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601章

时间:2018-04-21作者:舒长歌

    ,!

    大烟发现自己一点都不理解项皇的脑回路,作为一个男人,还是一个老男人,一个高高在上的老男人,做事这么磨磨唧唧。

    见或不见,结果有不一样吗?

    还就不相信,人老成精的项皇猜不出来,许婆子现在所求的是什么。

    有什么放不下的?

    不爽就全弄死,然后拍拍屁股走人。

    还舍不得许婆子,那就放弃复仇。

    大烟是懒得去猜项皇在想些什么的,只知道喊吃饭的人,在她回来的时候,还站在那里,神色阴情不定。

    拿了棍子想捅一下,但被侍卫给挡着。

    这个被她从死门关拖回来的侍卫,就跟防恶人一样防着她,仿佛她是个什么十恶不赦之人。

    “有病。”大烟还是这两个字。

    说完就去吃饭,懒得理项皇。

    等吃完饭回了房,娇爷凑到大烟耳边,小声告诉大烟:“其实我之前还发生一件事,只是不怎么确定。”

    大烟问:“什么事?”

    娇爷就道:“不知是不是看错,我觉得你奶的脖子有点青紫,好像被掐过似的。”

    大烟没太注意,回忆了一下,但没有印象。

    “不是很明显。”娇爷补充了一下。

    大烟哦了一下,若有所思,或许是娇爷看错,也有可能是真的。

    若是真的,会是谁掐的?

    忽然就想起田婆子说的,有人跑许婆子窗口蹲着。

    那个人十有八九是项皇,说不好是项皇去想不开去掐的,总不能是老许头从棺材里爬出来。

    别人的话,估计没这个胆。

    也不对,这种事许老大也干得出来。

    不过许老大是今天才回来,不可能是许老大干的事情。

    “应该没多大事,要有事的话早完蛋了。”大烟伸手比较了一下自己的脖子,然后在娇爷跟前比划了一下,“她那么细的脖子,又那么老了,要掐得厉害,说不准‘咔嚓’一声就断了。”

    娇爷:……

    所以说,你脑子里想的是啥?

    “去城里的时候忘了件事。”大烟又拿了苹果出来,摆放在床上,对娇爷说道,“等什么时候有时间再去一趟,去买几个大坛子回来,咱酿点果洒喝。”

    粮食酿出来的酒,有一种辛辣味,大烟并不是很喜欢。

    偶而喝点果酒,感觉还不错。

    最重要的是娇爷喜欢。

    “苹果也能酿酒?”娇爷表示只喝过梅子酒,跟梨子酒,别的真没怎么喝过。

    主要是他身体不好,几乎不能沾酒。

    现在被养好了,倒是无妨。

    男人们都爱喝粮食酿出来的酒,觉得喝得够劲,甚至有些人还觉得越辣越痛快。

    娇爷是个例外,他喝不来那种酒,觉得很不好喝。

    倒是果酒,挺喜欢的。

    “很多果子都能酿酒,只是有些果子吃起来好吃,酿出来的酒却不一定好喝。”酿酒的法子也是大同小异,没有太大的区别。

    说起酿酒,大烟就一脸晦气。

    把教猴子酿酒的事情,也说了出来。

    娇爷斜眼:“你还有什么瞒着我的?”

    大烟立马喊冤,砍木头的事情她都说了出来,只是觉得教猴子酿酒这小事,太囧不好意思说。

    事实上她去了好多天,是真没干什么事情。

    真收拾了好多天的鸡,要不然也不会一身的鸡油味。

    娇爷信了她的邪。

    “什么时候,我也能陪你一下,那该多好。”娇爷一脸不高兴,心里头闷闷的。

    大烟觉得,不去对岸,就在后山逛的话,她还是能带着娇爷一起去的。

    去对岸就危险了点,她怕顾不上。

    “这衣服穿你身上,果然好看。”大烟干脆换了话题,伸手去解他衣服。

    娇爷抓住她的手:“我是不是很没用。”

    大烟一只手被抓住,另一只手往下摸去,挤眉弄眼,一脸坏笑:“不啊,挺有用的。”

    娇爷僵直了身子,这个坏媳妇儿。

    小牛儿这玩意,是能随便摸的吗?这下好了,上火了,你得给降火。

    顾及娇爷的身体,只是来了一次。

    事后大烟手放到娇爷的丹田处,试图用灵力去温养一下。

    娇爷感觉到不对,连忙抓住大烟的手,不赞同道:“不要在这里使用灵力,你要想对我好,可以到对岸的溶洞使。”

    大烟说道:“没事,我只是看一下你的丹田,消耗不了多少。”

    娇爷仍旧拒绝:“你每一次都是这么讲的,看似消耗不了多少,但次数多了,加起来消耗就会变大,不能这样。”

    大烟见娇爷拒绝,想了想就算了。

    反正机会有的是,不差这一次,大不了常到对面溜达一下。

    她这身血脉之力,还不能轻易废了,日后闲着没事也能给娇爷温养一下。

    不说能活到二百岁,九十九是没问题的。

    “睡觉吧,事多着呢。”老混蛋一天不走,事情就一天没完。

    本来小日子过得挺好,牵扯了这么事情,就感觉烦得不行。

    “再来一次呗。”娇爷却没有睡意,推了推大烟。

    “还是睡吧,你的身体才好,这种事情不宜多,有损身体。”事实上是娇爷太年轻,不节制容易伤身,大烟不敢太过胡来。

    等他二十以后的,肯定不放过他。

    娇爷还想的,下身都胀得不行。

    听到大烟这么说,有点欲哭无泪,想反驳都找不到话来,生气地背过身去睡。

    说实话也怕,就消停了下来。

    可是记得大烟说过,他这个身体,至少要养三年才行,但才半年就破了戒。

    唉,他又信了她的邪。

    背对着睡不着觉,忍不住又转回来,手脚并用把人给扒拉到怀里,这才满意地闭上眼睛。

    这睡姿,着实令人无语。

    大烟是无语的,但已经习惯。

    没法子,又是她惯的。

    等到娇爷熟睡过去,小香炉从荷包里滚出来,给也准备闭眼的大烟传音。

    “本炉突然想到一个法子,不知可不可行。”

    大烟闭到一半的眼睛睁开,但很快又闭上,伸手把小香炉捞了过来,拿在手上。

    “什么法子?”

    “移花接木。”小香炉说道。

    大烟让小香炉说得具体一点,光四个字她能猜到大概的意思,但具体操作根本想不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