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600章

时间:2018-04-21作者:舒长歌

    ,!

    大烟挑了挑眉,别人可能没听懂许老大的话,她却是有些听懂,估计许老大猜测到一些事情,但不能确定,所以才回来抱许婆子大腿。

    可惜他一点都不了解许婆子这个人。

    同样的,也不太了解许更这人。

    许更做事留一手,哪怕对上许婆子也会有所隐瞒,真还有个银库什么的,也是为了以防万一,除了他自己以外,不会有任何人知道。

    如今许更死掉,十有八九找不到。

    只是可惜了,她原本是想来看戏的,特别是想看看许婆子,看她有没有面色大变。

    哪曾想竟是迷之淡定。

    听许老大说会被人打死,竟然一点都不动容。

    只在看到她,才会欲言又止。

    “我回去做饭,一会给你送鱼吃。”大烟没听到点什么好料子,也懒得待在这里,冲许婆子挥爪子。

    见鬼的许老大,竟然扑了上来。

    “你不能走,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你得赠我银子。”

    不等大烟反应,娇爷就一脚踹了过去。

    力气不比大烟,没能把人踹倒,还被反弹回去,跌撞到大烟怀里。

    大烟挑眉:“投怀送抱?”

    “昂,你高兴不?”娇爷哼哼了两声,站直了身子。

    他有点尴尬,看大烟踹人挺爽的,他也想来试一下,结果踹不动。

    “高兴。”大烟应了他一声,并将不死心冲上来的许老大给踹飞。

    好巧不巧,砸到许进宝身上。

    柳玉儿吓得尖叫,连扶都不敢去扶许进宝,惊恐地缩到一边。

    大烟看了她一眼,嗤笑了一声。

    她这个人做事有原则,不到非不得已,绝对不会伤害孕妇。

    何况还是那么大的肚子。

    大烟转身出去,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后面传来骚乱声。

    正说肚子大,竟然吓到要生了。

    回头看了一眼,摸了下鼻子。

    “不关你事,她本来就要生了。”娇爷抓下大烟的手,很认真地说道,“之前我就听她在抽声,肚子疼了几次,还跟许进宝说要生了来着。”

    “只是那时候许进宝想要算计你,压根没有放心上,还让她再忍一会儿。”

    大烟(⊙o⊙)…

    这事若是真的,还真是……耐人寻味。

    柳玉儿一个千金大小姐,竟然如此听许进宝的话,连肚子疼都能忍着。

    “你看他们,都到了这个程度了,也不见有人去请个接生的回来。”娇爷不敢往里看,听说女人生孩子很可怕,男人看了会有阴影。

    这时大烟看到田婆子,就朝田婆子招了下手。

    给了田婆子一两银子,让她去请接生婆。

    至于能剩下来多少,那是田婆子的本事。

    娇爷戳了戳大烟脑门:“你心真软。”

    大烟抓下他作乱的手,说道:“不是心软,是女人生孩子不容易,特别是还有个糟心男人。”

    娇爷怔了怔,搂住大烟,很认真地保证:“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糟心,也不给你气受。”

    大烟握了握拳头,手指头啪啪响,阴恻恻地说道:“你想给我气受也不行,你打不过我。”

    娇爷:“……”

    其实你就是没这么厉害,爷也不会给你气受的。娇爷在心里头嘀咕。

    他是个会心疼媳妇的人,才不会跟田有财那样。

    二人才进家院子,就让项皇拦了下来。

    项皇看向大烟:“你奶怎么样?”

    大烟耸耸肩:“不造啊,我奶那个人特别的沉默,你问她十句都不会回答一句,鬼知道她现在什么样。”

    项皇心情很是复杂,不知是在害怕还是期待,听说许婆子一点反应都没有,又很是失望。

    “话说回来,你想干啥?”大烟问他。

    “该吃饭了。”项皇答非所问,说着就转身进了屋,冷酷脸带了一丝阴沉。

    大烟挠了挠手背,问娇爷:“你说他想干嘛?”

    娇爷想了想:“引起你奶的注意?”

    大烟:……

    娇爷给大烟分析了一下,换成是他的话,想见一个人又不想太主动。说不准就会做点惊天动地的事情,去引起那个人的注意。

    就看你见不见,不见继续造作。

    大烟听了,看着娇爷的眼神都变了。

    娇爷被看得不好意思,一脸干巴巴的笑,说出来是有点不太好意思。

    可若换作是他,大烟不理他的话,他又不乐意拉下面子去理大烟,十有八九也会干出点什么来。

    如项皇这手段,都是他玩剩下的。

    小时候他常用来着,对付起他爹娘来,特别的好用。

    “太傻了,以后别干这样的傻事,知道不?”大烟扯了扯他的腮帮子,“我要是惹你生气,你扑上来咬我就是,全身上下随便你咬。”

    “别跟他们似的,像一对智障。”

    项皇从屋里门边闪过来,阴沉地盯着他们俩:“你俩还吃饭不?”

    大烟:……

    娇爷:……

    好不要脸的老混蛋,竟然偷听。

    “这不才做着嘛。”大烟抬头看向自家的炊烟,压根就还没到吃饭时候。

    对娇爷说道:“我去给你做鱼吃。”

    娇爷张了张口,想说帮忙来着。

    “你去摘黄瓜,拍点黄瓜吃。”大烟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给他找了事干。

    娇爷迟疑着点头:“好吧。”

    不就拍黄瓜么,才多大点事,想吃爷就给你做。

    见娇爷听话去摘瓜,大烟松了一口气,就想窜进厨房里做鱼。

    项皇拦住她,但是不说话。

    “没事别挡着,我刚跟我奶说过,做了鱼给她送去。”这一招好使,才说完项皇就让了路。

    其实项皇不让的话,她会踹飞他来着。

    没事拦什么路,有病。

    冲着项皇呲了呲牙:“老矫情。”

    项皇黑了脸,面色发臭。

    来人啊,把这孝妞给叉出去,打上一百棍子。

    大烟冲他翻了个白眼,拐了个弯一溜烟儿去了厨房,先把鱼肉块煎了,然后放料蒸。

    花了两刻钟做好,盛了就出门。

    又看到项皇站那里,阴沉着一张脸,活像别人欠了他钱似的。

    “你是不是有病?”大烟本来是端着盘子的,看到项皇就把盘子放进空间,没好气地瞪着他。

    互瞪了片刻,项皇让开了道。

    不是有病是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