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535章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然而不等大烟开口,巫舜的身影就已经飘远。

    大烟捂额,一点都不想说话。

    其实现在就是说,也没人来听。

    回头看了一眼天山,大烟皱了皱眉,拍拍满是黑灰的手,感觉有点嫌弃。

    就往山脚走去,弯下身去洗手。

    明明看起来很清的水,洗在手上的感觉却很浊,仿佛里头有什么肮脏的东西。

    大烟皱了皱眉,把手缩回来仔细看了下。

    手洗了大半,干净的地方看起来很白,并没有什么不对劲,黑的地方不算,毕竟没有洗干净。

    可她却觉得,白的地方比黑的还要脏。

    见了鬼了。

    又看了这水一下,大烟果断退后几步,拿出葫芦来倒水洗手。

    洗了好一会儿,那种肮脏感才消失。

    不知想到什么,大烟拿出来一个碗,小心不让自己碰到手,然后舀了一碗水。

    仔细看了下,然后端着离开。

    起初的时候碗里的水并没有任何变化,直到她完全离开这里山的范围,走到平地时,碗里的水才产生了变化。

    那一瞬间,大烟仿佛看到了这世间,最为肮脏的东西。

    明明清澈无比的水,变得十分肮脏浑浊,并且散着着一股刺鼻难闻的味道。

    比奈何桥下的,融合了世界一切邪恶的黄泉水,还要肮脏无数倍。

    “什么鬼东西?”大烟吓得把碗都扔掉。

    水倒在了地上,碗边还粘了一层黑浊之物。

    恶心的水滴落在草地上,草立马就产生了变异,给人的感觉十分古怪,充满了不祥。

    大烟面色变了变,根本不敢怜惜自己的灵力,弄了几把火去烧,直至将地面都烧红了,这才放心下来。

    回头看向那如仙境般的天山,眼中闪过一抹惊惧。

    这些都不是她能够碰触的东西,以后这个地方她都不会来,最好也不要让其他人来这里。

    她只要等到两年后,尽力修复好这结界便行。

    其余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离开的大烟并没有发现,在她离开不到半刻钟,一个人形生物从水底下冒出来,浑身拴满了链子,目光幽幽地往她这边看了一眼,之后又沉了下去。

    或许大烟有所感,只是回头被重重障碍阻挡,根本不可能看到天山脚下的情况。

    不但没有停下来,反而不自觉地加快脚步。

    玛戈几,来这一趟什么都没捞着,还差点把小仙女吓死。

    都快回到府上,她仿佛还闻到那股恶臭味,简直深入灵魂,仿佛能将她的灵魂也一并污染了般。

    活了几百年,她从未闻过这么臭的东西。

    连最臭最臭的灵兽屎,也比不上它。

    娇爷见她神色不对,似乎有惊惧,不免担忧:“你这是怎么了,去一趟天山,回来就变成了这德性。”

    大烟怔了怔,回过神来摇摇头:“没多大事,只是遇到了一些难以理解的事情,觉得这事情的背后,可能会很吓人。”

    娇爷就问:“是不是天山不对?”

    大烟愣了下,点头:“嗯,很不对。”

    娇爷迟疑了下,对大烟说道:“一般都不敢进天山去,就是去天山都只是远远地看一眼,谁都不敢靠近。”

    “要问为什么不敢,却没人能说得清,只是心头没理由的恐惧,仿佛在告诉他们,一旦靠近就死定了。”

    “这么多年来,也只有项皇一个人往天山里去,甚至还爬到了三百米高的地方。”

    大烟咽了咽口水,问他:“项皇回来后,没事?”

    娇爷朝四周看了看,这才小声对大烟说道:“当时项皇不信那个邪,非得去爬其中一座山,回来后就病了整整半年的时间,差点没挺过来。”

    大烟:……

    这就对了!碰上那么肮脏的东西,哪怕你是帝王,有龙气护体,也不能啥事都没有。

    大烟觉得,自己可能要找项皇问一下,当时他有没有去碰那个水。

    是不是也跟她看到的,那么的脏。

    突然就想到小香炉,这家伙在这天地形成了那么久,说不准会知道那里的情况。

    然而大烟把小香炉拿出来的时候,却一问三不知。

    小香炉告诉大烟,刚一进天山的范围,它就被屏蔽了感知,好像进入了混沌之中,什么都看不到。

    不过它隐约察觉,那里有很危险的东西。

    对大烟来讲,隐约感觉有个毛用。

    她想要的是完整的消息,压根就不是这种猜测。

    与小香炉说了水的事情,小香炉也是各种不知道,压根就不知道世间还有那样的水。

    大烟本来是指望它知道点什么的,毕竟它存活在这世间的时间很长。

    见它也懵懵懂懂,也是无奈。

    大烟心情不是很愉快,把小香炉丢还给娇爷,双手托着下巴在那里烦恼着。

    娇爷接过小香炉,微讶:“我就说它跑哪去了,原来在你这里。”

    大烟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明明当时她带小香炉去,是想要小香炉看看情况的,结果到了那里,她压根就没想起还有这么个宝贝,光顾着给巫舜弄吃的。

    那水看起来好清,当时她怎么就没想到在那里头舀一锅水,然后煮给巫舜呢?

    呵呵,这是笑话来着。

    “你与其在这里烦恼这件事,不如到宫里去问一下项皇,毕竟他是你亲爷爷。你问了的话,他应该会告诉你。”娇爷见大烟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干脆就给她提议。

    大烟觉得这个建议好,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只是想了想,又坐回去。

    才不想进皇宫去,那个地方她不是一般的讨厌,还是等什么时候那老混蛋来了,她再去问好了。

    这么想着,她就往桌子趴了去。

    哗啦!

    鬼知道发生了什么,她脸刚贴到桌面,好好的一张大理石桌,竟然就碎了。

    她这一贴,差点没贴地上去。

    娇爷眼角抽了抽,黑了脸:“……你挺能的,又毁了一张桌子。”

    大烟表示无辜,不是她下手再狠,而是这大理石桌太过脆弱。

    下次别弄什么石桌,换成金属的吧。

    顶多……顶多她再拍的话,留下个掌印,绝对不会烂成这德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