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532章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娇爷嘴角抽了抽,低声道:“你别说了,我爹娘在那边看着呢,脸都黑了。”

    大烟:……

    扭头看了一眼,很是沉默。

    回忆了一下,她刚才说的话,有没有错?

    好像没有。

    只是明明没觉得有错,为毛感觉好心虚?

    “呵呵,公公婆婆傍晚好啊,没事的话,我就跟娇爷先回房了,谈谈人生大事,生人大事。”大烟扯着嘴角干笑几声,拉着娇爷就往内院跑。

    夏公爷夫妇:……

    跑什么跑,站住继续说,看你还能说出花来不。

    好不要脸的儿媳妇,简直了。

    别人都说他们儿媳妇眼瞎,有好的不要,偏选了他们家弱鸡儿子。其实他们也觉得儿子挺眼瞎,有安安份份,美丽大方,温柔贤惠的不要,偏生找了这么个霸王龙。

    咋回事?这么一琢磨,感觉也挺般配的。

    毕竟都眼瞎,谁也别说谁。

    王嫣捶了捶胸口,这唬死人不尝命的儿媳妇,竟然敢拿项皇还开玩笑,差点没吓死她。

    夏公爷斜了眼,不自觉想怀疑点什么。

    “看什么看,老娘已经眼瞎了好几十年,好不了了。”王嫣一改小白花的样,揪住他的耳朵,神色狰狞地拖走。

    就因为儿媳妇的一个比喻,就怀疑上了?欠收拾的玩意,看老娘不收拾你。

    夏公爷神色一变,身子立马矮了三分。

    等到二人走远,大烟才拉着娇爷从假山后走出来,一副后怕的样子,抹抹额头上的汗。

    这婆婆,好生厉害。

    “哎,你爹会不会有事?”大烟有些担忧,貌似满嘴胡话的是她,怎么受虐的反倒成她公公了。

    “难说。”娇爷一脸纠结。

    平日里他娘很好说话的,真真是一副小白花的样子,像个柔弱的菟丝花。

    可发起彪来,就很那啥。

    大烟就瞥了娇爷一眼,无比认真地问道:“那你想通了没有?要不要我再跟你长篇大论,好好分析一下。”

    娇爷看着她,一脸呆滞。

    大烟皱了皱眉,自以为又理解了娇爷的心思。

    很多时候男人比女人还没自信,特别是对手还是个比自己强大的男人,总觉得自己的女人会抛弃自己去选择强大的。

    哪怕强调再多,也时不时会怀疑一下。

    其实换成女人也会如此,当你的身边出现一个各方面比你优秀的人,要抢走你的另一半,哪怕你的另一半强调好多次,只会喜欢你一个,你也还是会担心。

    大烟表示理解,不会因此而烦躁。

    换句话说,要是你身边出现个追求者,你的另一半一点都不生气,那么生气担忧的人就换成你了,会忍不住怀疑是不是不稀罕你了,又或者干脆外面有了人。

    感情这种事情就是纠结,看得开就当做是日常生活一点调味料,看不开就很难说了。

    于是大烟很是认真地对娇爷说道:“我跟他就不是一路人,隔了一个世界那么远,压根没有走到一块的可能,你不用担心的。”

    “换句话来说,我认识他的时间也不短,他帮过我不少忙,也救过我好几次,真要动心的话,在我感激他的同时,早就不知动了多少次的心。”

    “怎么说呢,其实他这个人是很好的,抛去感情的话,我是会选择他的。可是我对他没感觉,真的生不出一点点心思来。”

    “如此我又能怎么办,偏偏就稀罕你这样的,说实话我也很绝望的啊。”

    这世上就有人喜欢狗尾巴草,偏偏不喜欢鲜花,你还能说人家有病不成?

    大烟一脸理所当然的绝望,看得娇爷牙痒痒的,直接俯身咬了上去。

    咬死你个坏女人,

    是真用咬的,如同狗啃一般。

    难过害怕什么的,全特么喂狗去,娇爷现在什么都想不起来,只想咬死这个女人。

    喜欢上爷,怎么就让你绝望了?

    绝望你大爷,明明就是荣幸!

    爷喜欢上你这样的,才是真的绝望,放着美丽飘香的花儿不要,偏选了你个狗尾巴草。

    欠干的女人,就是欠干!

    欠干?大烟→_→

    于是……于是大烟把娇爷扛回房,一口气折腾到大半夜,才恋恋不舍地放过。这种感觉怎么形容来着,好像浑身被小电过一遍,浑身上下说不出来的舒爽。

    娇爷腰酸腿颤,差点忍不住求饶,好在最后都没有说出口,否则以后这脸就要挂不住。

    男人再不行,也不能在床上说不行。

    很丢人的。

    于于是,娇爷彻底明白一件事。论干,他是绝对干不过这个女人的。

    在他女人面前,不能太嚣张。

    否则可能会……

    咳咳~娇爷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才迷迷糊糊睁开眼睛,起来时候腿还打着摆,整个人都有点虚。

    太凶残了,差点把他榨成人干。

    就连得知大烟要跟巫舜去天山,也只是竖了竖眉头,然后什么都没说,很快就搭落下来。

    眉呈八字,管个屁!

    人家昨晚在床上就强调了好多次,说那是朋友,跟周维那样的朋友。

    如此的情真意切,难不成他还要管着,然后让死女人没朋友吗?

    那么爱作的女人,没个朋友多危险。

    再说了,他也管不住。

    昨晚想不服来着?但最后还被压榨服了。

    心头叹了一口气,很是幽怨。

    对巫舜这个人,他是羡慕嫉妒恨来着,可也是心怀感激,没这个人多番相救,死女人就真成了死的。

    只能是安慰自己,那个人现在再强大又怎么样,还不是得憋着当童子鸡,至少得憋上一百八十年。

    那么久,自己早死了。

    到时候死都死了,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

    咦,好酸!

    娇爷狠狠地抓了把头发,然后伸手去摸了摸荷包,只是里头成了空的,小香炉跑不见了。

    小香炉快要哭死:>_<:

    心中呐喊:主银主银,瓦被你家恶毒媳妇给绑架走了,快来救瓦。

    可惜娇爷听不到,听得到也不会管。

    只是微想了下,就把手缩回来,不过是无聊想研究一下,不见了就不研究了吧。

    反正他没灵力研究了也没用,等他什么时候有一点点的灵力,再研究得了。

    记得大烟说过,会给他想办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