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602章

时间:2018-04-21作者:舒长歌

    ,!

    小香炉连忙道来。

    这只是一个治标不治本的法子,既然娇爷的丹田,就给他创造一个丹田出来。

    然而人的丹田,是一种不可嫁接的东西。

    如此一来,就要用到内丹。

    这内丹还必需是纯净的才行,比如传说中的精灵之心、人鱼体珠、凤凰内丹……

    大烟想呸它一脸,既然都说是传说中的东西,那是那么好得的吗?

    更何况只是听说,压根就没人见过。

    这种事她不是没有想过,能随便得到一样,炼化后是能代替丹田的。

    但跑去其中利弊,你得有才……

    咦,不对!

    大烟猛然想起,周维似乎还有个收藏,与蛟龙蜕同一套的,蛟龙珠。

    只是蛟龙,并非纯净。

    小香炉听说有蛟龙珠,也很是兴奋,但转眼又提不起兴致来。

    蛟龙这种生物,其实戾气特重。

    娇爷根本没有驾驭的能力,百分百会被蛟龙珠内的戾气所控制,甚至连同灵魂都会被污染。

    无福消瘦,有个卵用。

    如此一来,还真没什么法子。

    除非有人特别厉害,能剔除蛟龙珠内的杂质,让其变得纯净,那就有可能使用上。

    最最重要的是,那蛟龙珠已经成废珠状,恐怕已经不能用。

    摸了把娇爷的脸,怎么就那么废呢?

    “你能看出他的身体是什么回事么?好像狠狠蹂躏过似的。”大烟还是觉得,一个人不可能那么废,肯定是有原因的。

    小香炉猜测,这与天山有关系。

    可能还在娘胎里的时候,就被什么东西给抽去了灵骨,并且还掠夺了其它的一些东西。

    小香炉始终觉得,它的主人不可能这么废。

    回想病了半年的项皇,大烟觉得自己可能猜到点什么真相。或许那个时候王嫣也中了招,之所以还活蹦乱跳,是肚子里的娇爷给挡了灾。

    否则王嫣也会很倒霉,再且她没有项皇的大气运,十有八九会挺不过来。

    大烟越想,就觉得这个可能性越大。

    这个世界,是越来越复杂了。

    大烟把小香炉推到一边,世界再是复杂也与她无关,以她的能力,很多东西根本不敢去接触。

    懒得去理会吧,抱过娇爷过日子就行。

    她能力有限,改变不了什么。

    讲真若不是她无神无端恢复,她甚至都没有办法发现结界的问题,还会继续想着修仙。

    没事的话,去后山浪一下。

    对岸那种危险的地方,十有八九不会去。

    糊糊涂涂地过一生。

    想了下,也挺好。

    如今知道的越多,心头的疑惑就越大,有时候都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去解开谜团。

    小香炉笑得阴恻,说这是天意。

    恐怕它的醒来,也是如此。

    把大烟说得好心慌,干脆拎起来往窗外一扔。

    去你娘的天意。

    小仙女诅咒你沉睡后再次醒来,是被一滩姨妈血给唤醒的。

    被小香炉说得心慌,大烟赶紧搂住娇爷,狠狠地亲了几口,这才淡定下来。

    就算这是天意,也无妨。

    反正她不乐意做的事情,说破天也没有用。

    顶多……顶多她就看看这结界,可以的话就把这邪恶的阵法破除,不能就搬到溶洞去住。

    山不转,水转。

    绝不妥协。

    娇爷被亲醒,迷迷糊糊地回亲了大烟一下,然后又沉沉地睡过去。

    如今的娇爷,身体还在恢复期,比较贪睡。

    一般睡着了,中途几乎不会醒来。

    大烟也闭眼睡觉,只是没睡多久,外头突然传来吵杂声,似乎是村里头出了事。

    本不想理会的,但外面似乎有人叫她。

    大烟皱起了眉头,很是不满。

    小心把娇爷手脚拉开,又给盖了被子,这才走出去。

    喊人的是许春燕,惊慌失措样。

    “大烟,大烟你快点去看你奶,你奶她被贼人伤到手,流了好多好多的血。”许春燕回想自己看到的,面色苍白不已。

    “好多是多少?”大烟犯了困,显然有些不耐烦。

    “这么大一滩,整张被子都渗透了。”许春燕比划了一下,就伸手去拉大烟,“你奶她都昏迷了,你快点过去,要不然,要不然……”

    大烟见她不似说假话,也真是一副既害怕又焦急样,不由得眉头一皱。

    莫不成真伤到了?

    人若失血过多,可能会出现很多问题。

    大烟想了想,敢不敢耽搁,赶紧往老许家跑。

    到了老许家,许老二正使布按着许婆子的手腕,看样子是想要止血。

    但明显伤得很深,摁住作用不大,布都让血浸湿。

    再看许婆子,已陷入昏迷。

    大烟连忙上前,也顾不得浪费,连忙用灵力给治了下。

    “行了,可以松手了。”只是让伤口愈合到差不多,没有完全治好。

    不过这会,上面已经结疤,不可能再留点。

    许老二不太放心:“你就手绿了一下,然后就行了?”

    大烟将他推开,拿开布,看了看许婆子的手腕,割的手脉,特别深的那种,连筋都断了。

    “总算是止住血了。”看到果真没再流血,许老二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凳子上。

    大半夜的,出了这事,怪吓人的。

    许老二恨恨地瞪着许老大,总觉得这事与老大有关系,白天的时候老大逼着娘拿钱,结果半夜就出了这种事情。

    本来一直都好好的,啥事也没有。

    “说吧,怎么回事?”大烟盯着许春燕看,最先发现不对劲的是许春燕。

    而许春燕又与许婆子一房间,肯定知道点什么。

    许春燕一脸茫然:“我不知道啊,睡到半夜我突然醒来,就闻到一股血腥味,就发现我娘胳膊在流血。”

    不过之前的窗被她关上,醒来时却是开着的。

    她就觉得,肯定是进了贼人。

    许春燕不认为许婆子是自杀,就觉得是被贼人伤的,害怕到尖叫。

    一家人就都来了,她跑去找人。

    大烟朝窗子看了一眼,窗子是从里面关上的,有人闯进来的时候把窗子破坏,卡条都断了。

    又见许春燕揉脖子,估计是被人打晕。

    这个人应该是项皇,只是大烟不觉得项皇会伤害许婆子。

    而且就算是伤人,也不会以这种方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