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595章

时间:2018-04-16作者:舒长歌

    ,精彩小说免费!

    项皇死死地盯着许婆子看,早就不是记忆中的那个娇俏模样,面上爬满了难看的皱纹。

    而且很瘦,比记忆中要瘦很多。

    但他还是一眼就确定,这就是她。

    不会有错。

    “你真丑!”项皇声音很冷。

    许婆子沉默着,她的眼神不是很好,关起的窗挡住了月光,看不清人脸,很干脆地就不看。

    低垂着脸,不知在想什么。

    对项皇说的话,也没有任何反应。

    项皇的声音,冷而沙哑:“面目可憎。”

    许婆子仍旧没反应。

    项皇黑沉着脸:“抬起头来。”

    许婆子顿了下,缓缓地抬起头,浑浊的双眼没有焦距。

    项皇死死地盯着那张脸,很瘦很难看,根本不是他记忆中那张肉嘟嘟的可爱圆脸。

    “为什么不说话?”项皇神色狰狞。

    “你想怎么样?”许婆子垂下眼皮,并没有试图去看清项皇的脸,甚至一眼都没有看。

    想怎么样?项皇怔了怔。

    是啊,自己想怎么样?

    很是努力地想了想,却压根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从前是想要个答案。

    现在他已经知道答案,还想要怎样?

    不知道。

    突然就好想笑,也哈哈大笑了几声。

    “你去死,怎么样?”项皇伸手掐住许婆子的脖子,将许婆子整个人都提了起来。

    脚不能够着地,脖子不能呼吸。

    许婆子并没有挣扎,眼里也没有恐惧,有的只是一丝解脱。

    隐藏得很深,但还是让项皇发现。

    项皇神情微变了弯,手不自觉松了松,将人放在床上。

    转身将窗口打开,跳出快速离去。

    侍卫抹了把脸,整个人都是懵的。

    看了许春燕一眼,直接把人丢进窗里,扭头朝项皇追了去。

    陛下,陛下你又要去哪里?

    陛下,陛下你等等属下。

    陛下……

    许春燕比谁都要懵逼,刚还在担心她娘会不会出事,爬起来后发现她娘不但没事,似乎还睡得很香。

    “娘,娘你醒醒。”许春燕吓得要死,忍不住伸手去推许婆子。

    “咋了?半夜三更不睡觉,干啥?”许婆子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一副刚被叫醒的样子。

    许春燕很是害怕,把刚才的事说了下。

    许婆子皱着眉头:“你肯定又是在做梦了,赶紧睡……什么味?你不会是尿床了吧?”

    许春燕尿裤子了,也正是因为尿裤子,才确定刚才发生的事情是真。

    否则她真以为是在做梦。

    太吓人了。

    很想说点什么,可许婆子不理她,翻了个身又继续睡了。

    留下许春燕一个,好害怕。

    想了下,跑去把窗关上。

    再黑也好过进来坏人。

    只是关上窗后,屋里变得很暗,她只是摸索着把裤子换掉,这才忐忑地躺回床上。

    也不用去撒尿了。

    她是想到许婆子的床,与许婆子一块躺的,只是不用去也知道,许婆子不但不会跟她一块躺,还会赏她几个棍子。

    心头觉得不妥,又赶紧起身。

    这事不能当没发生,得跟她二哥四哥说一下,毕竟是进了贼人。

    “干啥去?”许婆子突然坐起。

    “娘你不知道吗?刚屋里进了贼人,我得去跟哥他们说说。”许春燕越说就越觉得对,这事必须得说出来,不然贼人还会来。

    许婆子问:“你看到贼人长什么样了吗?是男是女。”

    许春燕小声道:“是男的,两个男的,不过我没看到他们长什么样子。”

    许婆子冷下脸:“大晚上两个男的进了屋,传出去你还想嫁人不?”

    许春燕一噎,面色白了白。

    “别那老些废话,赶紧睡觉。”许婆子又躺了下去。

    许春燕还想嫁人,并且想嫁个好人家,这种事情传出去肯定不好,没好人家会要她。

    因为你没有法子解释,两个男人出现在你的房间里,到底做了什么。

    丢了东西?没有。

    什么都没丢人,只是人被丢出去,又扔进来。

    这种话说出去,也得有人信。

    “可是娘,我害怕。”许春燕忍不住又开口,是真的好害怕,要是贼人再回来怎么办。

    “要么睡觉,要么滚粗去。”许婆子没好气。

    许春燕缩了缩脖子,老实躺了下去。

    夜已深。

    四周围却并非一片漆黑,天上的月亮给人一种妖异感,已亮到能让眼神好的人,分辨出大地的颜色来。

    项皇酒劲上头去找人,却狼狈地跑了出来。

    坐在河边吹风。

    这么多年来,他就没有怕过谁,如今却怕了杨柳儿这个人。

    果然是他的克星,一直克他。

    侍卫快要好奇死,却不敢开口问什么,站在项皇一旁陪着。

    这一陪伴,就到天亮。

    露水打湿了衣赏,项皇却如无所觉,仍旧是一副呆呆的样子。

    “陛下,该回去了。”至于回哪去,侍卫也不知道,是回对面的溶洞,是军营,还是向家,都要看项皇怎么选。

    反正他家陛下,没有固定住哪。

    项皇回过神来,起身朝向家走回。

    最近他比较喜欢去向家,不止是那里有狗娃这个孙子,还因为他喜欢那里的气氛。

    总觉得吧,那才他的家。

    尽管老被小虎妞嫌弃。

    早晨娇爷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是躺在大烟怀里的,并且还跟八爪鱼似的,整个人都挂在大烟身上,禁不住一脸囧。

    “天冷,你身上暖和。”娇爷给自己找了个借口。

    大烟瞥眼:“你脑袋是我扒拉过来的。”

    娇爷:“……”

    大烟伸子个懒腰:“你太瘦太轻了,压了我一晚上,也没见我哪里发麻了。”

    娇爷:“……”

    大烟伸完懒腰,推了他一把:“赶紧起来洗脸,昨晚鬼哭狼嚎那么久,现在眼屎糊了满眼。”

    娇爷:“……”

    “还不起,口水都流了我一身。”大烟指着自己胸口那里,的确有点湿印子。

    娇爷更囧了。

    坏媳妇儿,就不能给他留点面子?

    娇爷一恼火,脸往大烟身上使劲蹭了几把,又凑上去狠狠亲了几口。

    一脸得意:“让你嫌弃!”

    大烟是嫌弃的,但没觉得恶心。

    “净嘚瑟。”

    捏了娇爷的脸一把,话里有着无限的纵容,并不会因此而觉得讨厌。

    不过话说回来,衣服得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