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588章

时间:2018-04-16作者:舒长歌

    ,精彩小说免费!

    项皇每天带着狗娃去溜达去玩,偶尔教狗娃一些东西。似乎忘了自己是来做什么的,好像来这里,就是为了找狗娃玩耍。

    大烟不在,就没有人去问项皇见不见许婆子。

    好像压根就没这回事。

    项皇对狗娃这个孙子越来越喜欢,认为自己终于有了继承人,每天的心情看起来都很不错。

    已经在考虑,等回皇城时,就把狗娃带回去。

    至于什么时候回皇城?

    项皇表示不着急。

    可皇帝不急太监……不,是周崖急呀。

    你说你来这里也快半个月了,那个人你是见还是不见,不见就赶紧回去,磨磨唧唧的,一点都不像个爷们。

    要实在不高兴,干脆一咬牙。

    把许更留下来的种子,全一堆弄死,没有什么好犹豫的。

    不过有关于杨柳儿的事,周崖不敢提。

    “陛下,您都来这里那么久了,也该回去了。”实在忍不住,就在项皇耳边唠叨这个,说什么国不可一日无君,让他赶紧回去收拾摊子。

    每天天一亮,就催促项皇回皇城。

    项皇被唠叨久了也烦,一大早地干脆带着狗娃去县城溜达,避开了周崖这个唠叨鬼。

    国家大事,他也不放心。

    可,就是不想回。

    有事没解决,回去会纠结死。

    如今的黑山县城,对项皇来说是陌生的,三十多年前的黑山县城压根不是这样,甚至都还没有几户人家,如今看着却有点热闹。

    卖东西的人不多,但也几乎样样齐全。

    路过卖糖人的,项皇问狗娃:“你吃几个糖人?”

    问的是吃几个,不是吃不吃。

    狗娃刚想开口,突然见到个人,立马喊一声:“大伯!”

    大伯?

    项皇神色一冷,顺着狗娃的视线看了过去。

    只见一个身材微胖,与许更有着五分相似的中年男人,正拥着一个年轻的女子,有说有笑地往这边走来。

    可能是狗娃的声音小了点,那个人压根就没有听到,还笑眯眯地与那年轻女子逗乐,惹得那女子咯咯直笑,看起来好不正经。

    人越走越近,项皇的神色就越来越冷。

    那个人就是化成灰他也认得出来,想当初他那么疼爱他,把他当成了亲儿子。

    谁曾想这白眼狼,竟给他下毒。

    误他终身。

    不管是许更那帮人,还是那条蛇,其实都不足为惧。

    若非这个白眼狼下毒,根本就不会有后来的事情,也不会有现在的结果。

    恨啊,一腔的怨恨。

    如今他与杨柳儿,之间哪怕只是隔了一道墙,也仍旧不敢相认。

    去过几次,连看一眼都不敢。

    他曾无数次想过,如果杨柳儿不曾给许更生孩子,都不至于见一面都如此为难。

    为什么要是许更的孩子,随便一个人都比许更好。

    为什么?好恨。

    项皇心头恨意无压压抑住,不自觉朝许老大走去,欲一棍子将之打死,以解心头之恨。

    忽然间,手被拉住。

    那是一只小手,软软的。

    “爷爷。”

    项皇听到声音,神智清醒了些,低头看了下去。

    小人儿既害怕,又有些担忧,紧张地看着他。

    项皇僵了僵,面部抽搐了几下。

    狗娃扯了扯他的衣角,示意他蹲下来点,有话要与他说。

    项皇迟疑了下,弯身将狗娃抱起:“怎么了?”

    狗娃凑近他耳边,小声说道:“姐说报复一个人,不一定要让他死。可以是夺去他最想要的东西,让他恨,让他悔到肠绿,恨不得时间能够倒退,重新来再一遍。”

    小虎妞?

    项皇顿了顿,问:“你大姐还说过什么吗?”

    狗娃很是迟疑,不太敢说。

    项皇眼角一抽,还真有!就摸着狗娃的头,顺了一会儿毛。

    继续道:“说说听,爷爷不会生气的。你放心,爷爷从来不撒谎,说不气就不气。”

    狗娃顶了顶手指头,犹犹豫豫地说道:“大姐说你是智障,跟爹一样脑残,从来只会使武力不会动脑子。

    让我好好看着你,不让你脑抽犯傻杀人,要不然惹了奶奶生气,那可就什么都晚了。

    爷爷,你不会杀人的,是吧?”

    项皇心想,他现在一点都不想杀人,只想打死小虎妞那个熊孩崽子。

    “不会。”项皇微微一笑。

    笑容很僵。

    等回去他非得揍光头一顿不可,怎么教的孩子,还会不会当人爹,会不会教孩子了。

    要是不会,肚子那个生了,送皇城去。

    寡人亲自来教!

    人群忽然变得骚乱,一阵不堪入耳的叫骂声,撕打声,传入爷孙二人耳中。

    “许向东你个畜生,我为你生儿育女,在乡下做牛做马,就是为了能让你轻松一点。结果你是怎么对我的,竟然找了个狐狸精……”

    金氏快要气死,揪着与许老大相好的女子就打,但被许老大给一巴掌抽地上,禁不住嚎啕大哭,一边骂一边使劲骂,怎么难听怎么骂。

    平日里她装模作样,温婉贤良,为了的就是个好名声。

    看到许老大有了相好,她哪里还装得下。

    先前她听大烟说这事,不放心地第二天一早就进了城。

    只是那次,根本就没有见到这女子,屋子里的确有女人用的东西。却听许老大说是给她准备的,把她哄得信了,住了两天又回了乡下。

    然而回乡下后,她越想越不对劲。

    这不又来了一趟,发现还真有个狐狸精,她本身不是脾气多好的人,哪能不闹起来。

    况且她说得也没错,为了给丈夫儿子减轻负担,她就是再想进城也没进城,辛辛苦苦地在乡下种田,好让丈夫儿子在城里有粮食可吃。

    哪想她舍不得吃喝,省下来的钱,都让丈夫花到这狐狸精的身上。

    瞅瞅那身上穿的戴的,全是金银。

    许老大感到很是丢人,忍不住又打了金氏一巴掌:“你个泼妇,有什么事情不能回家说,在外头丢什么人,小心我回头就把你给休了。”

    金氏一脸不敢置信:“为了这个狐狸精,你要把我休了?”

    许老大一脸不高兴,骂道:“什么狐狸精,烟儿她是我娶回来的,跟你一样都是我的妻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