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593章

时间:2018-04-16作者:舒长歌

    ,精彩小说免费!

    看到巫舜那么厉害,是不是觉得很不服气,忍不住羡慕嫉妒恨?

    怎么不去想想,换成你是巫舜,你是否有命活到现在。

    三岁被骗刻下命牌,生命随时掌握在仇人手中。修炼的是顶级的鼎炉功法,随时有可能被采撷,吸成人干。

    要知道玉阳诀是很霸道的,修炼后是不能再修炼别的功法的,鬼知道巫舜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才有今日这般成就。

    大烟曾经想过,如果她是巫舜的话,能不能坚持得下来,答案是不能的。

    娇爷也曾换位思考过,觉得自己更加不行。

    有些人,真的嫉妒不来。

    所以别看着人家现在好,就随便去嫉妒,可能人家所付出会超乎你想象。

    “你挺好的,不用想太多。”自家小相公是个敏感的人,大烟说不出什么大道理来,只能时不时地给他顺一下毛。

    娇爷翻了个白眼:“我自是明白。”

    不过明白与看开,是两回事。

    “幸好巫舜成了大舅哥,不然我会更心塞。”娇爷毫不避讳,直接表达出自己对巫舜的忌惮。

    至于不满,还真没有。

    娇爷虽不喜欢巫舜这个人,却生不出任何不满来。

    大烟咧了嘴,偷乐了下。

    “看我吃醋,你很高兴?”娇爷捏着她的腮帮子。

    “这证明你在乎我,我难道不该高兴?”大烟反问。

    娇爷被问住了。

    这事,还真得高兴。

    不高兴会有鬼。

    娇爷干脆又换了个话题:“前几天田家娶媳妇,看着虽然简陋了一些,但该有的都有。最重要的是他们都拜了堂,咱们俩在一起,好像除了在皇城时宴请了一下,别的什么都没有。”

    “你说咱们俩,是不是该拜个堂什么的?”娇爷一直对这事耿耿于怀,总觉得不拜堂的话,有点名不正言不顺。

    大烟愣了一下,娇爷不说的话,她估计永远都想不起来这一茬。

    当初说好的,宴请过后就拜堂。

    就是出了点岔子,她连宴会都没赶上。

    “只有你娘在这里,会不会不太合适?”原本这事在皇城里办,是最好不过的,只是她一直没想起来。

    “咱可以谁都不要,就咱们俩。”娇爷只是想要个形式,有没有人在都没有关系,只要她在就行。

    “要嫁妆吗?”大烟问。

    娇爷希望大烟能穿上嫁衣,而他穿上新郎装,俩人一起拜天地,然后入洞房。

    如此一来,就要做红袍。

    不由得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给大烟听,心里头担心大烟会反对,毕竟那样就有点麻烦。

    大烟是觉得有点烦,但面上不露,冲娇爷点了点头。

    没法子,麻烦就麻烦点吧。

    自个男人自个宠着。

    不过大烟提了个要求,若要拜天地的话,就到结界外去,不要在结界里面。

    对结界这里,她有种本能的防备。

    娇爷也不问什么,痛快地答应了下来。

    反正溶洞里地方大,不想让人看到的话,也可以找个隐秘点的地方。

    甚至是,做点什么也行。

    二人商量好了,就打算调头回去,村里就这么大一点,几乎一眼能从村头看到村尾,没什么好看好逛的。

    不料路过田家时,看到一出好戏。

    原本这个村里的人,是很难娶得到媳妇的,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光棍。

    这一年来,村子里因为向家,日子都好过不少。

    手头宽余了点,就琢磨着娶媳妇。

    田家就是其中之一,田有财今年已经二十好几,前不久别人给他介绍了个对象,看了一眼后就上了心,这不前几天就把人给娶了回来。

    只是田有财看中了,田婆子却没看上,觉得这媳妇不是什么好东西。

    是田有财死活要娶,才拗不过松了口。

    这不新媳妇才进门五天,就开始磋磨新媳妇了。也不知是因为什么事情,拿着扫把往新媳妇身上打,这新媳妇也不吭声,傻傻地站在那里挨打。

    大烟的脚步,不自觉地就停了下来,看到这个新媳妇,仿佛看到了当初的单氏。

    “好蠢,都不知道反抗。”大烟拧起眉头,毫不避讳地说道,“换成是我的话,一定会还手,一点亏也不吃。”

    娇爷小声道:“这事早就在村里传过,说是这新媳妇是前面村子里的一个寡妇,才进门没多久就死了相公,是个不太安份的主。”

    大烟点头:“是个好看的。”

    娇爷有些不解,怎么扯到好不好看上去了。

    大烟解释了下:“寡妇门前是非多,就是没有的事,也会被传得悬乎。”

    这新媳妇一看就是个胆小懦弱的,应该不是个不安份的,就算是真有发生过什么,估计也是被逼无奈,谁让她是一个弱女子。

    “田有财没在家吗?”大烟很是疑惑。

    矮小的篱笆墙,根本挡不住里面的事,新媳妇站在那里挨打,却没一个人出来阻止。

    可能是察觉到有人,田婆子打人的动作停了下来,朝大烟跟娇爷这边看。

    “哟,哪阵子风把你俩给吹来了。”田婆子立马换了一副嘴脸,舔着脸走过来。

    可能是听着声音,屋里又出来个人。

    不是别人,正是田有财。

    大烟挑了挑眉,原来这世上不止头光一个渣男,甚至可能随处都有。

    才娶回来的媳妇都不知道护着,以后就更别说。

    “看你那打人的劲头,一点都不比我奶差,你挺厉害的啊。”大烟不是好管闲事的人,但闲着无聊,也想听一下八卦。

    田婆子僵了僵。

    曾经她是看不惯许婆子那样的,觉得心眼忒坏尽磋磨儿媳妇,对单氏抱以万分同情。

    经常在村里说许婆子坏话,说许婆子恶毒。

    被大烟这么一说,又臊得慌又恼火得不行。

    “我这也是没法子,娶了这么个糟心玩间回来,糟心啊。”田婆子就不想提新媳妇的事情,眼珠子转了转,打起别的主意来。

    “大烟啊,你们家建房子,那水泥还有多的不?”

    村里谁不知阮家修了个地塘,特别的好使,稻谷顶多四天就能晒干。

    上次下大雨,村里可是有不少人的谷子挨了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