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557章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不会吧?他一直觉得自家媳妇儿挺厉害的,虽然比不过巫舜那个牲口,但也不至于差太远。

    结果连十分之一还不到,感觉很微妙。

    “他能杀得了四纹兽,但一头二纹兽能把我追得屁屎尿流。”在不狂化的前提下,她是拿二纹兽没办法的,拼了老命可能打得过。

    但论速度,她是跑不过二纹兽的。

    因为二纹兽个大腿长,一步能抵得她好多步,所以她用被追得屁屎尿流来形容,也不为过。

    娇爷一脸狐疑:“你不是跟那母熊兽打过?好像没输得很惨啊。”

    大烟一脸认真:“那是因为我靠近河边,打不过我直接就跑,否则可能很惨。”

    娇爷是不太相信的,可见大烟一脸认真的样子,还是勉强让自己相信了。

    朝对岸看了一眼,不自觉摸着下巴。

    “别再瞎琢磨主意,更不要打巫……我大哥的主意,真要被他扔到对岸去喂巨兽,我也护不了你。”大烟跳起来,一巴掌抽他后脑勺上。

    长这么高干啥,小仙女的胳膊都不够长,打个后脑勺还得用跳的。

    娇爷被抽得脑袋直发晕,感觉有小鸟叽叽围着他在转,差点一头栽地上。

    这女人,辣么使劲。

    大烟见娇爷一副要晕菜的样子,也是有点心虚,讪讪地笑了下,感觉自己用劲好像大了一点。

    “行了,走吧,看你都累得两眼发晕了,赶紧回去休息。”大烟搂着娇爷的胳膊,就往家里头带。

    娇爷摸了下后脑勺,感觉有点懵圈,嗡嗡直叫的脑袋让他思维变得迟钝。

    是累着了?

    好像是,那就休息吧。

    等走了好几步,才反应过来,扭头瞪大烟一眼。

    大烟立马举手:“咋的,还想挨抽?”

    娇爷:……

    他家媳妇儿是头霸王龙,身边一只弱鸡不屈服能咋滴?娇爷内流满面,好想振夫纲。

    大烟:→_→

    其实她很想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巫舜会生气,这货怎么就没被打死。

    看他鼻青脸肿,她其实挺心疼的。

    只是大烟不问,娇爷倒是忍不住问:“你怎么没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大烟顿了下,说道:“发生什么了?”

    娇爷一脸得意:“我刚喊他老铁,他不应我,我就喊了他一声二百年童子鸡,结果他气势一变。”娇爷就指了指自己的脸,“喏,就成这个样子了。”

    大烟:“……他没动手?”

    娇爷摇头,一脸怪异:“这人气场真大,爷当时就是想爬也爬不起来,见了鬼了。”

    大烟摸了摸他的脸:“你脸呢?”

    娇爷斜了她一眼:“让狗吃了。”

    大烟:……

    大烟这心情哟,简直难以形容,有点像哔了狗。

    别以为她不知道,可能巫舜不太清楚,娇爷喊一声‘老铁’,其实不是‘铁哥们’的意思,而是在骂巫舜是难开花的老铁树。

    欠揍啊,不是一般的欠。

    也就巫舜最近脾气好了许多,要不然得弄死他。

    “别去招惹他。”大烟忍不住又警告了下。

    娇爷瞥了她一眼,很是乖巧地点头,事实上听不听话,就很难说。

    大烟看出他的敷衍,顿时就感到头疼。

    还是个弱鸡就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若是给他力量,他不得上天去?

    “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他帮忙,你不能坑我。”大烟干脆换了个方式。

    娇爷迟疑了下,这才勉为其难地点头:“好吧,看在你面子上,我尽量对大舅哥好点。”

    大烟:……呵呵~

    不能信的赶脚。

    回家里睡觉前,大烟心里头好奇许婆子的反应,又偷偷跑老许家一趟。

    这个时候老许家的人都洗完澡,也差不多把头发晾干,差不多该睡觉了。

    大烟悄悄绕房侧边去,想扒拉窗口往里头看。

    刚到窗边,就发现窗口站了个人。

    大烟愣了一下,直接凑了上去。

    “大晚上不睡觉,偷偷摸摸干啥?”许婆子放下正在缝补着的鞋子,反手拿了根棍子,朝大烟打过去。

    大烟后仰了下,避了开来。

    “好好说话不成?非得动手动脚的,像什么话。”大烟一脸正经地教训,见许婆子把棍子放下,立马凑上前来,“人已经到咯,现在正在安排落脚处。”

    许婆子顿了下,又拿起针来补鞋子。

    大烟看了眼那鞋子,感觉有那么点眼熟,但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哟,你这花绣得,还挺厉害,像狗尾巴草。”大烟开口揶揄。

    “就是狗尾巴草。”许婆子淡淡道。

    大烟:……

    好吧,她认输了。

    “想见人不?要不我现在偷摸带你去见一眼?凭着我的本事,不会让人发现。”大烟朝许婆子挤眉弄眼。

    “不见。”许婆子瞥了她一眼,将东西收起来往回走,“杨柳儿早在三十一年前就死了,现在的是鬼不是人。”

    大烟眼珠子转了转,从窗口跳进,嘿笑着跟上去:“你想表达点什么?人鬼殊途吗?”

    许婆子很干脆:“昂,就这么个意思。”

    大烟:……

    这干脆的,大烟都不知道怎么反驳,就算她想要看戏,也得人家乐意演才行。

    人家都把自己说成死的,难不成她还跑去撬人的棺材板?都死了三十一年的人,撬了棺材板,估计也是没法子诈尸的吧。

    屁,人还没死咧!

    “逃避是没有用的。”大烟拍了拍她的肩膀,很是同情地说道。

    回答她的,是许婆子的一棍子。

    大烟连忙把手缩回来,眼角抽搐了好几下,但还是很无赖地说道:“人不来都来了,你就是不想见估计也难,这么装得烧纸钱问候你。”

    许婆子愣愣地坐在床上,一边还有一张床,许春燕正四脚趴叉躺在上面,睡得跟头猪似的,两人话说她一点反应都没有。

    “都这个岁数了,还有啥想不开的?”大烟往许婆子那里凑过去,挨着她坐了下去。

    许婆子嫌弃地往边挪了下,跟她隔了一胳膊肘的距离,还拿棍子顶了她一下,不让她靠近。

    棍子刚好顶着大烟的胸,挺圆的一个被顶出一个坑来。

    大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