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539章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白瑞丰是怎么掉进悬崖的,月儿也是不知道,可能是报应吧。”

    又是一个真相?吃瓜群众哑言。

    白瑞丰被娇爷派人叫了过来,此刻正在人群里头看着,他是刚到这里的,乍看到项玉月很是高兴,就要冲上去,但让仆人给拉了下来。

    就听到了项玉月这一番话,感觉很是懵逼。

    他承认路上自己的态度很是不好,换成哪个男人让戴了绿帽子能有好脾气?难不成不冲她发脾气,还要冲她乐,把她捧手心上哄着?

    只是白瑞丰回忆了一下,虽说自己的态度不是很好,但也没有饿着项玉月的肚子,更没有动手打人。

    听到项玉月如此说,他这心里哗啦凉的,就如被生生泼了一盆的冰水,冻到浑身都在哆嗦,心脏发疼。

    亏得他一直在担心她,结果她却说他掉进悬崖是个报应。

    捶了捶胸口,很是心塞。

    项皇眼神复杂地看着项玉月,若非得知基本实情,这番话说出来,连他都会相信。

    竟不知道这个女儿,竟然如此会说谎。

    越妃是怎么教的女儿,还是越妃本身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所以教出来的女儿也是如此。

    猛然想起夏皇后说过,越妃不是个好人,后宫许多妃子都让越妃给害过。

    只是那时连夏皇后都没有证据,越妃又是端庄优雅,温婉动人,无论如何看都不似是个蛇蝎心肠之人,所以他一直就不太相信。

    如今看这女儿,虽然是稚嫩了些,可说出来的话,竟教周围所有人相信。

    就连不知清内情的侍卫,也忍不住动容。

    项玉月将所有的错,都安在了文生与白驸马的头上,二人都‘死无对证’,眼见着就能把自己摘出去,甚可能得到项皇的同情,从而成为皇城里仅剩的最后一位公主。

    如此一来,项玉月的计谋还是成功的。

    偏偏这时又跑出来一个人,直挺挺地跪在马车前,并从脖子下摘下一只玉马,双手高高举过头顶。

    “陛下,还请陛下将此玉马收回,白瑞丰实在无缘作陛下的女婿。”跑出来的是白瑞丰,跪在那里,连看都不看项玉月一眼。

    白瑞丰无比痛心地说道:“瑞丰承认,一路上对月小姐的态度不是很好,但瑞丰扪心自问,从不曾亏待于月小姐,不知月小姐为何会如此一说。”

    “瑞丰想了想,大概是月小姐心中并无瑞丰,所以恳请陛下,将此玉马收回。”

    项皇叹了一口气,并没有为难白瑞丰,挥手让人将玉马收回来。

    很快玉马收回,手空了的白瑞丰低着头起身,退到一边去。

    项玉月无比错愕地看着白瑞丰,显然没有想到白瑞丰未死,甚至还活得好好的,当初退掉玉马。

    要知道项皇得到一块美玉,用它打造了一百零八只玉马,每一只上面都雕刻了公主的名字,相当于一个信物,手握玉马的人便是驸马。

    如今玉马退回去,也就等于白瑞丰再不是驸马。

    项玉月没有半点白瑞丰活着的高兴,反倒有惊恐与愤怒,心头正在不断地想着办法。

    娇爷撸了撸袖子,推开挡着他路的人,往白瑞丰那里挤了过去。

    让仆人将周围的人撵退,悄声在白瑞丰的耳边说了点什么。

    白瑞丰面色变了变,一脸不相信。

    娇爷呲牙,笑得一脸阴险:“是不是的,你试过不就知道了?莫怕,出了事,爷保你。”

    白瑞丰不是怕出事,而是根本不能相信。

    若娇爷所说的是事实,那对他来着,实在太过残忍了一些。

    偏偏娇爷一脸‘你信我就对了’的表情,让人很难产生怀疑。

    况且白瑞丰也知道,如同娇爷这样的人,根本没必要向他撒这样的谎。

    不自觉看了大烟一眼,对这个徒手将他从几百米高崖上接住的女子,他内心很是感激,也颇有好感。若那一番话,是从这女子口中说出来,他一定会相信。

    大烟自觉白瑞丰的神情有点古怪,但又没感觉出来什么,就只是好友地点点头。

    不曾想让白瑞丰误会,以为娇爷的那一番话其实也是她的意思,也用力点了下头。

    娇爷有点懵,爷费了半天的口水都没有把人说服,结果他媳妇就是点了个头,这人就信了?

    不对,这家伙眼神不对。

    莫不成,这王八蛋想勾搭他媳妇?

    艹,不死真是可惜!

    白瑞丰内心的感觉,娇爷不会理解,那种在悬崖上挂了**天,风吹日晒雨淋,经历了无数的绝望,早就不抱生的希望,想要解决自己的时候。

    突然间有人仿佛天神一般,出现在他的眼前,将从数百米悬崖掉下来的他接住。

    那种感觉,很难形容。

    总而言之,看清楚大烟脸的一瞬间,他仿佛看到了仙女。

    因此不管大烟说什么,脾性又多么的不好,在他的眼中还是挺好挺好的。

    哪怕被说得好心塞,那也是自己错。

    白瑞丰谨记着,自己的生命是大烟救下来的,有种无论大烟说什么都是对的,下意识行为。

    况且大烟看起来,是真的很好看很可爱的。

    “你为什么要推了下悬崖?”白瑞丰突然冲项玉月发难。

    很是突兀,快到令项玉月反应不过来。

    项玉月面色大变,自以为事情败露,震惊地看着白瑞丰:“你不是昏迷了吗?”

    说完才感觉不对,想要解释点什么。

    白瑞丰却不给她反应的时间,逼近一步,直接说道:“你知不知道,我掉下悬崖的那一瞬间,就已经醒了过来。你,你怎么能这么狠心?”

    项玉月面色变了又变,不自觉退后几步,显然被这变故惊到,一时间有些惊慌失措。

    白瑞丰质问:“为什么,我对你不好吗?”

    这其实是白瑞丰内心真正想要问的,扪心自问,他是真觉得自己对项玉月不错了。这世间估计没有几个男子,能做到这种地步。

    然而无论他做得再多,似乎项玉月都不曾动心。

    他也想知道为什么,既然对他无心,为何要一次又一次地招惹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