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513章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精彩小说免费!

    别的公主她没见过,但那八个她是看到的,跟她可是有着血脉感应,应该是亲生的没错。

    倒是扯远的,现在要关心的不是这个。

    而是公主都让他给嫁远了,他若是有个三长两短,让谁来继承这皇位。

    向光头这样的,是不可能的。

    抛去身份的尴尬,上不得台面,就是那个蠢样也是不合适的。

    让他当了皇帝,能把这大好江山给坑了。

    况且大烟也不想让光头当皇帝,从来不知道动脑子的一个人,还是老老实实待在那个小乡村就好,省得有朝一日太过膨胀,干出点什么蠢事来。

    比如听信谗言,往后宫弄一两百个女人。

    好像又扯远了点。

    如今看来蠢爹不适合,也暂时没多少人得知蠢爹的身份,那么只要项皇一出事。

    哪个公主离皇城最近,又或者身在皇城,很有可能就会占领先机。

    项玉月,或许与她有关。

    “老爷,少夫人昨夜带回来的那个人,现在已经醒了过来。”有仆人匆匆赶来,小声说了这件事。

    夏公爷看了项皇一眼,对仆人说道:“小心一些,把人抬到这里来。”

    仆人点头,赶紧退了下去。

    等了没多久,白驸马被放在椅子上,由着两个仆人抬着过来。

    之前醒过来一次,也喝了些粥。

    只是太过虚弱,喝完粥又昏迷过去。

    半夜发起高烧来,请大夫照顾了一晚上。现在看着,情况似乎好了许多,也有了些力气。

    项皇看到白驸马,差点没认出人来。

    先前的白驸马可谓是丰神俊朗,文武双全的翩翩美公子,眼前的这个又黑又瘦的,会是白瑞丰?

    整个人看着跟被火烤过似的,黑得吓人不说,有些地方还在掉皮,看起来触目惊心,胆子小的都得被吓着。

    精神头一点都不好,看起来还有些恍惚。

    反正项皇第一眼,并没有认出来。

    夏皇后皱了皱眉头,赶紧抬袖遮脸,刚喝茶来着,看到白附马的第一眼差点喷茶。

    可虽然忍住了,嘴角却溢出来点。

    本宫的那高贵端庄的形象,可不能毁在这一口茶上,赶紧用袖子挡着好好擦擦。

    凸(艹皿艹)

    怎么回事,为什么一个好看的小白脸,不过才十天的时间,看起来比矿工还要凄惨百倍。

    “白驸马这是?”夏皇后擦干净嘴角,又把袖子放了下来,仍旧是一副高贵冷艳的样子。

    项皇:→_→

    没擦干净,下巴还有一滴口水。

    白瑞丰一副累极了的样子,抬头看了夏皇后一眼,又把脑袋垂了下来。

    “小婿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与月儿同乘一匹马,路过一片山林的时候,突然就失去了知觉,再醒来时人就挂在了半悬崖的一棵小树上。”

    白瑞丰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忍不住大喘气,就跟拉风箱似的,发出很大的喘息声。

    停顿了好一会儿,才接着说道:“小婿并没有看到月儿,喊了许久也没有人应,只看到马摔死在悬崖底下。”

    本以为会知道点什么,结果是个懵逼的。

    大烟挑了挑眉,也很是意外。

    项皇招了招手,一个侍卫上前来,将之前查探的情况,大概地说了一下。

    “禀报陛下,那一片地形不是很好,又靠近皇城,并不适合山贼土匪强盗生存,属下们去查过,周围也没有山贼土匪强盗路过的痕迹。”

    唯一的痕迹,就是马踩过的痕迹。

    还是很认真观察过,才查出来的,至于别的痕迹,可能是因为下过一场雨的原因,一点都没有留下。

    那个样子,就像是骑马的人,自己脑子有坑,骑着马往悬崖下跳。

    按理来说,马就算不聪明,也不至于会自己跳下去。

    本是想查一下马尸体的,但尸体被烧了。

    说到尸体被烧,大烟就不好意思摸鼻,这事是她干的,没想到把证据给烧掉。

    也不能全怪她,实在是太臭了点。

    “你就一点感觉都没有?丝毫不对的地方,都没有感觉出来?”项皇的面色本就难看,沉着一张脸的时候,更加难看到吓人。

    白驸马心头跳了跳,拧眉沉思了好久,并未察觉到有哪里不对。

    他与项玉月一路出城,也没察觉到有什么人跟踪,他自己毕竟是个中级武师,前面有没有埋伏,也是能感应得出来。

    然而一点情况都没有,他真是毫无征兆地就昏迷过去的。

    醒来时差点吓死,到现在还很是胆颤。

    大烟见他一直在想着外在原因,并没有往内里去想,不由得开口:“不说当时周围的环境,就说你有没有感觉出来,项玉月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

    白驸马愣了一下,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才说完就怔住,呆呆地看着大烟,显然是把大烟给认出来。

    “是你救的我?”白驸马情绪有些激动。

    大烟:……

    黑猴子,你的关注点不对。

    “昂,是我救的你,没错。”大烟点头,话峰一转,再一次问,“你好好想一下,当时项玉月有没有什么不对之处。”

    白驸马回忆了一下,摇头:“没什么不对,月儿她看起来很是平静,好像是接受了现实,并没有因此而愤怒,反而对我很好,很温柔,很有耐心。”

    “哪怕我生她的气,冲她发脾气,她也不生我气,还冲我温柔笑,哄着我。”

    在白驸马的记忆里,抛去之前在弯月宫发生的事情,项玉月这个人还是很好的,完美到一点缺点都没有。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试着去原谅。

    只是不等他平复心情,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大烟木了一张脸,真的是好好的一个女子哦,遭遇了那么大件事情,还这么温柔体贴,善解人意。

    又不是傻白甜,装什么没心没肺。

    “估计你当时很享受吧,一原本高高在上的公主,跟个女仆似的伺候着你。”大烟瞥了他一眼,冷冷地笑了起来。

    白驸马:……

    恩人莫要开玩笑,很吓人的。

    小的岳父大人还在此,说不准正暗龊着,弄死他这个把他女儿搞丢了的女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