住,黑脸:“滚!”

    就你这点能耐,能看出个卵。

    见项皇一副生气,又要暴躁的样子,夏皇后摸了摸鼻子,讪讪地笑了下,老实待到一边去。

    “等会到了夏公府,你让我爹给你看一下,他那医术可是比宫中的太医要好得多。”夏皇后还是觉得项皇有病,这人若有病,那就得好好治才行。

    继承人都没有,现在死了多不好。

    项皇冷冷地瞥着她,一言不发,就看她什么时候才知道闭嘴。

    夏皇后:→_→

    不怕死地,又说道:“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你还没有看到杨柳儿呢。”

    给寡人闭嘴(╯‵□′)╯︵┴─┴

    看到项皇已经徘徊在暴怒的边沿,只要稍微刺激一下就会爆炸,夏皇后果断地闭上嘴。

    无比端庄地坐在一边,高贵又冷艳。

    项皇等着夏皇后作死,已经想好要把人踹出去,结果真的老实不说了。

    突然就好憋气,要憋死人的感觉。

    说啊,怎么不说了?

    赶紧继续。

    夏皇后眼观鼻,鼻观心,淡定地微笑。

    本宫是如此高贵又冷艳这人,怎么可能会是那种很是聒噪,整天说个没完之人。

    唔,点到即好。

    过了好一会儿,项皇才微微平复下来,扭头看向马车窗,微微掀起帘子往外看。

    正好能看到外面,而外面又看不到马车里的情况。

    夏皇后眼珠子转了转,悄悄松一口气,又仔细打量起项皇的脸色来。

    不是她多嘴,真的很不好。

    项皇猛地扭头,盯着夏皇后。

    夏皇后表情一顿,微歪着的脑袋立马又正了起来,弹了弹衣服上不存在的灰,当着项皇的面,再一次恢复端庄高贵的样子。

    明明已经让人看出是在装的,却不以为然地厚着脸皮,继续端着装。

    让人看着,不服气都不行。

    项皇看得眼角直抽,若说这天下间让他服气的人有谁,那夏皇后绝对是其中之一。

    要知道这天下,他真正服气的,又还活着的人,不超过一掌之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