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542章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就是这点稻子,想要养活他们,明显不能。

    据说这一季的收成还行,只是不知行到何种程度。

    到了晚上,皇宫里传出来消息,越妃上吊自杀。在项皇还没有回到宫中,得知项玉月的结局后,就将所有宫女赶了出去,扯了一根白绫结束了一生。

    在其踩着上吊的桌面上,留下一张纸。

    上面写了两个字,一个悔,一个恨。

    两个字隔了距离,不知是‘悔恨’,还是‘又悔又恨’,让人难以琢磨。

    项皇身心疲惫,命人简单下葬了越妃与项玉月,至于夏家人,则被赶出了皇城。

    本来项皇是要把越家人发配到矿场的,但看到越家人趴在地面上,瑟瑟发抖,也不知是厌倦了还是怎么地,只是没收了财产,赶出皇城,并没有做出多残忍的事情。

    大烟听到这个消息后,一脸哑然,想笑又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

    其实这算是造反,换作她前世的皇朝,发配到矿场都是轻的,应该满门抄斩。

    有残忍一些的皇朝,直接诸连九族。

    她的这个爷爷,还真是仁慈啊!呸个仁慈,估计是年轻时杀戮太多,到老了就开始装仁义。

    又或者是觉得自己杀孽太重,想收收心。

    总而言之,项皇算不上好人。

    到了十月初,大烟就打算回鱼尾村去,这是跟家里商量好了的。

    夏公爷不太放心儿子跑那么远的地方,想跟着去鱼尾村看一下,就跟项皇请一个月的假,结果被项皇给驳了回来,命他必须留在皇城,随时等候传召。

    气得夏公爷刚进府就开骂,还砸了自己心爱的一个花瓶,指着天骂乌龟王八蛋。

    虽然没有明确是码项皇,但所有人都知道,他就是在骂项皇。

    拿茶壶当项皇,拿筷子一个劲地敲。

    最后那么结实的一个茶壶,都让力气不大的他给敲碎了,可知是敲了多久。

    大烟对公公表示同情,其实有八爷帮忙的话,来回一趟也用不了太久时间。

    大项皇朝向来十天半个月才上一次朝,趁着月初这天上完朝,就去一趟鱼尾村,待个几天,还能赶在月中回来,应该能赶得上下一次上朝。

    不过大烟估计,公公他也是想到这一茬,所以特别的气闷,连婆婆王嫣去劝,都没有用。

    初一那天晚上,项皇自己一个人,偷摸来找大烟。

    “小虎妞,寡人跟你一块去鱼尾村,怎么样?”这是项皇经过深思熟虑以后,做出来的决定。

    大烟瞥眼:“不怎么样。”

    项皇噎了一下,但认识也有不少的时间,有点了解大烟的性子,也就没太在意。

    因为去在意的话,他早被气死了。

    “不管你承不承认,我都是你亲爷爷,难道你就希望咱们一直这么冷战下去?”项皇冷酷脸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大烟看着,直呼辣眼睛。

    “别这样,太难看了。”大烟拧起眉头,对项皇说道,“我其实还是比喜欢咱第一次见面,你那高傲霸气,半天不吱一声的样子。”

    项皇:……

    千万不要再解释,其实他能猜得到,她喜欢的不是他的高傲霸气,而是他半天不吱一声。

    这熊孩子到底谁教出来的,忒气人了点。

    大烟又道:“我这不叫跟你冷战,而是在冷落你,无视你,压根就不在意你。”

    项皇感觉手好痒,想去摸棍子。

    “寡人不跟你讲话,寡人去找你爹。”项皇摸了摸棍子,到底是没拿出来,转身跑去找光头去了。

    大烟就翻了个白眼,光头那个蠢爹,就算是提醒了也没用,十有**还是会同意,甚至还欢迎项皇去做客,尽管不知道那是他亲爹。

    说话实项皇去不去的,大烟并不是很在意。

    她在意的是许婆子,看到项皇以后,会有什么想法。

    试着站在许婆子的角度去想,但是没有答案,毕竟她不是许婆子,不曾经历过这些事情。

    然而不知为何,总有点不安。

    于是大烟就觉得,两人最好还是不要再有交集的好,也不要再见面。

    大烟自己拿不了主意,就去找娇爷,看他有什么看法。

    娇爷呆了呆,试想了许多种可能,都摇了摇头,问大烟:“你觉得你不同意项皇去,项皇就能答应,不会偷偷摸摸地去?”

    大烟木了一张脸,直觉摇头。

    她很难去琢磨许婆子这个人的内心,因为她藏得太深太深,这可能是多年的习惯,所以只要不是她想流露出来的,你压根就差不到。

    与之相反,项皇这个人会比较好猜一些。

    虽说不太想承认,但性格这方面,爷孙俩还是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若她是项皇的话,再艰难也要去一趟鱼尾村,亲自站到许婆子的面前,亲耳听到一切事实。

    否则不会死心,到死都不甘。

    这么说来,她就是拦了这一次,也拦不到下一次,除非她把项皇给打死。

    手摸了摸棍子,有这想法。

    不过嘛,行动还是算了。

    “白日时,白瑞丰又来找过你,你怎么看?”娇爷看大烟似乎想通了,就立马换了个话题,并且一脸古怪。

    大烟老脸一抽,看个屁哩!

    “下次他再来,你就跟他讲,再不回他的白城去,我就把他挂回悬崖那棵小树上。”大发好心救了个人,没想到救了个麻烦回来。

    这个时代还没有开化吗?

    为什么男人都不太在意绿帽子,甚至还有人觉得,与人共妻不是件丢人事情。

    那个白瑞丰从悬崖上掉下来的时候,肯定脑子留在了悬崖上的那棵小树上。否则一个公主给他戴绿帽都好生气的人,怎么就乐意给她当小爷。

    连巫舜她都不收,怎么可能收他。

    有病,脑子有病。

    如她家娇这样的,才是正常,每天都在威胁她,敢找小爷的话,他就找十个八个小妾来气死她。

    这威胁厉害,她不受都不行。

    没多久项皇又回来,跟光头一块回来的,从那冷酷脸一脸得意的样子,就知道是说服了光头。

    再看光头一脸兴奋,大烟只想沉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