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540章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还是她觉得,他白瑞丰的感情太过廉价,可以招之则来,挥之则去。

    项玉月又退后一步,心中既怨恨又愤怒,并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错。

    若真是对她好,又怎会如此咄咄逼人。

    “为什么?”白瑞丰爆喝。

    项玉月被震到,恼怒之下,脱口而出:“因为你该死!”

    可能是说出了口,项玉月干脆破罐子破摔,一脸怨恨地说道:“你不过是一个小城来的贱民罢了,凭什么对本公主指指点点,一路上不是冷脸就是恶言相向,你凭什么?”

    “本公主愿意嫁给你,是你的福份,你就该感恩戴德,好好讨好本公主……”

    说起这件事来,项玉月也很是委屈,一路上受到了诸多的冷落,让她心里头极度不舒服,否则也不会想到回城再争一次。

    最令项玉月不能接受的,便是白瑞丰竟然如此命大,不止将命捡回来,还在这么多人面前揭发了她。

    “你为什么不死?你若死了的话,就不会有这些事情。”说到最后,项玉月满目恶毒地瞪着白瑞丰,恨不得白瑞丰立马去死。

    白瑞丰无比震惊地看着她,抬手哆嗦地指着她,良久都说不出一个字来。

    其实他刚说的话,是在诈她的。

    心头对项玉月再是失望,也不相信曾经那般美好的女子,会是个如此残忍之人。

    然而事实,教人难以接受。

    白瑞丰好久才缓过劲过,只觉得匪夷所思,无比惊讶地问道:“难不成你给我戴了绿帽子,甚至大婚之日妄想要爬上别人的床,以此来改嫁他人,给了我如此大的耻辱,我白瑞丰还要疼爱你,夸你,捧着你不成?”

    项玉月的确是这么想的,在她看来嫁给白瑞丰是一件特别委屈的事情,而不管之前发生过什么,以白瑞丰的身份,能娶到她就是荣幸。

    怎么能对她冷言冷语,简直罪该万死。

    白瑞丰从项玉月的表情,看中项玉月心中所想,面色变了又变,倒退了好几步。

    最终,却是败给自己。

    若说项玉月不好,不如说他眼瞎,八位公主都向他抛出了橄榄枝,他却自以为是,沾沾自喜地选择了一个,自以为是最好的公主。

    不同于他人的无法选择,他当时其实是有得选择的,毕竟他是里面最出众的一个。

    结果呢,成了一个天大的笑柄。

    “你好,你真的很好。”白瑞丰什么也不想说了,冲项皇揖手鞠了下躬,扭头转身,绝然离去。

    侍卫眼神试问了下,要不要把人追回来。

    项皇摆了摆手,人虽然无礼了点,但遇到这种事情,有点脾性也是正常,走就走吧。

    人一直是夏公府管着的,娇爷担心白瑞丰会想不开,派人跟了上去。

    之后与大烟一同,朝项玉月看去。

    只见项玉月跌坐在那里,估计也想到自己的一番话,已经造成了什么样的后果。

    “将项玉月带回宫去,自今日起关进禁地打扫祭台,终身不得离开半步。”项皇顿了下,又补充一句,“传寡人命令下去,不许任何人探望项玉月。”

    “不,我不要!”项玉月回了神,哭喊着朝项皇扑过去,“父皇,父皇你原谅月儿这一次,月儿再也不敢了。”

    “白瑞丰呢?月儿这就跟白瑞丰走,绝对不会再嫌弃他。父皇不要月儿回来,月儿就不回来。”

    项皇转身入马车的动作顿了下,扭头看向项玉月,心头叹了一口气。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只是看了一眼,项皇又转身入马车。

    项玉月见状,心中怨毒,恶从胆边生,突然就抽出来一把匕首,朝项皇身后狠狠刺去。

    刺啦!

    项皇感觉不对,往边上闪了下,但马车范围太小,人虽然避了过去,衣服却被划破一个口子。

    “大胆,竟然敢行刺陛下。”

    侍卫们差点吓尿,连忙将项玉月抓住,紧紧压在地上。

    吃瓜群众目瞪口呆,压根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眼中无比柔弱的玉月公主,竟然会行刺,还是行刺的项皇。

    幸好项皇躲开,不然就得受伤。

    突然又想起来一件被他们下意识忽略的事情,就是刚才文府的人,说那些刺客是项玉月派过来的,毒也是项玉月给的,并脸亲眼看着人把毒涂在刀上才放心。

    一时间,周围议论纷纷。

    扑哧!

    大烟清亮的声音笑了出来,原本并不是很突出,毕竟周围都有议论声。

    偏有二货发现,一脸吃惊地指着她,大声嚷道:“你,你怎么可以笑,陛下被人行刺,你竟然笑得出来,你你你……”

    大烟翻了个白眼:“你你个锤子,我笑关你卵事,要你管,一边去。”

    “就是,一边去!”娇爷推了他一把,没事靠那么近做甚,真是讨厌。

    二货:“……”

    这俩口子好嚣张,好可恶。

    项皇朝大烟看过来,正好看到大烟翻白眼的样子,不止老脸是抽的,连胸口都是一抽一抽的。

    “赶紧压回宫去。”项皇捶了捶胸口,难受到不想说话。

    转眼又看到大烟那鄙夷的眼神,项皇顿了顿,沉声说道:“给寡人将越妃与越家人一并抓起来,派人将文府封锁住,不许任何人出入。”

    “是,陛下。”

    项皇挥了挥手,坐回马车里,此时只想要静静。

    发生了这些事情,他都不知是该继续去夏公府,还是回到那个现在令他感到窒息的皇宫。

    突然就有些骇然,从什么时候起,他竟然感觉皇宫那个地方如此不好,甚至都感觉到了窒息。

    项皇不自觉看了大烟一眼,觉得这些与小虎妞有绝大的有关系。

    不不不,就是小虎妞害的。

    两侍卫压着项玉月,退到一边等着,从这里走回到皇宫要花将近一个时辰,他们不可能走着回去,肯定是要坐另外的车回去。

    不料刚退后未曾站稳,突变生起。

    本来瞪大着眼睛,怎么看都似乎绝了气的文生,如同诈尸般狠狠一抖,突然猛深吸一口气,并从地上一跃而起,拔了插在自己腹中的剑,朝项玉月后背心狠狠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