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603章

时间:2018-04-21作者:舒长歌

    ,!

    因此大烟拿了颗发光石出来,在许婆子床上翻了翻,没多会就从枕头底下拿出来两封信。

    一封给儿女,一封则是给项皇的。

    还找出来一块瓷片,特别锋利的那种。

    “那是什么?”许老二明知故问,死死盯着两封信看。

    大烟把其中一封递过去。

    “这是你们的。”又扬了扬另一封,“这个却是另有其人。”

    许老大伸手想要抢,但被大烟避开。

    “这里谁都能看,唯独许向东不能看。”大烟拐了个弯,把信交到许老二手中。

    还真是令人惊讶,许婆子竟然会写字。

    不过这字,难看了点。

    许老大面色变了变,不死心又想要去抢,使被大烟给拦了下来。

    有些疯魔了的许老大觉得,那肯定与老许头的金库有关,不能让许老二独吞。

    就着月光,许老二把信看完,面色变了又变,将信递给了许老四。

    许老四认的字不多,但勉强还是能看懂。

    看完后,也是变了脸。

    大烟理没他们,在检查许婆子的情况。

    “血虽然止住了,人却很难醒来。”大烟拧起了眉头,全身上下,只剩下三成的血。

    早已超出普通人,能够承受的范围。

    “把信给我。”许老大对许婆子的死活,并不是很关心,他关心的是那封信。

    里面到底写了什么,有没有金库。

    许老四吓了一跳,下意识把信塞给大烟,自己往边上躲了下。

    大烟一脚把许老大踢开,将信摊开来看了看。

    看完后,表情也微变了下。

    就如猜测的一般,许婆子是自杀的。

    并没有留下太多的话,只说大房发生了什么事情,都让他们都不要管。

    这意思,是放弃了大房。

    也是因为如此,所以才不让许老大看信么?

    大烟拧着眉头,许婆子在信里面跟他们讲,不要去想太多,她早已活够。

    若不是担心许老四,早就去死了。

    让许老二多照看许老四一样,至于许老五,就不要再供他念书,也不要让许老五去考试。

    信写得有点乱,看起来像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似有千言万语,又不知该如何表达。

    大烟拿出根人参,切了片塞许婆子嘴里,把剩下的递给许老二。

    “不一定能活,但总要试试。”大烟心头百般滋味,却不知该怎么说,打算拿着信,先去找项皇。

    许老大又扑上来抢信,大烟嫌他烦,一拳把他给打晕过去。

    这才怀揣着信,往外面跑出去。

    留下一屋子人,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

    大烟以为项皇不是在溶洞就是在军营,但见鬼的是,这三个地方都没有找到人。

    问了人,也不知项皇去了哪。

    一直找到天亮,都没有找到人。

    大烟一来气,干脆就找了。

    又去看了许婆子一下,被老参吊着一口气,已经呈活死人的状态。

    看那样子,估计很难活。

    大烟让许老二他们,时不时呼唤一下,说不准能激起许婆子的求生欲望。

    虽然很有可能会没效果。

    娇爷醒来,大烟把信拿给娇爷看:“你说这里头,是不是有点什么事?”

    给项皇那封,谁都没有拆。

    大烟给的是那封,写给儿女的。

    娇爷并不知道昨夜发生了大烟,闻言很是惊讶,看过信后皱起了眉头:“我觉得他们俩老的,昨夜肯定是见了面,说不准是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又说道:“你奶这好几十年都挺过来了,不至于到了这个时候,还想不开。肯定有逼不得已的事情,才选择自杀。”

    大烟怔了怔,没有反驳。

    事实上她也这么认为,可项皇那个老混蛋,却不知道去了哪里。

    娇爷又问:“你奶现在怎么样了?”

    大烟摇头:“我用灵力给她护住心脉,又用了老参吊命。如果人还有救生欲望的话,有三成机会能救回来。坏就坏在,她心存死志,压根就不想活。”

    她灵力好使,但也救不活一个心存死志之人。

    “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事估计得找到项皇,不然压根不知发生了什么。”娇爷说道。

    大烟翻了个白眼:“我倒是想找来着,可出动了不少人去找,压根就找不到人影。”

    见鬼的是。

    二人正说着话,项皇带着侍卫回来了。

    一身的伤,看起来很是狼狈。

    “你昨晚去了哪里?我奶自杀了,你知道吗?”大烟拧眉看着项皇,将另一封信递过去。

    项皇本来阴沉的脸,瞬间大变,扭头就往外冲。

    大烟拦住他:“你先看信。”

    项皇停顿了下,把信接过来,打开看了看。

    不知看到什么,浑身一震,信没拿稳落到地上。

    之后身形一晃,冲了出去。

    娇爷上前,把信给捡了起来,看完后朝大烟递过去。

    “上面写了什么?”大烟嘴里说着,往信上看了看,看完后眉头拧了起来。

    在信里,许婆子将一切的过错,都揽在自己的身上,表明一切都与她的儿女无关。如果她的死,能让项皇放下仇恨,那么她可以去死。

    不求项皇能放过许老大,但求能放过其他人。

    有些事情非死不能解决,许婆子洗择自己去死,不想连累自己的儿女。

    大烟看完后,吧嗒嘴:“你说,是不是老混蛋跟她说了什么,把她给吓坏了?”

    娇爷点头:“估计不止说了什么,还做了什么。”

    大烟:……

    “走吧,去看看情况,估计这个时候,项皇已经在老许家。”娇爷建议大烟去看看。

    大烟点了点头,正好有此意。

    村子小没有秘密,出点什么事情,几乎家家户户都知道。

    看到大烟出门,立马就有人上前问。

    不少人知道许婆子出事,但因着许春燕那一嘴,都以为是歹人入室,把许婆子给伤到。

    大烟也不解释,只说不太清楚。

    刚进门口,就听到项皇撕心裂肺般的吼叫声,吼声不是很大,十分低沉那种。

    一群人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光头站在那里,一脸不知所措,显然是不知该跟着跪下,还是继续站着。

    看到大烟来,立马就松一口气。

    “大烟,你快救救你奶。”
小说推荐