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543章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什么都不想说,她怕不等开口,就想拿棍子抽人。

    “后天日子不错,就后天启程吧。”项皇是站着俯视的,大烟跟娇爷都坐在小板凳上,他就显得高高在上,气势也不一般的大。

    大烟抬眼,一眼看到的就是鼻孔。

    很是嫌弃。

    不知为什么,她就是有这个毛病,抬头看人的时候,不先去看人的眼睛,反倒往鼻孔看。

    于是长得再好的人,到了她的眼中也成了不咋地,被鼻孔给拉底了颜值。

    “来,你坐下来,我有件事情要问你。”大烟给他拿了一张更矮的板凳。

    项皇看了一眼那板凳,不接:“寡人站着就行。”

    大烟拧着眉头:“你还是坐着吧,你站着的样子太恶心,让人看着就想吐。”

    项皇:……

    想当年寡人也是妥妥的美男子一个,不能因为寡人脸上添了褶子,就觉得寡人丑到能恶心人。

    虽是不情愿,但项皇还是接过了凳子。

    光头看了看左右,又看了看前后,冲着大烟道:“妮子,爹的呢?”

    大烟冷哼:“你就蹲着吧!”

    光头:“……”

    为何他家妮子总是欺负他,为什么?这里还有谁是当爹的,赶紧给他分析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了,项皇好像养了一百零八个闺女。

    光头眼睛亮亮地看着项皇,很想要问项皇这个问题。

    项皇:……

    儿子那崇拜的目光,看得他无比骄傲。

    这才是他的亲儿子,比小虎妞那妮子,可是好太多了。

    “我一直想要问你个问题来着,但你受了刺激一直没出宫,刚才突然想起来。”大烟看了项皇,一脸严肃地问道,“听说你去过天山,还爬了三百米高,对天山那池子里的水,你有什么看法?”

    项皇不答反问:“怎么,那池子里的水有问题?”

    大烟点头:“有问题,很大问题。”

    项皇沉思了一下,摇摇头:“也不知为什么,当时只觉得那水神圣不可侵犯,寡人连碰都不曾碰一下,是直接坐船到最近的一座天山。”

    “当时天有些冷,寡人穿的衣服不少,打造了一副铁爪往上爬。感觉就像是……爬在地狱里,很是惊人,寡人最后也只是爬到三百米,就顶不住压力下来。”

    “不是力气不足,而是战胜不了内心的恐惧,实在太可怕了,仿佛身在地狱里一般。”

    那个时候王嫣也爬了,才爬不到十米就赶紧下来,据说是肚子不适,后来才知道怀了身孕。

    大烟问得仔细,项皇也说得仔细。

    最后大烟得出一个结论,无论是项皇还是其他人,都不曾碰过那水。

    项皇甚至没有碰过山壁,只是偶而会被上面的叶子碰到脸,但就是这样也病了半年时间。

    据项皇的感觉,好似身体里多了什么东西,正在侵蚀他的身体,不过最后还是他被他自身的力量所战胜。

    王嫣表面上没什么问题,胎儿却受到影响。

    至于是什么影响,却很难说得清,反正几度要保不住胎,最后勉强生下来,也弱到不似能养活的样。

    “将那一片列为禁地吧,不许任何人靠近。”大烟听后,就把自己的发现一一道来,并且一再强调那种不祥的感觉。

    项皇听得直起身子,很是严肃:“你真觉得那么不对劲?”

    大烟点头:“在外看着,似是仙境,靠近后却有种不祥的之感。我能感觉得出来,里面有极为可怕的东西,可能比九纹兽还要可怕。”

    单单一头三纹兽,就很有可能将整个大项皇朝覆灭,换成是一头九纹兽会如何?

    难以想象,项皇不得不正视起来。

    其实那个地方,就算是没有列为禁地,也没人进去的。

    所有人进去都是一种感觉:这里如此圣洁,不能被凡人所玷污,要快快离去。

    因而天山再美,却几乎无人涉足。

    如同项皇这种脑子有病,非得去爬一下的,这大项皇朝里,估计再找不出几个。

    大烟记得,当时看到天山景致时,虽然感觉到很美,却隐约给她一种不太舒服的感觉,只不过当时她没太在意。

    倒是巫舜,直接就挥了剑。

    后来她去洗手,现在想来似乎跟项皇般,拧了一股劲,你不让我去碰,我还非得去碰一下。

    之后就碰了,把自己给恶心了。

    虽不太乐意承认,但事实上她的这个性格,的确跟项皇有点相似。

    转眼两天过去,一切都准备就绪,可以启程去鱼尾村。

    大烟以为巫舜会很快来找她,没想到等了这些天都不见人。

    都不知道他上哪抓鸡,那么费劲。

    也不对,可能是有别的事情。

    说实话大烟有点担忧,怕巫舜抓鸡太入神,让黄鼠狼给掏了。

    不过也只是担心一下下,没敢流露出来让娇爷看见,省得娇爷说她惦记野男人。

    来时有夏大夫,回去的时候就换成了王嫣。

    人家当娘的不放心儿子,想要看看儿子生活的地方,是不是有传说中的那么好。

    “你真不让我带先祖走?”大烟很是不开心,项族人她都已经接手,先祖却不让她带走。

    项皇是拒绝的,因为他不能放心大烟。

    “你急什么,等寡人到了鱼尾村,观察过情况,再考虑一下要不要把先祖移到这里来。”越是被催促,项皇就越是不放心,因而要考察一下。

    “整天寡人寡人的,活该你现在孤家寡人一个。”大烟瞪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项皇被噎得,好想摸棍打人。

    哪怕是亲孙女,也喜欢不起来。

    原地转了几个磨磨,去了属于自己的那条船。

    项皇想要去鱼尾村,但又不能带太多人去,船就只有三十艘,因此他只能带两个人,一个是跑腿的侍卫。

    另一个,他选择把周崖带上,把周崖给乐得,整天见牙不见眼,尽管不到最后一刻,他都不能出马厩。

    看起来人好少,其实也不算少,毕竟还有项族人。

    出发的那天,夏公爷一个劲地生闷气,却没有任何办法,倒是他妻子王嫣,包袱款款登了船,让目送他们离开的夏公爷很是不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